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从原本枯燥乏味的教科书里品味到乐趣后,学习也就变得有趣了起来。

    至少苏简到后面是这样的状态,甚至她还直接找莫笑歌借了初二的全年书籍,承诺翻看完了就还给对方。

    到是莫笑歌挺无所谓的,说送给苏简,不用她还了。

    “还是一定要还的,万一你以后想复习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苏简笑着回答。

    “行吧。”莫笑歌想了想,将自己以后拿到高中毕业证就准备去找个工作的想法又重新吞回了肚子里,耸耸肩走掉了。

    对于苏简突然的勤奋好学苏爷爷和小叔只认为,是家里的孩子突然长大开窍了,并未多想不说,更多的是感到欣慰。但苏墨就不一样了。

    他看苏简的眼神似乎是在说“说好一起做学渣,现在你却在学习?!”的惊讶和控诉。

    甚至连游戏都不打了,蹲苏简门口悄悄打开门,像个暗中观察中的二狗子。

    苏简一回头,就能看见从门缝中露出来的,那张震惊到微长着嘴的二狗子脸。

    比如说现在。

    “……你干嘛呢。”苏简头也不回的继续埋首在学海之中,冲身后躲在门后的蠢小弟淡淡开口。

    虽然是名退休老干部武将,谈不上武功高强之类的,但军营三年也不是没上马带过兵打过仗的摆设,也当得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句话。

    所以警觉性和对周边事物的灵敏度,比旁人高也是正常的。即便苏简现在已经回来,但并不代表这么快她就忘记了这份几乎快融进骨子里的本能和下意识。

    再说,门外的小弟,就算轻手轻脚,在苏简这里也谈不上高明。

    “嘿嘿……”苏墨被苏简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讪讪的推开门拿着他的游戏机蹭过来,笑得讨好又带着小狡黠的意味,探头看了苏简书桌上的习题本后皱鼻子,“姐姐,……你最近,是不是太过于热衷于学习啦……”

    他双手手肘支撑在书桌桌面边缘,手上拿着手掌游戏机,有一搭没一搭的按着上面的游戏按钮,一脸愁苦,“你这样一爱学习,简直就把我衬托得很不爱学习了啊……”

    苏墨脸上写满了“坑弟!坑弟!坑弟!”

    “我学我的,你玩儿你的呀……”苏简笑着说,期间停了下笔看了苏墨一眼,“你考试两课不是都满分嘛,暑假作业又没多少,现在玩儿很正常啊。”

    暑假寒假的假期作业,是按照分数的高低逐渐递减的。考得越高的要做的假期作业就越少,像苏墨这种满分的小童靴,几乎就没什么作业。

    苏爷爷征询了小叔叔苏戈戬的意见,也没给他报什么假期补习班,约定好了等他开学,升四年级的时候就要报补习班后,这个假期就随苏墨玩儿了。

    有时候与其压抑小孩不让他玩儿,还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约定好了让他玩个尽兴再开始学。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暑假苏墨非常轻松的原因。

    至于苏简,虽然初一下半学期就没去学校,以“生病,在家自学”为理由逃避了半年,但期末时的考试老师还是带了卷子来,让苏简闭卷做,成绩也依旧是汇入了年级排名和班级平均分里的。

    她成绩一般,也就中上,所以考试完后暑假作业自然也比苏墨要多很多。

    不过苏简是个老实孩子,也没什么朋友,加上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后基本上更是很少出门。被系统“抓壮丁”抓去凑数的时候,暑假作业已经完成了大半,现在回来了,又有了系统给予的“好记忆”奖励,剩下的也就三下五除二的利落做完了。

    现在苏简正翻看初二下半期的数学呢。

    只需要背、记的语文、生物等科目苏简打算暂时放一边,反正她已经反复试验了好几遍,都确定自己属于那种只要用心认真看个两三遍就能清楚记住的记忆力了,那么语文生物这些完全可以放在开学之后,上课的时候翻阅。

    现在她的重点放在了数理化,和英语上。

    官封镇国公时让她明白了很多浅薄易懂的道理,要么你比一般人优秀,要么你所处的位置比旁人高,不然你就得老老实实按照规矩来。

    而“绿色通道”和一些小便利,则会留给那些不普通的人。

    苏简都在朝堂上倚老卖老的当着少帝的面,打了快三年的瞌睡了,其余小毛病就更不必累述。现在想让她重新回到曾经的老实内敛的孩子……实在有些困难,可偏偏自己现在的心境又着实和一名十四岁即将上初二的学生不符。

    只好接着系统临走前给的便利,让自己变得优秀些,才能让老师看在学习优秀的份上,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比如说……上课不经意的……大大瞌睡?……之类的。

    想到这里,不免联想到当初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似乎也是因为对方成绩好等原因,没收到学校的任何警告和处罚。所以自己只是这么一点点不妨碍他人学习的小毛病……相信老师也会不在意的吼?

    思绪回神,苏简看向趴在自己书桌上,就这样双手手肘撑着桌子边缘,在那儿吭哧吭哧玩儿游戏的苏墨。被他手上的游戏机吸引,疑惑,“……你怎么把这个翻出来啦?”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是三年前小叔叔从上海出差回来给他两一人带了一个的游戏机。还挺好玩儿的,就是苏简在游戏上和大部分女生一样,并不是很会玩儿,……或者说她属于游戏里底层的渣渣,曾经也为了能跟班上有人缘儿的同学有共同语言,偷偷的试着去玩儿了《天下》这种大型超豪华网游。

    结果就是她也就适合在野外挖挖草药,采采矿什么的。

    ……勇敢的完成了一个人的单机游戏。

    努力升到快四十级,都没探寻过一次副本。至于什么“屠城”啊,“帮派乱战”啊之类的,更是传说中感觉好厉害的幻想之物。

    连见都没见过,苏简就灰溜溜的闲置了自己的游戏号,继续在班级里做个木有人留意的小蘑菇。

    之后就是期中考。

    所以小叔叔送给她的那部掌游,依旧新崭崭的在包装盒里躺着的。而苏墨则是狂爱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自从小叔叔又给他和苏简一人买了一台电脑后,掌游就失宠了。

    就像当年曾经很流行了一段时间的mp3,不知不觉间就从人手一个变得莫名消失不见。

    但大多数人的家里却一定是有的。

    “这个啊?”苏墨一边玩儿游戏,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刚看了个竞技视频,突然就想玩儿了。……还蛮有趣的,姐你要不要玩儿?”

    苏墨眼都没从掌游上移开,伴随着游戏里的电子音乐声问苏简。

    “不了。”苏简摇摇头,看他一直撑在桌边短时间估计还完不了,又开口问,“你坐着玩儿呀。”

    “哦。”苏墨回答,双手没空,眼睛没空,直接站直了转身,人就就地坐下,背靠在书桌边继续玩儿游戏。

    和其他人不同,这点儿嘈杂声对苏简来说只是小儿科,所以低头看着苏墨的头发旋儿笑着摇了摇头后,就继续俯首于自己面前的习题本上去了。

    笔写在纸上的沙沙声被电子音乐声给掩盖掉,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心烦,反而有种温馨的感觉。

    中途苏墨玩儿累了,出门下楼去拿了些吃的回来,哗啦啦放苏简桌沿边,打一会儿,就头也不抬的伸手摸上桌,吧唧吧唧按几下,摸到什么就吃什么零食。一副专心致志埋头苦干的架势。

    苏简写完一章,抬头活动脖颈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眼里露出狡黠的笑来,偷偷的将苏墨放在边缘的零食都悄悄移走到他够不到的地方,然后将已经用了一半,只有一元钱硬币那么大的橡皮檫放那儿。笑嘻嘻的等着苏墨再次伸手。

    果然苏墨没一会儿后又觉得嘴里没东西难受,一边单手操作,一边伸出右手和之前一样摸着桌沿边。摸到橡皮檫还以为是自己拿上来的白米糕,打游戏入迷了也没多想怎么没包装纸的触感。

    拿了就直接丢嘴里准备用牙齿将包装纸给咬破,才进嘴就觉得味儿不对。可惜牙齿已经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直径咬了下去。

    下一秒,在苏墨的“呸呸呸”中,苏简笑得前俯后仰。

    呸干净嘴里的橡皮檫碎末,苏墨几乎是极其哀怨的抬头看向完全没有良心的苏简,“姐!”

    好委屈,好可怜。

    木有良心的小姐姐停下来,笑着对苏墨说,“你咬碎了我的橡皮,等下记得陪我一块儿新的啊。”,说完接着展开无情的嘲笑。

    “……”

    苏墨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明明一个星期前,家里的小霸王地位还是他的。但现在?

    苏墨觉得自从打通了任通二脉的姐姐,已经瞬间从小白兔,究极进化成了大魔王。

    像他这种小boss,还是继续乖巧端坐,表示友好吧。

    苏小墨同学:……q-q

    ——————————————————

    在一楼泡茶的小叔听见了楼上传来的隐约笑声,也跟着露出微笑。他转头看向正在浇阳台上被隔壁老王家的猫,祸害到只剩光秃秃茎秆植物,的苏爷爷。

    想说点什么,但在见到明显也听见笑声,嘴角带了点笑意的父亲后,又什么都没说的扭过头来,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烫烫的热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