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间里的这个男人,低着头仔细地看着这个突然闯入,被他一拳打晕的年轻女人,心里无比激动,自语道:“你这是自动送上门来的,我不玩了你,就有损男人的名头。. .”

    他一双贪婪的眼睛,从紫薇的脸上一直往下扫视,等看完之后,他不由地咽了咽口水:“真不错,既年轻又漂亮。”

    于是他蹲下身子在紫薇的身体上闻了闻:”华天成的艳福不浅呀!这个女人是谁呢?她找华天成要干什么?“

    这个男人走出门口,站在二楼往大门口看了看,也没有发现有人要来的迹象,便快速走进房间里,将紫薇抱到华天成的床铺上,然后就动手去脱她的衣服。然而,今天紫薇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运动服,腿上穿了一件蓝色瘦腿牛仔裤。她脱了好一会,就是脱不下来,急得他满头大汗。

    突然紫薇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这个丑男人的脸上:“畜生,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来找华天成,不就是让华天成睡你吗?你个贱女人,还敢在我的面前装纯情。”丑男人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骂道,他冷不丁就被这个女人给搧了一巴掌,心里的怒火就蹭蹭地往上冒。

    “啪——”这个丑男人,狠狠地在紫薇的脸上回了一巴掌,怒声吼道:“赶紧自己把衣服脱掉,让我玩好了之后,就会放了你。否则,今天我用刀把你漂亮的脸蛋,一点一点地划掉,让你永远不能见人。你想从我的手里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这话,丑男人便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把刀,在紫薇的面前晃了晃。

    紫薇挣扎着想站起来,被这丑陋的男人给一把推到了。紫薇看着寒光闪闪的刀子有些害怕,但是他不想就这么被这样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给玷污了。她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他会在华天成的家里钥匙呢?他的钥匙是华天成给的,或者他就是一个来这里偷东西的小偷?

    一连串的问号在紫薇的脑海里闪现。紫薇在心里默默地呐喊:华天成——你快回来救我——我是你的女人,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给玷污了。如果被这个臭男人玷污了,我还不如死算了。丑男人一看紫薇在磨蹭时间,就有些着急了。他右手拿着刀子,左手就开始去解紫薇上衣的扣子,紫薇突然大喊:“华天成——”

    “你就好好叫吧,他今天正在人民医院给一个病人做手术。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乖乖从了我,别惹我发怒。“当这个丑男人刚说完这话,紫薇一咕噜从床铺上爬起来,就往门口跑。他突然眼睛一眯,嘴里念了一声咒语:“天女撕花——”随着话音刚落,紫薇上身的衣服瞬间就四分五裂,连里面的罩都掉了。

    紫薇吓得浑身发抖,在尖叫的同时,用自己的双臂交叉在前面,挡住了关键的部位。

    看到紫薇满脸羞红,很狼狈的样子,这个丑男人便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我看你是要顾上面,还是要顾下面。“

    紫薇直接哭着蹲下了,她万分惊恐地回头看了看这个丑男人,他穿着古怪,好像不是地球上的人一样,头发散乱地披在头上,双眼发出阴狠和贪婪的光芒,紫薇就像被蝎子给叮了一下,哭喊道:“我再……也不喊了,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大叔。”

    “叫我大叔,你叫我爷爷都不行,我今天非在华天成的床铺上办了你不可。我要让华天成把肝都给气炸了。哈哈哈~”

    紫薇这次这知道,身后的这个男人,不是华天成朋友,而是他的仇人。于是紫薇的脑子快速地转动着,现在华天成在医院里给病人做手术,不可能来救她,她只有自救。她现在不可能光着身子跑出去,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今天高高兴兴地来,会遇到这样恶心的事情。

    当这个丑男人再次将紫薇抱到华天成床铺上时,紫薇这次没有挣扎,而是一脸媚笑地说:“你快脱衣服吧,不然猛然上来一个人敲门,我们啥都没有做,还把我的名声坏了。要干就赶紧地吧!”

    一听紫薇同意了,丑男人乐得脸上笑开了花:“你早这样不就得了,何必让我把你的衣服都给用功力弄坏了。好吧,我也不磨蹭了。“说完这个丑男人就当着紫薇的面脱衣服。

    就在这个男人的裤子刚落到腿弯上,笑着向她扑来的时候,紫薇的脸色猛然一寒,她用了最大的力气“咣”一脚,就踹在了丑男人的命根子上,丑男人脸上表情扭曲,夹着双腿慢慢地蹲在了地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怒声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今天……要杀了你——”

    紫薇一把扯出床单披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就要跑出去,可是她还没有跑出两步远,就被丑男人用功力把她给吸了回来。

    丑男人两把将披在紫薇上身的床单给撕得粉碎,眼神中发出了要杀人的寒光。这时候的紫薇,猛然看到自己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就跑过去赶紧捡起来,刚找到华天成的号码,拨了一下就听到华天成在那边喂了一声,紫薇就大声喊道:“我在仙医阁,救我——”紫薇还没有说完,她的手机就被弓着腰的丑男人给抢走了,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丑男人没有想到紫薇会给他来这一手,他有些麻痹大意了。此刻他要狠狠地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他忍受着疼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将自己的裤子提好,然后冷冷地看着紫薇吼道:“你跑一个我看看?我水神仙尊要是连一个年轻女人都制服不了,我还有脸在天界混?”

    水神仙尊一把就捏住了紫薇的脖子,紫薇瞬间就感到自己的呼吸不畅通了。他她赶紧用双手去抓水神仙尊的左手,突然一把尖刀捅向了紫薇的心脏。紫薇的眼睛一瞪,一股鲜血就喷在了水神仙尊的脸上。

    他擦了一下脸上的血,然后松开手后,紫薇便倒在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