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听到这一过程,对童大人派来的这位属下的手段也算是有所了解了,能治得住这两位,能力算是超凡了。ω δwww..

    “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不太好相与呢,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出手了。”

    甲小十之前也感受到了他们两个之间的氛围,有点无奈的表示:“其实您应该多信任童大人一点的,他不会派不合适的人来处理这件事,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挺不错了,至于他的观念,这也是童大人有意培养出来的,您应该也能理解吧?”

    吴用:“理解是能够理解,只是让我一下子接受还是有点困难的,接下来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相处呢。”

    甲小十:“您们应该不用相处太久吧?您不是明天就要回去了吗?”

    难道她有了其他的打算?

    吴用:“等龚大人他们好好休息一番后,我就去和他们商量一下这两位的事情,到时候他们要是愿意带上他们,那我们需要相处的时间就长了。”

    龚大人他们是要在外城做正事的,到时候便会带着他们一起去外城,相对来说,那边的保护会更加严密,内城相对来说人口还是比较杂的。

    甲小十不可能一直拘着他们在院子里,他们总要有一定的活动空间,等到了外城,他们可以尽管活动,不用担心遇上什么不长眼的人。

    甲小十被吴用的理由说的有点羞愧,自己这两天可不就是把人给关在院子里了吗?就怕他们出去受到点委屈,到时候自己就不好交代了。

    吴用余光注意到白大夫已经给他们检查完毕,便拉着甲小十过去询问:“怎么说?”

    王老大夫认真的表示:“挺不错,这两天饿这几顿算是做对了,他们原本的积食都消下去了,身体状况正在调整,倒是没有什么水土不服的显现,可以慢慢让他们吃这边的饮食了。”

    这两孩子虽然有点娇气,但适应能力还是挺不错的,普通大人都没有他们适应的快,比如现在还在吃药休息的那几位。

    甲小十小心的询问:“那要不要喝药?”

    他这话一出,那两孩子的目光就盯紧了王老大夫,显然没有人喜欢喝药,尤其是他们这种不能吃苦的。

    王老大夫和孩子们打交道的时间也不少,自家孙子小时候喝药是怎样一种状态他还记得很清楚,近的来说,简易兄弟两也是偷偷倒药被他抓到过的。

    “他们没有生病,连补药都不用喝,只要接下来好好吃饭,那就没什么事情了,对了,也要注意保暖,该添衣服就添。”

    他们这边的温度不是说着玩的,昼夜温差还挺大,不注意的话,也是挺容易生病的。

    两个孩子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愉快表情,觉得这位老大夫比宫里的御医好多了,那些御医动不动就开补药,他们都已经喝腻了。

    “我们一定好好吃饭,好好穿衣,到时候有空我们去找您玩。”

    据说他家有小孩子,他们也想和同龄人玩玩,到了这里之后,一直被大人们管着,他们现在可不想看到大人了。

    吴用有点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王老大夫家的孩子和他们可不算是同龄,到时候能不能玩到一起还不一定呢。

    她看了看时间,询问甲小十:“晚餐你准备了没有?差不多该让他们吃点休息了。”

    王老大夫往这边跑了一趟,也不该让他们饿着肚子回去。

    甲小十这会儿才注意到天正在慢慢的黑下来,连忙表示:“我现在就去准备,你先帮我招呼他们一下。”

    吴用点点头:“行,你快去吧。”

    他作为这边的主人,确实该好好管好他们的饮食。

    她转头看向王老大夫,他已经在哄着那两个孩子跟他下棋了。

    她便干脆去拿了个坐垫坐在一边观战。

    那两孩子的棋力还是挺不错的,一起联手和王老大夫下了个不相上下。

    倒是吴用,看了一会儿后就没什么兴趣了,准备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

    她来这边之后,还没有好好参观过,便一个人出去转转。

    王老大夫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叫住她,年轻人果然是坐不住的,让她出去走走也好,自己这边的两个孩子,他还是哄得住的。

    吴用走在甲小十他们这个院子的小路上,这边没有太多的花草,中的基本上都是常绿的树,在现在这个季节,看着还是满目的青翠。

    她走了两步,便发现对面走来了童大人派来的那位属下。

    吴用点点头和他打了声招呼,便准备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他转身跟上了吴用的步子。

    “之前我说话太过于直接了,您如果不高兴了的话,我跟您道歉。”

    吴用挑了挑眉:“你之前说的也没错,只是我们的观念不同,在这方面会有分歧也是正常的,不必感到抱歉。”

    这种言语上的得罪,在自己这边一向保持不了一个时辰,她还犯不着为这点事情生气。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自己过来是奉了童大人的命令的,但也不想惹吴用不高兴,不然等自己回去了,也不好交代。

    “那我带您在这边走走吧,这里的布置和我们在京中的宅子有点相似,我还是挺熟悉的。”

    吴用微微颔首,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两人好好参观了一番这边的布置,把一些甲小十自己都未必看过的机关也打开来看了看,兴致勃勃的样子就跟孩子一样。

    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他们才结束了这次的探索,准备回之前的茶室。

    吴用敲门进去,后面跟着童大人的属下,发现王老大夫他们居然还在下棋,她有点惊讶。

    “你们不会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吧?”

    王老大夫抬头看了吴用一眼:“你们回来了,我们中间休息过一次,这次是为了等你们回来随便玩玩的,不算胜负的。”

    他转头询问两个孩子:“你们还想玩吗?要是不想了,我们就收起来。”

    难为这两孩子陪自己下了这么久的棋,也该让他们松快一点了。

    两人也有点坐不住了:“不玩了,我们来收吧。”

    说完,两人便动作勤快的收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