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感到痛苦的考试终于来临, 但在痛苦之后就是美滋滋的的寒假。所以说作为龙的传人, 对于给一棒槌赏个枣儿的经验,那是从小就在反复巩固和学习的呀~~╮(╯▽╰)╭

    这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的真实写照吧。

    假期时间, 各自都有要做的事, 大部分是旅游走亲访友之类的, 宋胤也不例外, 毕竟是宋家的独苗,只是学校那种程度的学习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放假后就直接飞了国外。

    傅原也是一样。

    至于苏简?她可爱的爷爷被老部队的陈二狗兄弟, 用花言巧语使其答应了在部队呆段时间的不明智决定,结果就是苏简和苏墨也被当做顺带的给一起捆绑式销售了。

    家里留小叔叔笑眯眯目送爷孙三人,说会好好准备年夜饭等他们回来的。

    这话一出连苏简都忍不住一愣。

    ……从现在到大年,那还有足足半月的时间啊!!

    我的亲爷爷唷~~~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打算考虑一下刚逃离了学校没两天, 可怜孩子们的感受吗?

    嗯?

    嗯嗯嗯???

    苏简冲前来接人的凌峰队长笑得一脸可爱, 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好。好。的。让他感受一下“痛并快乐着”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务必达到触及灵魂的深度。

    就是有点儿可惜,现在的自己武力值不是很行。

    镇国公遗憾的吧唧吧唧嘴。

    ————————————————-

    到了地方后, 果然除了经常见面的陈爷爷外, 还有另外一队人等在那儿,笑嘻嘻的叫着苏老爷子后,又冲凌峰敬礼, 纷纷喊着“队长” 。对于苏简和苏墨则是投以好奇和观察的眼神。

    一看就知道是凌峰的兵。

    苏简扫了一眼,只认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娃娃脸, 和后来跟着凌峰来学校找她的李海。

    “苏老师, 学员都在里面等着了, 要不先上课?”陈爷爷和苏爷爷寒暄两句后笑眯眯的对苏简说,惹得她一愣。

    “……这段时间不是没安排课程嘛。”苏简一脸懵。

    “这不是人都已经来了嘛。”陈爷爷笑嘻嘻,“你放心,你爷爷我陪着,小墨嘛……凌峰的队员陪着!就两小时,上完了刚好吃饭。”

    “……”您比我油啊……

    苏简默默无语。顿时觉得自己区区三年的老兵油子算什么?面前的人的军龄可比自己多十几倍!

    ……是她输了。

    苏简默默,呲牙笑得额冒青筋,“……行。我也觉得现在干劲满满呢~”

    来来来,今天必须来套全盘的沙盘推演才行!

    啊呀呀……好生气。

    <( ̄ ﹌  ̄)>

    ————————————————————-

    等苏简大杀四方,杀得众叔叔伯伯爷爷片甲不留兼傻眼后,又再次神清气爽的做着战后总结。

    她能教的也不过是不断通过沙盘推演去锤炼众人的战略思维,现在不比从前,即便是实弹演习等,也不过是和熟悉的人打,一旦对战得久了,加上平时和对方的接触、交谈,都会或多或少的猜到对方的一些部署习惯和惯性。

    一旦产生这种固性思维时,再想改变就会显得困难。

    所以,与其说苏简是在教众大佬战略思维,不如更正确的说,是在开发众人在战略思维上的创造性。

    不断的开拓和激发他们的新思想,发现新的方法,即便是错误的,但如果是妙招,也会被单独拎出来进行讨论。

    这是苏简的优势,她曾经的军旅三年大大小小打的仗加在一起,也比在场所有人打过的要多。

    她有的是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

    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年,还有人因为玩某类游戏玩得非常好,被特招入伍的原因。

    当你某方面的才能已经顶尖到成为全球一个巴掌都能数得上来的人物时,你就会被人趋之若鹜的对待。

    比如说苏简。

    等从一群大佬中脱身时,其实已经过了饭点,好在人提前有预留,所以苏简到食堂时除了有热乎乎的饭菜,还有正和凌峰的队员一起玩耍的苏墨。正不知因为什么在拌嘴呢,见到门口的苏简,跟看见救星没两样的朝苏简大喊。

    “姐姐!”

    等走近了苏简一面坐下一面双手接过苏墨推过来的保温桶,说完谢谢才打开。

    胡萝卜烧排骨、清炒土豆丝、冬瓜丸子汤和一份米饭。丰富又美味。

    旁边凌峰还在说,“不够再填,后厨说他还能给你做个灌汤饼。”

    “谢啦。”苏简笑嘻嘻,扭头看见苏墨嘟着嘴斜眼瞅她,似乎再说“我委屈你不哄我吗?!”的架势。

    眨巴眨巴眼后,扭头先喝口热乎乎的汤。这天气冷啦~热腾腾的饭不赶紧吃是想吃凉的吗?

    唔唔唔,排骨好好吃。

    苏墨见自家姐姐不理会自己,委屈就没了,一脸懵好嘛。看着大口吃饭大口喝汤的姐姐,一脸“不哄我就算了”的小可怜模样。

    再过会儿苏简时不时喂颗肉丸子,夹块排骨,也就差不多忘记刚才的事了。现在正抱着苏简的汤喝得开心。

    这模样看得旁边的凌峰等人好笑得很。

    小孩子就是这样,气一会儿转身又开心了。

    等苏简吃完饭,和凌峰一行人一起从食堂出来后,凌峰才笑着问,“……你不想问问小墨是因为什么生气啊?”

    “因为什么?”苏简从善如流。倒是弄得凌峰一愣,摸摸鼻子。

    旁边的短发女生之一开了口,她代号鸽子,长相甜美可爱,苹果脸总显得要比实际年龄小几岁,所以队里的其他人都挺宠着她。加上自身爱优秀,家里人也宠,有些娇气也很正常。

    “是我和小墨斗嘴呢。”鸽子说,“我们聊到上次你们学校组织去秋游玩儿cs的事,听小墨说,最后是苏小老师你一个人潜伏过去将对方的‘将帅’给端掉了?我们两说着说着就说到,以现在的设备,是不可能办到的,所以就和小墨逗了两句嘴,不好意思啊?我就是逗你玩儿呢。”

    后面那句是对苏墨说的,苏墨听了,娇气一哼,“勉强原谅你。”顿了顿,抬头看苏简,“姐姐,是真的吗?”

    “差不多吧?”苏简也不是很清楚,毕竟她所拥有的是古代的战术和方法,对于现在的很多东西,却并不是怎么了解。

    毕竟本身也不是个军事迷,现在所知道的,都是通过到这里来沙盘推演时,听大佬们科普的。

    “不过听说不是有躲避热源追踪的反侦察手段吗?这个也不行?”苏简这句话是问的凌峰。

    “是有,但是也并不是特别的容易,需要进行特殊训练才可以。”凌峰回答,“不过现在有反热源设备,所以只能说看哪方更高明吧。现在的战斗,更多的是科技的较量。如果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想赢,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的。”

    苏简听了,点点头。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说,“说起来,……我以前看电视有见过演员在野外作战时,还拿着一个类似平板的东西才能确定敌人的方位,或者行进路线,这是真的还是艺术加工?”

    “这个嘛……”凌峰想了想,笑,“一半一半吧。”

    得,不能说。

    苏简耸耸肩,表示明白。换了个话题,“不过先不说真假,我个人是挺看不上这种完全依赖科技和设备的作战的。每次看都让我想起某国最喜欢在电影里表现的孤胆英雄了。但其实离开那些装备,就一点办法就没有了。”

    原本只是单纯的闲聊,不知为何却刺激了旁边鸽子的神经,皱着眉就插嘴进来,“苏小老师,这个你就太小看我们了,即便是没这些东西,我们一样能顺利作战你信不信?”

    有些得意,骄傲,还有细微的挑衅感。

    兵有傲骨是件好事,说明不服输,能吃苦,会自己自动自发的去学习汲取新的事物和理念。但却不能有傲气,容易意气用事不说,也显得有些浮躁。

    比如现在给苏简的感觉。

    苏简听了,先没说话,反而是扭头看了凌峰一眼,却对上对方并不准备开口,但带点深意的眼眸。

    顿时多少有点明白他是想干嘛了。

    刚好苏简自己也无聊,所以这个磨刀石,倒是能做得的。

    “鸽子姐姐。”苏简笑着说,“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大家都带最简单的装备,给我半小时的提前逃跑时间。然后你们来抓我,在规定时间内抓到我就算我输。没抓到就算你们输,怎么样?”

    “行啊!”鸽子等人听了,看看旁边明显事不关己的凌峰队长,一口答应下来,“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输了……”苏简想了想,把苏墨往前一推,“我就把我家小墨抵押在这儿了。”

    “……???”苏墨听了,懵。

    “行!到时候,让你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一起晨跑。” 鸽子弯下腰,刮了刮苏墨的鼻子。

    “……”

    苏墨听了,继续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