第二十八章  情窦初开(3)

    “贱妾能够伺候将军已是莫大的福分,从不敢有非分之想,”杨蕊将包裹系好,放到杨瑾手中,哀伤地说,“只是想到将军去修长城,听说那山岭之中怪兽出没,瘴疫横行,十人前去,九人难还,故此担心落泪,旭儿少爷年纪小,他胡乱说话,将军莫要当真。”

    “我是去督造长城,不同于那些死囚重犯,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心。”杨瑾虽然知道杨蕊说的是假话,也只能顺着她的话安慰一句,再想多说点什么,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了,只得讷讷住口。

    杨瑾手拿杨蕊亲手打点的包裹走出家门,杨蕊拉着杨旭站在门口送别,若不知其中关系,还以为是妻子带着儿子送别丈夫。一阵寒风吹过,杨瑾在马上裹紧衣服,望着广阔天宇,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怅然之情,忍不住想长啸几声来发泄。

    杨瑾回到军营又与吴卓等人告别,谨遵他们不可疏忽城防,谨记保护城中百姓的责任。顾勇最受不得别人婆婆妈妈,说三哥又不是一去不回,何必要交代得如此清楚。杨瑾心想也是,结果当他离去,顾勇第一个嚎啕大哭起来,兄弟相识至今从未分离,割舍之情自然难忍。

    蒙恬正在整顿军马,要亲自率一支兵马护送徐福前往长城工地,杨瑾领那两名士兵先去见了徐福。徐福看到士兵的手掌,微微露出讶然之色,不过对杨瑾的说辞,显然并未怀疑,因此并未多问。

    他命楚狸取来一个锦盒,打开后里面是两枚药丸和两个纸包,徐福命士兵吞下药丸,打开纸包,将里面的药粉洒在手掌上,用湿布反复拭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人手掌便恢复原样。

    谁也没有料到此药竟然如此灵验,一向对方士之术半信半疑的杨瑾见了,也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那两个士兵欣喜若狂,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口口声声叫道:“仙人神术,当真是位老神仙!”

    “不知方士这药丸用了什么药材,居然有此奇效?”杨瑾好奇地问。

    “此乃老朽秘制丹药,非亲传弟子不可告之,倒不便说与杨先生知道了。”徐福笑着回绝,摆手说,“就连楚狸,虽然是我亲传弟子,因她道行未够,如今也不知这丹药配方。”

    杨瑾心中再次有些生疑,这两名士兵的手生出怪病,实因曾国铜鼎所致,如果没有曾国相应的医术,即使扁鹊重生,也不该如此轻易治好,没想到在徐福面前这种怪病却迎刃而解,究竟是徐福作为方士,当真有莫大神通,还是他所掌握的方术与那不见于史的神秘曾国有着莫名的联系?

    “小子听方士口音非常亲切,敢问方士是哪里人氏?”杨瑾想到此处,胡乱编了个理由,试探徐福,“小子祖上乃燕人,可是和方士同乡?”

    “老朽自幼随先师云游四方,哪里人氏,老朽自己也不清楚,”徐福随口轻描淡写地答道:“不管曾经是哪里人,现在都是大秦的子民了,呵呵。”

    “方士说得有理,是小子糊涂了。”杨瑾故作佩服。因为徐福说的含糊,杨瑾心中疑窦更深,究竟徐福是否有所隐瞒,杨瑾猜并不确定,但曾国之谜干系太大,他现如今只能谨言慎行。

    自大秦立国以后,蒙恬常年征战边疆,对云中、九原等地山川地势风土民情了如指掌,护送途中为徐福做了详细介绍。

    七国并立之时,赵国疲于中原战事,北方长城多有损毁,废弃城道随处可见。大秦要修缮赵国故长城,并且把它们连续起来,工程浩大之极,目前只能尽快把荒废之处修补完善,连接九原长城,至于全部建成雄伟的秦长城,那是一项旷日持久的巨大工程。

    到了长城工地,杨瑾才真正明白为何世人对长城之修建畏之如猛虎。早已是寒冬季节,可发来筑长城的囚犯们住的仍是茅草漏屋,身穿破衣单裤,身上多有冻疮恶疾。而将士们虽有营帐皮袍,却也难御北风冰雪,营中炉火终日不敢熄灭。

    蒙恬护送徐福到了长城工地,巡视一番过后,便返回云中去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徐福白天领着杨瑾、楚狸查看山川地势,画下地理图形,夜晚回营整理筹备事宜,劳力之事自然不需要他们操心,但每天都要迎风冒寒登高远望,也是苦不堪言,直到第二个月才正式开始工事的修建。

    杨瑾查看工事图,奇怪地发现其中有很长一段城道,不论地形如何,宽度都完全一样,根本没有考虑周围的地形,以致要如此修建,有些地方要耗费大量人力去铲平,有些地方又得用大量土方去填埋,这种无端消耗人力物力的行为,显然极不合理。

    而且修建长城原本只需土石砖料,而徐福却向云中郡索要大量的铜铁,不知要做何用途,难道要在长城表面上浇铸铜铁吗?

    杨瑾终于忍不住向徐福询问,徐福告诉杨瑾,该处虽有山峦做天然屏障,但向北一马平川,胡人南下若攻破此处定然可以长驱直入,所以此处必须墙高城厚。至于铜铁的用途,徐福却只神秘一笑,只说他自有用处,让杨瑾按他部署行事即可。

    面对这似是而非的回答,杨瑾颇感无奈,也只能按照徐福的吩咐去做。但他把从竹简上悟出来的方法和墨家工艺结合,用木料和绳索建起搬运砖石的运输架,大大减低了苦役的劳动强度,也加快了城墙修建的速度。

    徐福对此颇为满意,对杨瑾赞许有加,将运输工作全部交给杨瑾。而城墙上的建筑工程,徐福则事事亲自监督,除了楚狸,不让任何人插手。

    求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