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支持正版, 谢谢  住这儿的家家都有前后花园, 和最近的邻居房屋之间也隔着一定距离, 不会太远显得生分, 但又不会太近影响*。最重要的是绿化方面做得相当好, 一年四季都有绿叶和相符的花, 让小区在冬季的时候不会显得萧瑟。

    街道宽敞,有公共游泳池、网球场和篮球场,至于其他简单的晨练器材也就不再累述打。安保等方面也比较严谨, 至少苏简到现在也没听过哪家传出来丢过东西的。

    出了小区往右边走就有个小公园,再穿过小公园就是市图书馆,步行约两条街就是市中心,算是在闹市中隐居养老的绝佳场所。

    就是小区里住的年龄层相对偏老龄化,四十岁左右的已经算年轻的了, 像今年三十的苏戈戬小叔叔在老人眼里更是小年轻。

    至于苏简和苏墨这么大的孩子嘛,在小区就更少。

    苏爷爷每天的日常大部分就是小公园、图书馆和小区,三点一线式,清晨去小公园儿锻炼, 和小区的其他老人们打个招呼, 聊一聊什么的, 回来后侍弄花草,或者和人约好了就下象棋杀到中午。

    下午就溜达到图书馆看看书, 或者去小公园儿的长廊一面乘凉一面聊会儿天。等时间差不多了, 就回家准备晚饭, 苏简和苏墨放学后祖孙三人一起吃。

    苏简和苏墨午餐是在学校解决, 所以苏爷爷周一到周五也就操心一下晚餐而已。周末另当别论。

    不过只要苏戈戬在家,那么三餐就都是他来负责了。

    “早啊苏老。”

    苏简跟着爷爷去小公园的路上,远远就有人不断的和他打招呼,一面道早一面有些疑惑的看向跟在苏爷爷身边的苏简,眼里有些惊异,“难得今天小简出门,陪爷爷晨练啊?”

    “是呀,早呀陈爷爷。”苏简笑眯眯。

    “好好好,年轻人嘛,就应该早起锻炼身体,这样才有努力的资本不是。”陈爷爷笑。

    苏爷爷在一边看着,脸上有笑意和一种骄傲感。

    要是放以前苏简一定不明白这是一种代表了什么的神情。但现在嘛,倒是很清楚。

    毕竟庞太师家那个圆滚滚小孙子写了一首好诗被京城传唱,下朝后不少文官都在一面往外走时,一面簇拥在庞太师身边啧啧称赞,那是庞太师脸上的神情就是这样的。

    想笑吧,又要保持自己端庄沉稳的人设,明明得意的小尾巴都已经在无形中甩得快和风火轮一样了,还得抑制住淡淡表示“哪里哪里。”

    用浑身的细胞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老傲娇。

    苏简以前只以为自己爷爷是个有些古板固执的老人家,没想到居然还是个隐藏傲娇?

    果然苏语有云“十个男人九个骚,还有一个闷着骚”诚不欺她啊~

    苏爷爷这是典型的闷在骨头里骚的主儿啊~

    但玩笑归玩笑,默默吐槽之后苏简心里还是心生淡淡愧疚的,毕竟自己只是简单的陪爷爷晨练,就已经让老人家那么高兴。以前自己总沉浸在自己自艾自怜的小情绪里完全没留意到老人的默默关怀。

    现在回想,苏简也记得每天早上出门前从餐桌上拿的牛奶永远都是温热的,回家后总有早就洗干净的水果,下雨天的如果自己忘记带伞,一转头就能在书包旁边的兜里,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在那儿的雨伞。

    而且还是透明的上面有鹅黄色小黄鸭的那把。

    现在想想,点点滴滴都充满了老人对自己的默默关心和爱护。

    只是当初年龄小,不懂事,很多事情看不清。总要在成长到足够成熟,甚至自己做了父母后才能体会感受到至亲长辈的不易和爱护。

    然而总会出现恍然回首后“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怅然所失,似乎人的成长和明白道理必须要经历心理上的痛楚才行。

    好在苏简有那十年的经历和成长,很多未来的遗憾现在都可以避免。

    陪着爷爷晨练结束,祖孙两人又晃去附近菜市场买了当天的小菜和早餐后,才往回走。

    今天苏爷爷高兴,决定露一手弄条红烧鱼来吃。

    最重要的是,已经半年时间都显得沉默寡言的小孙女看起来似乎又情绪好转了些,这也让苏爷爷感到欣慰且松了口气。

    他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明白很多时候其实“想不通”和“相通”都是瞬间的事情而已,自然也不会去纠结为什么前几天苏简还闷闷的,现在这几天就豁然开朗了这些事。

    很多时候啊,开窍也就是一瞬间而已。

    说是说不明白的。

    祖孙两相处了这两个多接近三个小时,竟然异常的融洽。八点半起床的苏戈戬刚洗漱完毕在小客厅看今天的晨间新闻,就听见两人说说笑笑的开门进来,一起将小菜拎至厨房。

    苏简看见微惊讶挑眉的苏戈戬时,还笑嘻嘻的冲他招了招手,并将手上买回来的早餐微微举高给苏戈戬看,“小叔,看!我和爷爷买了豆浆油条糖三角和蒸饺,快来吃。趁热。”

    苏戈戬听了,将笔记本一盖笑着回答,“好,现在就来。”

    等吃完早餐后苏简和爷爷一起收拾了桌面,洗碗后就回了房间,留下爷爷将给苏墨那一份早餐用纱罩盖上,等他起床后自己用微波炉加热就行了。

    今年九岁的亲弟弟放以前那就是犹如小恶魔一般的存在,不过现在嘛……苏简小姐姐觉得这样的局面实在应该做一下轻微的变动才行。

    毕竟老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不是?

    还蒙着被子撅着屁股睡觉的苏墨,在睡梦中感到了深深的恶意而打了个冷战。

    ——————————————————-

    苏简站在自己房间里,花了快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摸摸索索的找到自己的课本,翻开初一课本看了约几分钟,关上闭目沉吟,再睁开时诧异的挑了挑眉。又分别掏出英语、数学等实验了一番,确定跟自己的猜测一样后,……苏简很是遗憾的吧唧吧唧了几下嘴。

    还记得当初刚到宋朝时,系统除了威逼外,还有利诱。那时学习成绩不太好但也中等的苏简除了伤心于自己也许再也回不去的事外,还悲伤她完成不了的作业。

    好在系统被十四岁小女生的抽抽搭搭弄烦了,除了保证她顺利完成苏慎廉接下来的事情能顺利回去外,还保证一定帮她完成作业。

    【到时候我再顺便帮你变得聪明点儿好不好?】

    就算是千锤百炼过的系统,面对满脸皱巴巴的老头子“少女式”的嘤嘤嘤,也会受不了的妥协的。

    可想象于当时震撼的画面,是多么的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谁叫这系统是智能的呢╮(╯▽╰)╭

    不过经历十年后,苏简自然不会将系统当时几乎就是完全为了哄她的话当真。然而,万万没想到啊……

    苏简又随意的翻开生物书第十五页,认真看了全页后,第一次关上闭眼沉吟,记了个三四分,再打开看一次。

    七七八八。

    再看一次。

    十成十。

    苏简将书关上,发了会儿愣后哑然失笑。

    没想到,系统不仅仅送她回来了,还临行之前附赠了一个超强记忆给自己。

    真是意外之喜啊……

    ————————————————————————-

    等11点苏简出了自己房门准备去厨房帮自己爷爷搭把下手,却看见其实爷爷也在给小叔叔苏戈戬打下手,坐在客厅的餐桌旁摘菜。见苏简下来后说,“小简,去叫小墨起床了。这都快中午了,再睡下去估计晚上又睡不着了。”

    “好。”苏简爽快回答。

    掉头上楼刚在苏墨房间门口站定准备敲门时,门就已经从里面打开了。嘴角还沾着一点点牙膏,明显已经洗漱完毕但没搽干净脸的苏墨站在里面,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一面很不耐烦的白眼门外的苏简,“听见了。我现在已经起来了,不需要你来敲我的门。”

    说完又白苏简一眼,出门就准备随手带上房门,绕过苏简下楼。

    ……啊哟?这个小熊孩子。

    苏简笑眯眯,在苏墨准备绕过自己时手一伸,准确无误的勾住了他的后衣领,皮笑肉不笑,“遇见你姐姐我是个什么语气?唔?”

    “干嘛啊。”苏墨转身就想挣脱苏简,一脸不耐烦不说,还带了些震惊。毕竟平时只高自己半个头的苏简虽说说话不像蚊子叫,但也不比蚊子叫大多少。就更别提还敢对自己动手了。

    向来都只有他对苏简动手的份。

    ——背着爷爷和小叔叔。

    反正苏简这个胆小鬼受气包也不敢去告状。

    这样想着苏墨一扭就想挣脱开苏简随意用一根手指头勾着他后衣领的举动,但却发现怎么动自己都还在她手上挂着,不由的就大声了起来,扭头就冲苏简吼,“你找打啊!”

    话音刚落,被苏简推着脸颊就给按在墙壁上贴着了。

    “嘭”的一声苏墨额角撞到墙上,又痛又惊,想扭头却扭过来。挣扎吧又被苏简轻轻松松的使了巧劲儿挣不动,气急败坏,“苏简!你欺负人!”

    “哦?”苏简笑着看小胖墩儿扭得跟个肥嘟嘟毛毛虫,却依旧从自己手下挣脱不开的样子,吊儿郎当,“我欺负人?以前不是都你欺负我嘛~”

    一面笑嘻嘻,一面曲起食指和大拇指弹着苏墨的小胖脸,“这叫礼尚往来知道吗?”

    苏墨是谁?网游游戏《天下》第十一服务器的小神好不好?!平时接触的人五花八门,虽然年纪小,但知道的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