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春来,花落花开,八年眨眼过去了。

    “沙沙沙~”

    天陆界神铠城内,一道人影走了进来,他看到陆人皇和陆羚两个坐在,笑眯眯说道:“两位今日怎么有时间来着坐坐?”

    陆人皇笑着说道:“望山,现在陆盟没有大事,你这边才是大事啊。最近情况如何?这一万人都来了十年了吧?突破情况怎么样?”

    “还不错!”

    祁望山取出一个册子,看了一下说道:“来的时候最高才是五劫,普遍都是三劫四劫,现在已经出现一个帝级了,六劫达到一百三十多个,五劫达到两千七八多,剩下的全部都是四劫。”

    “哦?”

    陆人皇这段时间在忙其他事,很久没有来过问这边了,所以并不知道情况,他一听顿时满脸愕然,问道:“居然那么快就有突破帝级的了?”

    “是啊!”

    祁望山满脸笑容说道:“这还是一个不足三百岁的小年轻,是飞火大陆一个家族的子弟,天赋绝伦啊。我看他很有希望突破圣皇,是现在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

    “重点培养没问题!”

    陆人皇摆手道:“不过不要培养成那种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也不要怕他出事,必须要的磨炼要配合。我们宁愿要一群战力高强的六劫,也不要一个养尊处优,没有太强战力的帝级。”

    “这个你放心吧!”

    祁望山点头道:“我有足够的耐心,我不会只看境界的,战力才是最核心的标准。那群脱离死神的武者在东南边创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叫地狱。那边的长老我们已经打好招呼了,我们的武者会经常拉过去接一些小任务的。还有部分武者,已经选送去我们死神的杀手部门,让他们去其余的星域出任务,一是增长见识,第二是多经历生死之战,磨炼战力。”

    “去看看吧!”

    陆羚想了想说道:“要不组织一场对抗赛?看看现在普遍的战力?”

    “当然可以!”

    祁望山点了点头道:“这样的对抗赛,我们经常组织,而且都是见血的,很多次都有武者重创。这边准备了上好的伤药,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你们先坐一会吧,我去安排一下。”

    祁望山出去了,半个时辰之后那边安排好了,是在一个秘境内比斗的。陆羚和陆人皇进去后,里面比斗已经开始了,而且还是很多组在开战,这个秘境挺大的。陆羚和陆人皇神念一扫,发现有几十对武者正在比斗,还有几个小队正在对战。

    “参见两位长老!”

    陆人皇和陆羚都是陆盟的长老,胸口挂着长老徽章,而且这两位一位是陆离的老爹,一位是陆离的姐姐,他们敢不尊敬吗?陆羚在很多男子心中还是女神啊。

    有很多年轻武者,包括祁家象家霍家尹家的公子都对陆羚有想法。这一位境界突破了帝级,气质高雅,气度无双。最关键是陆离的姐姐,还是陆盟的实际管理者,如果能迎娶陆羚,那将一下鲤鱼跃龙门,身份地位陡然就拔高了。

    可惜,陆羚一个都瞧不上,那么多年了无数青年俊彦都追求过陆羚,甚至黎蛊还搬出了黎家强压陆家,准备强娶陆羚,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黎蛊还被杀了。

    陆人皇也有些着急了,虽然以为陆羚的境界这个年纪也不算大,但也应该嫁人了。不可能一直孤老下去吧?只是陆人皇提了几次,陆羚都直接拒绝了,让陆人皇愁得不行。

    陆人皇倒是听到一些传言,据说陆羚喜欢的是陆离,陆离对陆羚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对于这一点陆人皇倒是也不反对,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毕竟不是亲姐弟,并不存在*什么的。可惜陆离和陆羚都没有任何进展,他也不好去多说什么。

    陆人皇和陆羚观战了一下午,都很满意。祁望山这十年来倒是没有偷懒,整体武者的战力都不错。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在几十上百年后将会诞生一群帝级,这些帝级将会是陆盟的中流砥柱。

    “第二批天才什么时候到?”

    陆人皇望着祁望山说道,后者想了想说道:“快了,据说那边已经召集好了,估计最多一年就能送过来。”

    “行!”

    陆人皇点头道:“以后这一块的事务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有什么困难和我们说。我希望在几百年之后,我们这边的帝级能诞生一百个。”

    “一百个?”

    祁望山一怔,随后点头道:“应该有可能,唉……没想到啊,我们自己成不了帝级,却有机会培育几百个帝级,甚至圣皇出来,这些事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祁家以前有一个帝级,轮回大帝。那时候轮回大帝战死,祁望山和整个祁家都感觉天塌了,感觉祁家以后怕是很难有崛起之日了。

    现在却没想到,祁望山有机会培育出几十几百个帝级,甚至有希望培育出圣皇。这事若是轮回大帝在天有灵的话,怕是能含笑九泉了。

    三人回到了城堡内,祁望山叫下人上了茶水之后,问道:“最近外面的局势怎么样?有没有新鲜事发生?我在这情报闭塞,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陆离出来过没?”

    “离儿一直在闭关!”

    陆人皇解释道:“他之前说了,这次闭关甚至可能会达到几十年,他应该在修炼什么强大的法则真意。不用管它,他该出来就会出来。死神内部新鲜事?这个倒是有,岡族有一个公子好像犯了事,被裁决堂重判了,要囚禁一万年。”

    “一万年?”

    祁望山一怔,这年轻公子正是骚包的年纪,岡族现在也是天乱星域第一大族,将他关起来一万年,这怕是还没出来就疯了吧?祁望山连忙问道:“岡族没意见?”

    “有意见也得保留!”

    陆人皇笑眯眯说道:“本来如果不是岡族的公子,还不如判得如此重的。正因为是岡族的公子,其余族群才会联手起来打压的。”

    “裁决堂十二票,一个势力一票,岡族虽然找了一些种族,但是只是得到了三票。当初可是商议好的,裁决堂那是最高审判,不得驳回,所以这公子只能被关起来,还是关在一个很危险的秘境内。”

    祁望山懂了,这是岡族有点飘了,尤其是岡族年轻一代,以为岡族取代了魇族成为了霸主,所以四处惹是生非了。

    其余大族却通过这件事告诉他们,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不是单一霸主的时代了,而是十二个霸主共存的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