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支持正版, 谢谢  熊孩子似乎都这样?只会告状这条路?……哼~没出息。

    很有出息, 每隔几天就一定会抱着人少帝的腿, 干嚎“黄桑要给老臣做主啊~”的镇国公仰着一张少女脸哼哼唧唧。

    不过苏爷爷扭头朝她看来时,瞬间秒变小可怜。

    那可怜巴巴, 有委屈但是她不说的小模样自然被苏爷爷看在眼里,微微皱眉,“小简怎么了?……小墨欺负你了?”

    “爷爷!”苏墨在一边听了, 睁大眼一脸控诉。

    可惜苏老爷子不理他。

    “没有,……就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苏简抿着笑, 一面往小厅走, 一面无意识的用右手捂住左手上臂。

    那模样,那架势, 哪里有半天没事的样子。

    顿时苏爷爷就让苏简站到自己跟前, 一看她之前被捂住的地方, 马上就发现了一个状似被掐过的红印子。顿时瞪向苏墨, “你皮就算了,居然还敢动手掐你姐姐?!”

    “……我没有!”苏墨睁大眼, 觉得自己比被人抢了游戏里的boss王还要冤。“我……”

    他想说是苏简一巴掌把他给按墙上贴着,还曲起指甲弹他的脸。可惜皮厚被真欺负了半天脸上连点红印子都没有,这让苏墨顿时感到内心一阵莫名心酸。

    苏爷爷听了更生气, 眼睛都瞪圆了,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做错了还撒谎不敢认?!罚你回房间面壁一小时!不准吃午饭!”

    “我……∑(っ°д °;)っ”苏墨。

    “爷爷, 小墨也不是故意的。今天中午吃鱼呢。”苏简说完, 看了苏墨一眼。包含同情。

    她记得, 苏墨最喜欢吃鱼。

    嘿嘿嘿~

    果然苏墨听了眼睛一亮的同时,脸上又瞬间带了纠结和困扰,顿时可怜巴巴的看着爷爷。

    ——他喜欢吃鱼,尤其喜欢吃小叔叔做的鱼啊!

    “不行!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你别给他求情。”后面稍做停顿后冲苏简说话的语气,和对着苏墨说时完全不同。轻飘飘的斥责里没一点分量。

    看得苏墨在一边又忍不住睁大了眼。

    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见苏爷爷扭头瞪向自己,“还不快回你的房间?!”

    “爷爷!”

    ……他想吃鱼啊……

    “快去!”

    苏墨吸吸鼻子,垂头丧气的往楼上走,上楼梯上至一半时委屈的吸吸鼻子回头,恰好看见正给爷爷打下手的苏简抬头看来。

    四目相接后,对方得意洋洋的趁着爷爷低头摘菜没注意,冲他无声的摇头晃脑略略略。

    “……”不知为何,明明平日里都是苏墨对苏简做这样的表情,今天角色一颠倒后,让苏墨感到无比心塞。

    同时心中也升起了小小的疑惑来。

    平时做这个表情的自己,……又这么讨打吗?

    苏墨吸吸鼻子,委屈巴巴。

    教育熊孩子用什么方法?

    一,能动手就别动口,但要是言语攻击也能深深的伤害到对方,可怀着“探索与发现”的精神尝试一下心理伤害和身体伤害的双重混打模式。

    二,比对方熊,可破一切。

    在朝堂上,敌国战场上。加在一起熊了近十年的镇国公……呲牙一笑。

    小样儿。多少军痞老油条拜倒在她这个老将军手上?

    就凭你个丁点儿大的小豆丁?

    哼哼哼~

    苏简:︿( ̄︶ ̄)︿

    ————————————————————————————-

    虽说自家爷爷说了不让苏墨吃午饭,但苏简毕竟算是“过来人”,深刻的理解什么叫“打在儿身,痛在爷心”这句话的意思。

    犹记当年庞家的小胖墩儿被她拐着在上元节玩儿到半夜,才给人送回太师府时,庞太师就充分的印证了这一点。

    以为小孙孙不小心走失,就差要报府衙并排府中家丁寻找,却听见小孙孙自己回来了,火急火燎迎出来一看!

    好嘛,原来是镇国公这个老小子。

    顿时庞太师的脸色就从“喜迎带回小叔孙的恩人”,瞬间切换到“劳资打不死你这个拐了我乖孙的老王八蛋”。

    跳出门槛就要蹦过来,苏简都准备接招了,谁知道小胖墩挡自己前面了。

    然后老不正经的镇国公,就站一边看了一出“虽然我知道爷爷您和镇国公不和,但是孙儿和他相处后觉得他人还不错”和“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乖孙你不要被这个老王八蛋骗了,你这样本太师我的心好痛好痛,啊呀呀呀!”,的家庭情感剧场。

    总之最后原本应该打在苏简身上的一拳,就不小心因为庞太师冲过来时,右脚绊左脚,一个俯冲就要打中庞府小胖墩的小肥脸。

    那一瞬间太师脸上流落出比小胖墩儿还痛的表情。

    好在苏简眼明手快一手拎一个给揪住了,估计庞小公子就要挂着小贱狗的黑眼圈,去参加童试了。

    所以当苏爷爷又一次不经意的看了眼楼上,约苏墨房间的位置后,苏简抿着笑放下碗,“爷爷,今天买的鱼分量满足的,我们三个人又吃不完,要不我去叫小墨下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