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清之还在想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时, 任雨晴参演的《影色》已经悄无声息的开机了。ωヤノ亅丶メ....

    《影色》选在了临近城市的影视基地拍摄,车程三个小时,在郊区搭了一片延绵不绝棚子,一眼看过去颇为壮观。

    开机仪式相当热闹, 前坪搭了台子,猪头肉和瓜果花生摆得满满当当的, 热闹得好像在过年。

    任雨晴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作为女主角,她不参与肯定是不可能的, 因此, 她现在正缩在后排, 抓着一把瓜子磕个不停。

    安安一边帮她看着前面的动静, 一边问她:“什么时候过去啊?等会晚了就看不到了。”

    任雨晴一点都不着急,导演肯定要等吉时才开嘛,不然他搞这么大阵仗干嘛呢?新时代了,好些人都不信这个了,但这个导演显然挺信这一套的。

    任雨晴磕着瓜子, 说:“离十点还差半个小时,不急, 等会他们都到了我们再过去。”

    这时候去了前面那块, 免不了被媒体拉着问东问西, 可是如今她是实打实的话题女王, 连跟闺蜜吵架都能上热搜都那种, 根本不缺新闻。

    想到跟她吵架的“闺蜜”霍清之小姐, 任雨晴不由得抿紧了嘴唇。

    自从她去霍清之家里做过客后,霍清之好像整个人都变了一样。

    以前没事绝不会主动给她发消息的霍清之,现在也会主动问问她近况了。

    试镜那天的那场雨,似乎真是有温度一般,把她们的关系从冰点拉了回来。

    任雨晴心想,霍清之这是想跟她做朋友吗?

    她确实对霍清之说过,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这确实是给霍清之一个重新跟她做朋友的机会,可是霍清之会不会太热情了一点?

    这样一点都不像她啊……

    这种感觉让任雨晴觉得好担忧。

    她一点高兴都感觉都没有,以前跟霍清之交往都时候,她真都觉得霍清之太冷淡了,简直冷淡得令人烦恼,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但是现在霍清之变得热情了一点,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任雨晴觉得这个会在下雨天来接她,请她去家里做客,给她主动发消息的霍清之,跟她曾经喜欢过的霍清之有点不一样,那她要怎么看现在的霍清之呢?

    任雨晴磕着瓜子,半天也不说一句话,让安安有点着急,马上就要开机了,可任雨晴看起来很消极怠工啊。

    安安不由得拉拉她的袖子,提醒她:“还有十五分钟。”

    任雨晴哭笑不得,她不过是发了几分钟的呆,安安以为她在想什么?

    “好啦好啦,”任雨晴将没磕完的半袋瓜子塞给安安,“我这就过去了。”

    任雨晴朝着开机仪式的舞台走去,安安跟在她的背后,走着走着,安安忽然发现任雨晴好像变了一个人。

    刚刚她那种懈怠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气势,安安只知道任雨晴一旦进入了片场,就会成为那个角色,可她还不知道任雨晴在开机仪式上也这么有气势。

    也是嘛,她是女主角呀。

    安安忽然就松了一口气,虽然任雨晴最近因为霍清之的事情一直奇奇怪怪的,但是只要有戏拍就好了吧?

    安安可不想再看到任雨晴没精打采的样子了。

    十点钟,开机仪式准时开始。

    大红布帘被掀开,露出里面金光闪闪但《影色》两个大字,舞台上方挂着红底金字的大横幅“热烈庆祝《影色》顺利开机!”,桌上的猪头肉被一刀砍开,先给祖师爷敬上一碗,又倒了烧白酒,整个开机仪式呈现出一股上个世纪的风味。

    任雨晴适应良好,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导演倒完白酒,她立即跟着手腕一翻,将白酒倒进土地里,嘴上跟着念了一句:“谢祖师爷赏饭吃。”

    年过半百的导演递过来一个赏识的眼神,小姑娘看着年纪不大,但规矩倒是做的好,旁边几个年轻人就不行了,现在还一脸懵,端着酒杯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实在怪不得那几个演员,进入了新世纪以后,这套港片做派渐渐被遗忘,当代的开机仪式,大家轻轻松松的拍拍照剪剪彩就好了嘛,整这些东西干嘛,重点是媒体采访要好看。

    闪光灯咔咔亮成一片,几个主演如梦初醒,纷纷学着导演的样子把酒给倒了,气氛这才活跃起来,剪彩之后就是媒体采访了。

    今天来现场的媒体挺多,乌泱泱的一大片,一看到了采访时间,纷纷向着任雨晴递话筒。

    “雨晴,这次当《影色》的女主角,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观众说?”

    “雨晴这次接拍《影色》,和以前角色类型相差很大啊,是不是想转型?”

    “雨晴拍了好几部电影了,以后还会发唱片吗?”

    问题一个接一个向着任雨晴砸过去,令导演也忍不住在心底惊叹了一声。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演技这么好,长得也标致,这么看人气还挺高的?

    他很少关注娱乐新闻,因此对任雨晴这样的流量明星完全没有印象,也幸亏是没有印象,不然是不是要选择任雨晴来演这个女主角,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在一般人看来,一部电影请流量明星当女主角,那铁定是不打算好好拍了,打算搞一下粉丝经济算了。

    任雨晴面对一群记者,却是不慌不乱,一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安安看着时间差不多,便悄无声息的上前,将任雨晴带出了采访区。

    安安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说话:“今天好多人。”

    任雨晴只能吃沙拉,此时咬着蔬菜叶子,看着安安的三明治里又是火腿又是鸡蛋,很是有点不开心。

    任雨晴:“是啊,这么多人采访我,我还是只能吃沙拉。”

    当明星好没意思,赚了这么多钱,连看别人吃个鸡蛋都觉得羡慕,任雨晴咬着菜叶子,盯着安安的眼神都是控诉。

    安安掏出手机看新闻,说:“要不是努力吃菜叶子,也没法这么红,你看看我这个体型有人喜欢么?”

    任雨晴:“你在普通人里算瘦子。”

    “嗯,”安安点点头,“所以不不普通的你只能吃菜叶子啦。”

    她一边跟任雨晴说话,一边运指如飞,给周佩发微信。

    安安:我们开机仪式结束啦,今天人好多。

    发完一条消息,还顺手发过去几张照片,都是今天在开机仪式上拍的。

    周佩收到她的微信,扭头对霍清之说:“《影色》开机了。”

    霍清之:“我知道。”

    她的朋友圈现在刷满了《影色》开机的消息,那个大红横幅的照片今天她看了不下十次,还有一次是任雨晴发的。

    任雨晴发的朋友圈相当简单,文字内容跟横幅文字一模一样,配上一个呲牙的表情,图片就是开机仪式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她自己的照片。

    霍清之盯着手机,一瞬间怀疑任雨晴是不是把她给丢进什么工作同事之类的微信分组了。

    她记得以前任雨晴发朋友圈语气活泼,还喜欢发自拍,什么时候成了这种商业营业的风格?

    要不是她困惑的去问周佩:“为什么一个人现在发朋友圈和以前发朋友圈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她还得不出分组这个结论。

    周佩顺着安安的话,打开自己的朋友圈,看见任雨晴的朋友圈后,明白了半个小时前,霍清之为什么会问那个问题。

    周佩伸手拍拍霍清之的肩膀,说:“哎呀,不一定是给你分组了嘛,你看,我看到她的朋友圈也是这样的。”

    霍清之飞快的问:“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把你也给分组了?”

    周佩愣了,好半天才说:“你说得好有道理。”

    对的嘛,要是任雨晴给霍清之分组了,当然也得把周佩给拉进来,不然霍清之拿她的手机一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霍清之低着头,心情很低落,她觉得以任雨晴的性格,参演了《影色》这样的电影,肯定不会这么平静的发一条这样的朋友圈,那肯定是把她给分组了。

    自己已经不是她最亲密的人了,或者说自己已经被挡在了她的世界门外。

    周佩还抱着手机在给安安发微信,但还是马上察觉到了霍清之一瞬间低落下去的情绪。

    周佩从手机里抬起头,说:“没事,其实呢,要是给你分组了,说明还在意你,实在不在意你了,谁管你要不要分组呀,这操作还挺麻烦的呢。”

    霍清之微微抬头,表情还是没什么波澜,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有汹涌的情绪在闪动。

    霍清之:“那我怎么样才能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给我分组呀?”

    周佩:“那你要问她自己才知道了。”

    霍清之:“可是我今天都没跟她说过话。”

    周佩:“今天还没说过啊?那正好去说话呗,你不是想跟她重新开始吗?我跟你讲,跟一个人谈恋爱呢,首先就是要跟她多聊天,最好每天都聊,就比方说我和……”

    说到这里,她顿住了。

    周佩忽然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每天都会和安安聊天!

    起初只是说说工作磕磕cp,现在是从早到晚无话不说!!!

    这这这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佩还没惊恐完,就听见霍清之问:“你和谁?”

    周佩:“没,我和我妈。”

    霍清之不知道她怎么忽然从爱情拐到亲情上去了,但她觉得或许只要是感情就总有相似之处吧。

    霍清之:“那我直接去问她吗?”

    周佩思考人生的那会儿,眼睁睁的看着霍清之拿起了手机,一副准备给任雨晴发微信的样子。

    她连忙阻止:“等一等,你铺垫一下啊!”

    霍清之茫然的问:“铺垫什么?”

    她一句“你是不是给我分组了”已经在输入框里了,听见周佩的话,又硬生生的停下了。

    周佩:“你直接问这个多奇怪啊!今天不是开机吗?你跟她闲聊几句啊。”

    周佩简直不敢相信,霍清之就这么直接打算去问任雨晴这种问题,想到她们以前还谈过恋爱,周佩觉得更不可思议了。

    在周佩看来,霍清之作为演员和老板都非常优秀,但是她在感情方面显然有障碍啊,跟她谈恋爱岂不是要把自己气死?

    任雨晴真是厉害啊……周佩由衷的赞叹了一声。

    霍清之听她说了之后,也觉得好像不太对。

    她从开机仪式跟任雨晴聊起,没想到刚说了几句话,任雨晴就不再回复了。

    霍清之看着手机,觉得有点难受,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以前的任雨晴,从来不会不回复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