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拍照、买周边之后, 苏简被傅原他们拉着进了表演大厅。里面的舞台已经准备好,工作人员正在最后测试音响设备有没有问题。

    苏简这才知道为什么刚才进漫展会场的时候,钱磊他们让自己买的入场劵是四十五元的了。因为其中有三十元钱是观看表演的钱。

    至于只买了十五元那一档的,是不能进表演大厅的。不过也能在入口处另外花三十元重新买票,但座位就没那么好就是了。

    没想到王妍霓居然参加了动漫社,因为等下有社团表演,所以她不需要入场票, 只需要出示提前发给她的临时工作证件就能免费进去了。而且上场之前要先在后台最后彩排一下, 所以进场后就和苏简他们暂时分开了。

    “我听说‘虹’社团也来了的,不知道他们会表演什么节目?”一行人坐下后, 坐在苏简右手边的钱磊对苏简说。

    “我知道。”坐苏简左手边的代可爱回答, “水袖舞, 妍霓彩排的时候刚好和他们一个彩排室,听说很好看的。”

    “水袖舞?”苏简有些感兴趣。

    “对呀。不仅仅有水袖舞, 还有剑舞、扇子舞呢。”代可爱补充。

    “那……有枪舞吗?”苏简追问。

    “枪舞?”钱磊疑惑,和代可爱互相看了一眼后迟疑摇头,“应该没有吧?”

    坐钱磊旁边的傅原听了,看过来,“枪舞属于街舞了, 估计不会出现在这儿的。”

    钱磊点点头,接口, “对啊, 一般漫展上表演的舞蹈都偏华夏古风调, 这种街舞几乎不会有的。你要是喜欢街舞的话, 我倒是可以推荐几首mv给你,音乐和舞蹈,都很帅气。”

    “……我说的不是这种枪舞。”苏简有些小失望。

    即便自己曾经穿越的宋朝,是自己所知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但既然都有剑舞、扇子舞,那枪舞同理上说,也应该是存在的。

    “是古代长兵器舞蹈吧?”杜飞轩从手机上抬头,将视频打开后,伸手让大家都能看见上面播放的,“类似这种?”

    视频上,正传来锵锵锵的声音,是华夏国粹某段经典视频。里面身后插了好几面彩旗的女将,正耍着一根长约八尺,枪身很软的花枪。

    “这种吗?”钱磊看着视频问,“没有吧?这种属于国粹范围了,倒是没在漫展上看见过。”

    “而且这种长兵器是做不了地铁的。”傅原补充,“武.士.刀什么的也不行。”

    苏简有些小失望,看了会儿视频后回答小伙伴,“类似这种,但不会这么花哨。”

    “哈哈哈,要是谁能舞出军爷的那套一定很帅气啊。”钱磊哈哈笑。

    “军爷?”苏简疑惑挑眉。

    “是呀。”赵麟久将自己手机上的视频调出来,示意苏简看,“就这样的,帅吧?”

    长.枪、战马、银色铠甲。令苏简感到熟悉又陌生。

    看了两分钟后笑了笑,“要是有长.枪,倒是可以耍一下给你们看。”

    交谈戛然而止,小伙伴当机呆看苏简。这次到是傅原先反应过来,兴奋追问,“你会?!”

    “虽然不一样,但是还是会一点点的。”苏简想了想,含蓄回答。

    “……”

    ……你说吧!你这半年是不是上山修炼去了?!不承认我们也认为你一定是上山修炼去了!

    “我刚才好像是有看见有人做的军爷打扮,他那长.枪是用中空的铁管做的,能收缩放背包里。”赵麟久兴奋,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苏简,“要是找到他苏简你敢不敢上台表演一段?”

    “上台?”苏简一愣,“不是只有社团可以表演吗?”

    “不是。”代可爱帮忙回答,“前面是社团,但是后面会有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留给想登台的其他人。只要去后台报名处报名就行了。妍霓在后台,能帮忙拿到比较靠前的号码牌。”

    “……这什么都没有……”苏简双手一摊,有些哭笑不得,“再说万一上去丢脸怎么办。”

    ……见过您大佬一挑几人,还会怀疑吗?当然不会。

    “这样,我和赵麟久去找刚才那个同好借长.枪,可爱你去找妍霓给小简排个位置,傅原和杜飞轩看看能不能借到适合小简穿的军娘装。”钱磊一通安排后,最后才看向苏简,笑着眨眨眼,“说好了啊,我们借到东西,你就上台表演一段枪舞。我还从来没见过呢。”

    “行吧。丢脸了可别假装不认识我啊。”苏简原本想说只是私下比划两下给他们看的,但钱磊一说从来没见过,心中一动后就点了点头。

    有些东西,不应该淹没于历史的河沙中,无论是以什么方式,也应翻出来给世人看看。

    至少告诉已经被泯灭到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过往的众人:这,是我们华厦曾经存在过的,属于我们华夏的东西。

    仅此而已。

    ——————————————————-

    任务一分配下去,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反正现在表演还没开始,所以现在离座也不会影响到他人。

    苏简原本以为开场前是不可能了,却没想到没一会儿就接到代可爱的电话,让她去后台处。手机贴在耳边朝舞台的右边一看,恰好看见同样拿着手机的代可爱正冲她招手,旁边还站着傅原等人,里面还有个不认识军爷打扮的高瘦男生,估计就是赵麟久说的那位。

    没想到行动力还蛮强。

    苏简笑着拿上背包离座,走向他们。

    还未走近王妍霓和代可爱已经迎了上来,一人挽一边亲亲热热的进了舞台后的化妆间,其他人跟在三个女生身后。

    “刚好隔壁社团多带了一套军萝装,估计小简你差不多合身。”王妍霓笑着说。

    苏简听了问,“能在铠甲里穿长衫吗?”说完,回头指了指正和赵麟久一见如故,聊得很开心的男生,“像这样的?”

    她从刚才的视频里知道,女孩子的衣服似乎都会露出一节小腿。

    平时正常装扮还好,但对于曾经自己待过的战场,苏简心里多少怀着一种敬意在里面。

    即便是游戏,她也希望更加的符合真正战场的打扮。

    “军太?军太的没有啊。”王妍霓听了,看了眼代可爱。

    苏简不太明白王妍霓嘴里的“军太”、“军萝”是什么意思,毕竟她这种游戏渣渣并不怎么接触游戏。

    但原本走在后面的男生听见后,多少明白了苏简的意思。好在漫展上原本就有很多“奇能异士”,有材料的情况下,快速改一套适合苏简穿的小号军爷服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再说等她出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

    时间怎么都够了。

    等傅原他们正选着伴奏音乐时,苏简已经在代可爱的帮助下把衣服给穿好了。

    走出来时,着实令人有些惊艳。

    “当当当!”代可爱挽着苏简的手,自豪的问傅原他们,“帅不帅?”

    别说。苏简还真衬这一身。

    黑裤红衣,外罩银灰色铠甲,头发用一条两指宽的红色绸带束上,发带微端镶嵌和铠甲同款同色的铜片,坠至腰际处。可以想象长.枪挥舞时,红色发带飘舞的帅气和绝美。

    “哇……”钱磊捧场的发出声音,然后用手肘捅捅身边才认识的男生,“哥们儿,你的长.枪呢?”

    “哦。”男生点点头,从背在背上的背包里掏出放好的长.枪,一面将枪管抽开的同时,一面叮嘱苏简,“这个是按照我自己的身高做的,所以对你来说估计有点长,你要不先试试?”

    不然到时候到了台上掉了就不好看了。

    “行。试试。”苏简点点头。

    比起实用性,自然是帅气最重要。所以枪身约有一米七,再将枪头上后就近乎一米八、九的样子了。

    但苏简这样拿着,先不说实用与否的问题,但好看度是已经够了的。

    所以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是单手将长.枪背于身后的苏简,木着张脸和后台的大家各种摆拍的时间。直到时间不多了,钱磊才急忙喊停。

    “小简,你快熟悉一下枪,还有这个背景音乐我们选了两个,你听听。”

    “枪不用。”苏简倒提长.枪,枪尖朝下,隔着地面之后几厘米的距离,随意的划了几下,再伸展手臂,看了看从自己拿的位置到枪尾。最后掂量了一下重量,和握手手感后,就继续将长.枪背于身后,凑近钱磊。

    选定了其中一首,反复听节拍的同时,心中默默比划招式,确定招数和音乐能相融。

    舞台上社团的表演都已经结束了,现在都是今天来参加漫展的同好们自己报名的表演。观赏性自然没社团好,但毕竟大家都是玩个开心,所以虽然并不是那么精彩,但胜在服装扮相上出彩,加上主持人很会调侃聊天。每个人的上台时间也不长,所以场面还是较为热闹。

    不过毕竟接近尾声,所以观众席上有一部分漫展同好,早在社团的正式表演结束后就直径离开了。

    剩下的都是想看看后面还有没有什么惊喜,或者最后能和自己喜欢的扮演角色拍照的人。

    “快快快,到小简了。”一直在一边注意前台动向的王妍霓跑过来对大家说,头上的银饰吊坠发出轻巧的声音,显得灵动。

    “加油加油。”

    “加油。”

    傅原等听了,给苏简打气,笑嘻嘻的看着她倒提长.枪上台,与此同时,台上主持人开口,“下面,让我们欣赏——枪舞!”

    枪舞?

    原本已经准备起身的人,回过头来,看向舞台。

    只见帘布一掀,一身戎装,显得英姿飒爽的“军萝”,倒提近乎一米九长的长.枪慢慢走了出来。

    神色微冷,眉清目秀。将长.枪横放与舞台边缘后,双手空空走至台中间,自然垂于身侧,静立等待。

    先无论等下表演如何,光是这身扮相,这气度,就让人眼前一亮。

    准备离开的重新坐下,放下手机的又重新打开视频录制。

    音乐前奏起,垂眸静立的人随之慢慢抬起双眸,眼角带霜,杀气骤显!

    右脚缓慢离地,起手回游,缓慢间自带劲道。

    记忆中的战场厮杀竟隐隐在此刻浮现在苏简脑海中。

    被浓烟熏黑燃烧的城墙,漫天的箭雨,兵器相击,战马嘶鸣。

    右手成掌缓刺而出,抬起的脚在虚空划出弧度,柔身而上,左手跟进,竟和太极有几分相似。柔中带钢,绵里藏锋。

    游走向前几步后,苏简脚尖一挑,横放在地的长.枪旋转着离地而起!手平伸一把抓住,身侧回旋,单手将长.枪舞成看不清枪头的枪花!惹得众人顿时瞪大了双眼。

    【镇国公快带陛下走!】记忆中带着舍身的厉声从昔日同僚口中传来。

    谁都清楚此刻送过去,只死无生,却无一人退却。但苏简却记得,背对自己朝殿门口奔过去的几位大人,都曾在这朝堂上被他揍过。

    即便手无缚鸡之力,即便明知此路无回……

    长.枪化作寒芒,苏简旋身,凌空翻劈虚空!

    【将军!陛下就托付于你了!】这是没几天就追着自己扔鞋子的庞太师,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致死不再复见。

    【镇国公!我命令你……】

    命令我什么呢?

    不许死吗?可惜这个命令你没机会说完啊……

    单手持枪与空中幻化出游龙,向上一抛后,在它落下时再次凌空空旋,高踢腿将其再踢上去!

    眼前忆起的,却是被自己硬推进暗门,踉跄几步后错愕回首,在暗门落下的刹那间,对上的那双已赤红的眼。

    少帝,你也长大了呀……

    苏简感慨轻笑,身姿和曾经重合,眼也不抬的单手接下旋转落下的长.枪,在暗门落下的沉闷声中旋身!

    黑色长袍袍角划出弧度。头上红色发带猎猎,鲜艳得几近壮烈,刺痛众人双目。

    手回旋,单手直指记忆中的敌军!

    一夫当关!横扫千军!

    ——锵!

    无形气流旋转,于冥冥中发出暗鸣,形成罡风盘旋而上,到达某个节点时四散而开!

    医院。

    安静的病房内,躺于病榻上的少年食指微动。

    欲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