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忠武中学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只流浪猫。

    橘黄色, 小圆脸,每天就趴在中学和小学之间围墙墙头上眯着眼晒太阳。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听说小学部的小卖部老板,和中学部的小卖部老板都分别使出了浑身解数要养这只小圆脸,然而橘猫这种明明长相很蠢萌,性格却有些桀骜难驯的品种,却相当“不识好歹”。

    除非饿了,或者觉得自己需要洗个澡外, 基本上去哪家店, 吃哪家的食物。完全是看猫大爷的心情。

    平时最爱的事就是趴在墙头上,用一种类似“愚蠢的人类”的表情, 半眯着眼理都不理同学们仰着头的各种“咪咪咪”。即便喵主子不理, 也依旧乐此不疲。

    要是墙头趴腻了, 也会在小树林晃悠一圈,等放学铃一打响, 就懒洋洋的弓着身子打个大大的呵欠,慢吞吞悠哉踱步到教学楼通往校大门的主道上,往路中间“吧唧”一坐,像只石敢当一般摇着尾巴目送陆续离校的学生们。

    有时候兴致好了,清晨时也会蹲坐在校长、老师或者门卫身边, 帮忙检查进校的同学们有没有忘记带校牌之类的。

    俨然一副把整个学校当自己领地的节奏。

    因为两个小卖部的老板都宠着,定期洗澡剪指甲之类的, 再加上橘猫虽然表情蛮不逊的, 但也没出现过抓挠的事情, 又很受欢迎, 所以就在这种默许下“安家”了。

    有时候,还能见它溜进保卫室,揣着前爪半眯眼。

    落户才不到一个月,就多了个喵校长的绰号。

    有时听见有人叫着“校长、校长”也不知道是在叫校长,还是叫猫。

    很是有趣。

    看得旁人觉得各种好玩儿,等学生将这些做成微博发到网络上,居然还意外的帮忠武做了把宣传,落了个“有爱心”的名声。

    这样一来,校方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安全,也就这样哭笑不得的,被迫收留了这只不请自来的橘猫。

    甚至还带它去做了个检查,并打了疫苗等。

    钱嘛,自然就由真校长友情赞助了。毕竟大家平级不是?╮(╯▽╰)╭

    不过即便如此,橘猫大佬也轻易不让人摸,更别提什么乖巧蹭腿露出软绵绵小肚子咪咪叫了。

    说起来,橘佬就不怎么叫。日常表情一直都是“不高兴”的睥睨之姿。放学时往校园里的主干道一蹲坐,蜂拥的学生就得乖乖给它让道。颇有摩西分开红海一般的架势。

    即便是周五也不例外。

    “啊!咪咪!”正和王妍霓一起凑在苏简身边聊天的代可爱,一眼看见蹲坐在那儿,表情严肃看着来往放学学生的橘猫,眼前一亮的和王妍霓手拉手的奔了过去。

    而橘猫身边,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在各种“咪咪咪”的叫唤了。

    然而主子不为所动。

    当然代可爱和王妍霓奔跑过去后也得到了一样的待遇,不过这一点也打消不了少女们的少女心,依旧“咪咪咪咪咪……”

    单纯得可爱,令人见了忍不住因为眼前的小美好而露出微笑。

    宋胤移眸看向站在钱磊旁边的苏简,温和开口,“小简怎么不过去。”

    他现在也跟着代可爱她们叫小简,不过每叫一次,苏简都得炸一次毛。这两天才勉强习惯,只是冷不丁被喊时还是微微感到头皮发麻。

    比如现在。

    看着代可爱脸上的微笑微僵了下后,苏简慢吞吞扭头,冲宋胤呲牙,露出一口小白牙笑得略带讨好,“……嘿嘿,我们隔壁家邻居就有只猫。”

    天天往苏家当做第二个家的跑,导致苏简并不是很稀奇其他猫。

    宋胤听了,点点头,和傅原他们一起往代可爱的方向走时,一面和苏简闲聊,“明天我们去你家学习,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家大人填麻烦?”

    “哦,没事。我爷爷还很高兴我能带同学回家玩儿呢。”苏简听了,赶紧回答。

    “那就好。”宋胤笑,“明天我会记得带礼物的。”

    “不用不用,太客气了。”苏简连忙摆手,“人来就行。”

    宋胤听了并未说什么,只笑了笑走近代可爱她们。苏简见他这样也慢慢闭了嘴,她跟在少帝身边七年,多少知道其秉性。他虽没反驳,但明天一定会带礼物登门的。

    一旦做了决定,谁也别想拉回来。

    明明长相斯文,内里性子却有些霸道。

    不过对于帝王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最重要的是,少帝也并不是听不进去劝的人。他的“霸道”一直都严格的被他自己掌控在合理的,允许范围内。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家、国、天下”的顺序。

    而对于他,考虑事情,做出决定,则恰恰相反。

    一个帝王,最不需要的就是过于优柔寡断,而是遇事时的果决和当断。

    即便也许这个决定会是错误的。

    这是君王应具备的东西。

    亦如一个将军,在面对千军时,也亦如此。

    果决和目标明确,能让剑锋所指变得尖锐而越发锋利,即便这条路是错的,也多能九死一生。但如瞻前顾后,反而必死无疑。

    苏简想到这里,心中暗叹,带着老父亲般的慈爱关怀看向少帝。

    真是……长大了呀~

    老感欣慰的镇国公。

    不过刚老感安慰,下一秒苏简就忍不住和大家一样楞得眨了眨眼。

    话说宋胤对小动物什么的并无什么明显的喜好,只是恰好走至一边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住脚,微微侧身欲对跟上的苏简说什么。刚张口就神情微怔,低头一看,一直面无表情桀骜不驯的橘猫正竖着尾巴,从他脚边擦过。

    从猫脖子,一路蹭到猫后腿,然后于众目睽睽之下,少女们的眼巴巴羡慕中,“吧唧”一个侧躺,就倒在宋胤面前。睁着圆滚滚的猫眼瞅着他,一边露出软呼呼的小肚子。

    似乎在说“骚年,撸一把?”一般。

    “……”少帝。

    “……”从来就没被理会过的少女们。

    橘猫换个姿势,前爪耷拉显得可爱,瞅着低头静看自己的宋胤,乖巧的“咪”了一声。

    ——所以说,真不撸一把?骚年?

    苏简?苏简在一边因为这一幕没憋住。

    “噗——”

    ——————————————————————-

    然后,周五放学时分的忠武中学门口,就能看见平时桀骜,谁也不甩的喵校长不断的猫步走在某少年身侧。

    时不时的就倒在人脚边强行碰瓷,令人感到好笑的同时又很是嫉妒。

    啊……一定是看人长得好看才蹭过去的。

    这只属性“颜狗”的色\\猫。

    ╭(╯^╰)╮

    然而在苏简眼里,却太好玩儿了,直到坐车回到小区时不时想到时,都忍不住喷笑。

    难得少帝在这种强行碰瓷的情况下,还能走得步伐沉稳,半点不为所动。

    就是……

    苏简握手成拳凑近唇边,又笑着假咳了一声。一抬眼,就看见自家爷爷正背着双手从另一边的小径上慢吞吞往家走。

    高声喊了声“爷爷”,在苏爷爷听见,扭头看清是苏简后站定原地等待时,快步跟上。

    到了跟前才笑着好奇问,“今天怎么没去小公园和其他爷爷一起下象棋?”

    苏爷爷听了,哼哼,微仰着下巴像个老傲娇,“我不跟小屁孩儿一起玩。”

    苏简先是一愣,然后想起自家爷爷今年七十,而小公园的爷爷们大多六十岁的样子。对苏爷爷来说,不是“小屁孩儿”是什么。

    亦如十几岁的少年和几岁的幼童。

    想想平时和苏爷爷玩得好的老伙伴前段时间高血压犯了,所以暂时还未出院,就微微因为自家爷爷的孤单略感心酸。笑着玩笑,“那……要不等吃了晚饭后我陪您下象棋?”

    “你?”苏爷爷一脸“我不是看不起你,我是真看不上你”的老傲娇表情,“怕走不了几步就得输啊,我可是不会让你悔棋的。”

    “不悔棋不悔棋。”苏简笑着附和,宠着自家的老小孩儿,“我下得可好了。”

    苏爷爷一脸不信的哼哼,“行,吃完饭我就勉强陪你下一盘好了。”

    “谢谢爷爷陪我下棋。”苏简笑着顺着自家爷爷说。

    两小时后

    ——“哎哎哎?等等,这步我重新走。”

    “……爷爷,您不是说在你这儿不悔棋的嘛……”您都悔了十几次了……

    “我说的是‘你’,不能悔棋。没说我不可以啊。”老赖皮理直气壮。

    “……”

    好有道理,居然无法反驳。

    苏简此刻算是明白自己现在这副性格从哪儿来的了。

    ——原来是跟着您学的呀……

    苏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