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支持正版, 谢谢  “做出来啦。”杜飞轩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的说, “就是那题有些超纲了,用的公式要初三才学。”

    “你不会提前把初三的数学也给学了吧?”钱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

    没等正主回答。赵麟久帮忙说话了, “那只初三啊, 我上个星期去他家找他开黑的时候,他正在啃高二的数学呢。”

    钱磊听了, 一边啧啧,一边斜眼杜飞轩,“哼,不仅仅是个吃甜豆腐脑儿的邪教, 你还是个酷爱解题的异教徒。”吐槽完了不忘补充,“千万别在我粑妈面前说破这件事啊,不然他们又得念叨我了。”

    杜飞轩听了, 反驳,“你们喜欢吃咸豆腐脑儿的才是邪教徒呢,就跟喝豆浆居然还要咸的,还洒葱花儿一样的邪教徒。”

    “……重点是后半句。”钱磊古怪的看着义正言辞,誓为甜党代言的杜飞轩,无语的默默开口。

    傅原和赵麟久在一边笑。

    “哎, 吃完了去哪儿啊?要不我们就在附件找家网吧开黑?午餐就在这里随便吃吃就行了?”傅原问。

    “行啊,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队分数和排位都不够呢。我还想着这次至少摸一摸赛季联赛的边嘛。”钱磊听了, 马上符合, 对杜飞轩和赵麟久说, “怎么样啊?在家里玩儿没在网吧里玩儿的那种感觉。”

    杜飞轩皱眉,“每次去网吧回去后,都满身的烟臭味。”

    “哎呀……换个衣服嘛……”赵磊哥两儿好的伸手揽住杜飞轩的肩膀,“憋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五套一模一样的校服。”

    杜飞轩这个小子,小毛病可不少。

    “我不和咸党说话。”杜飞轩继续眼皮子不抬。

    “没关系。咸党和你说话总行了吧?走吧走吧……”钱磊性格比较搞怪,但也大气,相比之下比其他三人更放得下脸。

    现在揽着杜飞轩的肩膀摇晃,摇了没两下就把杜飞轩给逗笑了。一巴掌呼到钱磊脸上,笑骂推开,“滚,别挨我太近,我怕被误会。”

    “哎呀……我都不怕不是……”钱磊一脸猪哥模样,笑嘻嘻的重新黏回去。

    果然是好基友╮(╯▽╰)╭

    这年头“腐国”当道,明明是同性之间很正常的勾肩搭背,一旦对象变成两个男孩子,就会变得充满了粉红色。

    实在让当事人莫名的感到困扰。

    但在小女生眼中却是充满了“爱意”的。譬如说现在勾肩搭背的杜飞轩和钱磊两人,外形气质身高都有,再加上有傅原和赵麟久跟在后面凑一起,不知道在低声说什么。

    顿时变成了别扭傲娇受和嬉皮笑脸攻,后面的则是酷酷攻和帅气受,这样的组合。

    搞得男生们现在都不敢轻易的和小伙伴站近了,一不小心遇见同班同学有自称腐女的存在,估计就会被迫连性取向都变了。

    不认真,会被起哄不说,自己也难受。

    认真吧……人家又会说只是玩笑,这么认真干嘛?不会不小心被说中了吧?云云

    似乎男孩子就应该无条件大度。

    就像女孩子在面对一些,明显已经超过尺寸的玩笑时的无奈是一样的。

    但四人一定想不到,这次不仅仅被小女生留意到,傅原从书包里掏出钱包给老板钱的时候,手上限量版的奢侈品钱包,以及里面一小叠钱也被旁边的少年给看见了。

    他直接跟在傅原身后结账,用手背一抹嘴就小跑进了最近的网吧。

    一分钟没有,就一穿黑色皮夹克的男生,以“老大”的姿态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另外六七个人。左右看了看后仰着下巴很叼的看向刚才进网吧的少年,“哪儿呢?”

    少年望前面一指,小吃街的人群中,就隐约露出傅原四人的身影来。

    老大模样的人帅气的一招手,下巴一扬,“走!”

    ————————————————————————-

    “同学你的关东煮。”老板加了勺汤后,将纸杯递给苏简。

    “谢谢。”苏简接过,把钱给了老板。左手握着纸杯,右手拿了串鱼丸,一边吹凉,一边小口咬。

    左右张望着找着前一次来时,差不多就在这个位置看见的灌汤饼摊位。

    不过灌汤饼没找到,倒是先看见一群少年簇拥着往小巷里走的一幕。被围困在中间的恰好是和自己穿一样校服的人。

    再等借着进小巷的瞬间,看清是傅原他们后,苏简微微挑了眉。

    一面咬着鱼丸,一面看了看四周。

    ……笑嘻嘻拐进另一条小巷。

    ————————————————————————-

    “你们干嘛。”傅原皱眉看着围过来的少年,虽心里打鼓但也还不至于有多害怕。

    毕竟都是男孩子,谁还没打过几场架不是?

    就是对方比自己多了一倍,等下估计动起手来自己得吃亏。

    “忠勇的啊?”带头的少年看上去也和傅原他们差不多大的年龄,不过个子上要矮些。

    要是单独碰上,估计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走开了。不过现在自己的人数不是比对方多么?那还怕什么。

    神情很是嚣张。

    “忠勇的学生都有钱,同学……借点儿钱花?”对方伸出手,掌心向上,四指并拢,轻佻的弯了弯。一副已经胜券在握的样子。

    可惜傅原几个也很是少年心性,傲气得很。说穿了也就是传说中的“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说话能呛死人。

    “借什么借,不就是想抢嘛。隔壁就是我们高中部,你们可想好了,到时候可别后悔。”傅原直直的瞪回去,半点儿不让。

    “啊哟?你脾气还挺大啊。”带头的笑着点头,“行!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那就先揍你们一顿再拿钱!”

    说完,一个手势。七八个少年就一起朝傅原他们扑了过去。

    而这边,钱磊、杜飞轩和赵麟久他们,也早就丢了书包不甘示弱的冲过去。

    一时间十几个少年打成一团。

    又踹又挥拳头的。

    可惜毕竟人少,估计过了十分钟,傅原他们终于不敌,被对方抵在墙角处踢踹了好几脚,完全没还手之力后,对方才默契的退开。

    但依旧是呈包围之势,保证让傅原他们跑不了。

    带头的少年摸了摸被打破的嘴角,倒“嘶”了一声后,偏头朝旁边啐了口唾沫。

    这才重新凶狠的扭过头指着钱磊,“妈的,打破老子脸了!”

    别看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四人里面最能打的反而是脸上略有些婴儿肥的钱磊。刚才也是他一个人打两个不说,时不时的还踹一脚旁边的混子,揍一记冷拳。称得上是走位风骚,神出鬼没了。

    所以现在也最遭人恨,刚才被抵着打的时候挨的拳脚最多。

    不过钱磊硬气,硬是一声都没哼。

    现在带头的混子一生气,指着钱磊就对旁边的跟班厉色,“给我打!打得他求饶为止!我他妈倒要看看你有多硬气!”

    傅原他们听了,立马就要爬起来再战,被早就留意的对方一脚踹在肩膀上,又重新撞着小巷墙壁跌坐在地了。

    要遭。

    这是四人的想法。

    ——“唷~~”

    懒洋洋,悠哉哉的招呼声,从众人头顶传来。

    众人一愣,抬头望去。就见苏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小巷的墙头上,吃着关东煮笑嘻嘻的看着众少年。

    白蓝相间的校服,穿在少女身上显得有些大套松垮,吊儿郎当的蹲在那儿痞气里面却又有两分帅气。

    配上她那张乖巧的脸,竟显得有些少女的魅力。

    此刻她逆着光蹲那儿,像只尾巴在背后悠闲又揣着暗搓搓大幅度摇晃的猫。

    “你在这儿干嘛!”傅原抬头眯眼看着她,呵斥。

    “哦……”苏简慢吞吞,呲牙一笑。“我就是想问问……”

    偏头,可爱。

    ——“需要帮忙吗?骚年?”

    我保证打你到半死(n_n)#

    苏墨艾艾叽叽没动,小心翼翼的看着苏简,“……你不会打我吧。”

    “我打你干嘛?”苏简继续笑眯眯,“打人是不对的。好孩子不打人。”

    “哦。”苏墨乖乖点头,傻兮兮朝放在书桌上的米饭走去的同时,不忘呆萌的道谢,“谢谢你给我拿饭上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