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逸尘目前的实力,若是跟七级战皇一对一的较量,拿下对方的可能性不大。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或许有纠缠的机会,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各种手段对对法施以打压,却无法阻止对方的逃离。

    然而,被焰赤折腾得精疲力尽,并慌乱逃窜的那位七级战皇,根本就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对付逸尘。

    轻敌之心多少有一些,更多的是逃跑心切,只要不被焰赤缠上,那里会在意逸尘的主动进攻。

    不过是五级战皇而已,手段再强也不是七级战皇的对手。

    但是,心里的念想还没来得及传入大脑,这位七级战皇就已经没有任何生机了。

    循环之气不仅能有效地轰伤对方,其中蕴含的死光能量,足以迅速的剥夺生机。

    这位七级战皇没被实力最强的焰赤斩杀,却丧命于逸尘之手,临死之际轰伤一脸的不甘。

    “你们别过来,我一会儿就完事了。”小鱼儿摇着尾巴,对大牛和小蝶说道。

    对付这个七级战皇,小鱼儿一直都没有感觉到有多大压力。

    在不确定对方是否蕴含魔气的时候,小鱼儿还能抽空对另外几位对手弹出蚀骨毒泥,就说明他占据了优势。

    现在,更是将优势扩大到胜势,只要继续保持高压的态势,胜利不可动摇。

    唯一让小鱼儿不爽的是,对方凝神应对,即便处于败势,也基本没有性命之忧。

    同境界的较量,除非实力差距太大,或者谁也没有逃跑的念头,否则,一方可以获胜,却未必能留下对方的性命。

    小鱼儿当然不愿意让对方逃走,便借着下方沼泽地带的天然优势,力求斩杀对方。

    万一大牛和小蝶搅和进来,以这二位的战斗经验,极有可能被对手钻了空子,瞅准机会逃之夭夭。

    若果真如此,己方将会面临更多的危机。

    飞升者联盟的七级战皇尚未现身,必须消灭眼前的敌人,才有精力应对下一轮的战斗。

    无论是断臂老者还是眼前的这位,焰赤和小鱼儿都不会轻易放过。

    如果是单纯的切磋,焰赤和小鱼儿早就获得了胜利,可涉及到生死相搏,结果就没那么轻松了。

    噗噗~~

    小鱼儿咧嘴,将水泡吐出,一连串透明的水泡,在空中逐渐形成了一个链条般的圆圈。

    一个个小水泡挤在一起,彼此容纳,变成了越来越大的透明水泡。

    “呃……”小鱼儿的对手,意识到不妙,想要避开已是不及。

    作为四位中实力第二的七级战皇,这位虽然处于败势倒也没有太过慌张。

    倏~~

    猛地将身形往空中一窜,试图以拔高的方式,将还没完全形成大圆圈的水泡让开。

    只要脱离了水泡的中心,就能给自己带来安全,并有机会实施反击。

    呼呼~~

    水泡的提及急剧加大,在对方将要脱离之际,忽然释放出一道白色的光芒。

    并没有什么巨大攻击力,只是在对方的眼前闪了一下而已。

    “啊!”

    但是,这一闪让对方受到了干扰,拔高的速度有所下降。

    便是这电光火石之间,小鱼儿的水泡凝聚成型,恰巧将对方笼罩其中。

    “缩!”小鱼儿摇头摆尾,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小鱼儿的催动,偌大的水泡很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唰唰~~

    不甘受困的对手,在水泡中上蹿下跳。

    使出了浑身解数,依然没能冲出水泡的笼罩。

    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样,无论他如何施展手段,水泡似乎都不会直接抵抗。

    而是根据对方的能量攻击方向,可能受力的那一方,瞬间无限制的扩大。

    等攻势区域尾声,能量逐渐消散,便又快速的缩小到之前的样子。

    不仅如此,趁着对方攻击的间歇,水泡进一步收紧,把对方的活动空间压缩到最小。

    “老大你看……”大牛闲着没事,饶有兴致的看着小鱼儿表演,并指给逸尘看。

    小鱼儿拒绝了大牛的帮助,焰赤当然也是坚持一个人搞定断臂老者。

    逸尘和小蝶大牛,忽然间变成了不受待见的闲人,除了观战以外没啥可干的。

    实际上,观看这种级别的战斗,对逸尘大牛以及小蝶来说,获益不亚于实战。

    大牛和小蝶晋升不久,主要是靠血脉之力而非实打实的战斗或者修炼,即便稳固了境界,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适当地进行历练,对大牛和小蝶颇有益处,而观看高层次的战斗,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

    对于逸尘而言,经验并不欠缺,但高阶战皇的能量催动以及攻防节奏转换,都是需要加深了解并参考学习的。

    “这家伙要被水泡憋死,小鱼儿很残忍啊……”没等逸尘说话,小蝶噘着嘴说道。

    斩杀对手特别是敌人,在小蝶眼里属于正常战斗,这些天她和大牛以及银狮三兄弟,在沼泽地带的对岸都击杀了不少强盗。

    但是,像小鱼儿这样利用水泡的阻隔和压缩,想把对方活生生的憋死,在小蝶看来确实残忍。

    “即使是这样,这家伙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逸尘没有纠结残忍与否,只是希望小鱼儿快点完工。

    一共四位闯入的七级战皇,被逸尘侥幸的弄死了两位,小鱼儿的对手也是迟早的事儿。

    就剩下断臂老者还在努力支撑,虽然焰赤稳占优势,可斩杀还要更强的手段。

    “黄供奉你个老王八蛋,坑死老子了!”断臂老者忽然怒吼起来,声音极为响亮。

    如果黄供奉在方圆十里之内,一定能听见他的声音。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穷途末路的断臂老者,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眼见着同伴相继丧命,自己又无法脱困,若是继续下去,焰赤的烈焰早晚要把自己烧死。

    看似完美的计划,偏偏在执行起来遇到了困难,说好的援兵迟迟不能出现。

    断臂老者知道,逸尘轰杀两位七级战皇,更多的是意外,并非真正的实力体现。

    但是,这种意外中蕴含着一定的必然,特殊人物果然非同一般。

    不再有半点捉拿逸尘的想法,断臂老者只想等黄供奉前来解救自己。

    至于能不能拿下特殊人物,对断臂老者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哪怕是趁着黄供奉对逸尘出手,自己找个机会溜走,也好过被焰赤死死的压制住。

    “断臂,稍安勿躁,等我这边完事了,就来帮你……”黄供奉的声音传来,在场的所与人都听得明白。

    “好强的实力!”小鱼儿两眼一翻,嘀咕道。

    即使只有一道声音,却已经暴露了黄供奉的实力。

    虽然也是七级战皇,但对方的实力应该比小鱼儿自己要强,说不定连焰赤也难以搞定。

    一念至此,小鱼儿对水泡圆球的收缩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焰赤同样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不是断臂老者而是黄供奉。

    凭感觉,焰赤并不会惧怕黄供奉,但是自己手上的对手尚未轰杀,若是黄供奉加入,恐怕有扭转战局的危险。

    嗡~~

    焰赤的本体散发出一道道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随着身体的扩大,焰赤泄露出来的气息,也在进一步攀升。

    “啊……”刚刚有了欣喜的断臂老者,被焰赤这一下给吓着了。

    这家伙居然动用了禁忌秘法,拼着对自己伤害极大,也要将对手轰杀。

    断臂老者心里一凛,赶紧将自己的那条断臂高高举起。

    轰~~

    一股滔天般的能量,从断臂处轰然涌出。

    断臂老者的气息也在急剧的攀升,虽然距离焰赤的差距不多,但他的心里却是极其苦涩的。

    焰赤动用火龙血脉之力,受到的危机是能量反噬,而断臂老者的气息攀升,则需要燃烧生命之能。

    一个是拼着受伤,另一个是冒着生命危险,两相对比,显然是断臂老者吃亏。

    但事已至此,断臂老者只有豁出去了。

    焰赤想快点轰杀对方,以便留出时间和精力对付即将到来的黄供奉。

    而断臂老者勉力支撑,是想坚持到黄供奉出手,给自己留下性命。

    之前一直没有使用,是因为断臂老者不希望把自己的最后手段用出来。

    一旦燃烧生命之能,即使侥幸逃出去,也要面临各种伤害,境界可能跌落,能量会加速消耗。

    随便哪一种,都会给自己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若是有人趁机发难,结果更加恶劣。

    断臂老者不知道该谢谢黄供奉还是要恨他,要不是对方的一声吼叫,焰赤就不会产生危机感,自然用不着如此拼命。

    相反,要是没有黄供奉帮忙,断臂老者也只能被焰赤压制,最终还是会面对生死选择。

    这二位由于黄供奉的吼声,各自将自己的最强手段使出,也把局势引向了无法善终的境地。

    逸尘则皱了皱眉头,暗中传音给骁机:“老骁,做好准备!”

    骁机几乎没有参战,却呆在小岛上密切的关注着战局的进展。

    对于可能出现的状况,逸尘早就有了仔细的部署,而骁机便是执行计划最重要一环的关键人物。

    “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吩咐呢。”骁机的声音很镇定,逸尘听了也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