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支持正版,谢谢  苏简是不知道其他人会作何表现, 但毕竟她所经历的十年, 可以说丰富到普通人即便穷其一生也不会经历其中一二。所以她在睁着眼于黑暗中看了快一个小时的天花板后, 幽幽的呼出一口气。

    ——又吧唧吧唧嘴翻身睡了过去。

    ……不愧是敢于在少帝冷眼和太师暴怒中打瞌睡、混时辰的镇国公╮(╯▽╰)╭

    回来这几天一直懒洋洋的镇国公在下定决心要开始锻炼身体后, 等第二天睁眼醒来一睁眼, 一看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发现才早上六点,还是感到了万般无奈。

    她就知道这一定是以前老干部生活习性留下的“后遗症”之一, 躺在床上双手叠放腹部, 手指无意识轻轻打着节拍五分钟未果后, 苏简只好心塞塞的从床上做起来。

    ……作为一个理应懒床到午上三杆才起床的年轻人, 她居然早上六点就自动醒了。

    真是要不得。

    苏简一面痛心疾首的叹息摇头, 一面打开衣柜翻找出衣服穿上。

    然后出门去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喝下后,就站在凉台上就着暮色浓浓的微亮天际, 活动活动筋骨。

    正思考着等下活动完去自己房间里找找零用钱放哪儿了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动静, 一回头, 就看见一六十好几的老头子站在距离苏简不远的客厅处,一脸懵的看着苏简。

    似乎很奇怪苏简居然会这么早起床一样。

    不过苏简见到对方倒是相当的开心, 心中升出无限的喜悦之情来, 露出小白牙笑嘻嘻,“早啊, 爷爷~”

    原本是想嬉皮笑脸的喊“苏老爷子”的, 但想想曾经身为军人的苏爷爷身上的正直和略显刻板的固执, 有些担心一句“苏老爷子”出口,会被苏爷爷一个瞪眼瞪到天边去。

    “……早。”比起苏简的自然大方,反倒是苏爷爷愣了一下,才有些不自在的回答。但好在很快就找到了平时的神情语调,“今天小简这么早就起来啦。……想吃什么爷爷去给你买。”

    苏简瞅着苏爷爷,抓了抓头发后想了想,“都行吧?您这是要出去晨练?”

    苏爷爷点点头,苏简接着说,“那我陪您去吧?顺道回来的时候买早餐?我先给你倒杯温开水?这老人家啊,早上喝杯温开水是最好的了,润肺清肠……”

    巴拉巴拉,唠唠叨叨的进了厨房,留一路目光紧随的苏爷爷一脸懵。

    ……????

    ……突然感觉家里多了个和自己一样的退休老干部是怎么一回事?

    等苏简端着玻璃杯伸手一递时,苏爷爷才恍然一般的回神,清清嗓子后道谢接过,一面喝一面看自己的孙女儿又重新走回阳台上,非常老年人的活动筋骨。

    怎么个老年人法呢?双脚和肩同宽,下身保持不动,扭动腰部时,双手随着转动方向不同,分别击打背部。

    ……明明平时苏爷爷自己也做,但现在见苏简也这样做时,却骤然升出一种古怪感来。

    苏简回头,瞅,“爷爷,喝完了?喝完了我等你换好衣服就出门啊。”

    “啊?……哦。”苏爷爷愣,下一秒恍然点头,转身听话半神游状态的回自己房间换晨练服。

    留苏简站在阳台上看着苏爷爷神游的背影半响后回头,无所谓的耸耸肩。

    ……估计爷爷还没睡醒?

    得出结论的苏小干部继续“老人家式”的活动筋骨。

    以前年纪小没经过事,加上苏简的父母在她六岁,弟弟苏墨才一岁的时候,就离异各自重新组建家庭,从那时开始就把苏简和苏墨姐弟两丢给了苏爷爷。

    别说逢年过节的探望了,除了每个月定期寄生活费、零用钱等外,连个问候的电话都非常少。

    每年逢年过节,都是苏简、苏墨,和苏爷爷以及小叔叔苏戈戬四人一起过的。

    苏戈戬,是苏爷爷战友的孩子,三十年前执行任务双双遇难,本身又都是孤儿,所以苏爷爷就收养了他。说来也巧,战友也姓苏,也许八百年前是一家也说不定。

    也不知道是不是单亲家庭,或者父母离异的孩子大部分性格或者心理上会有些自卑、敏感,但苏简的小学生活和初一生活却是很不愉快的。

    从前的她腼腆、害羞、内向。还有一着急还有有些小结巴的小毛病。成绩也非常的一般。

    总之整体构成的,就是在学校里最不起眼,也最容易被老师忽略,被坏孩子们欺负,和同学压榨的对象。

    小叔叔苏戈戬是金融方面的高级咨询师,每月都要飞往各地那么两三次,即便和苏爷爷三人住在一起,实际上其实也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