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向导只能带他们前往最近的一个区域,并且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琐事,和给他们提供一些交通工具和帮助等等,是没有办法带他们直接前往目的地的,要抵达当年的那座法老王的陵墓,叶无道他们只能是另想别的办法。『『ge.

    在向导的带领下,叶无道和纪芮欣乘坐大巴车,来到了另外一坐小城市,在向导的带领下,进去了一座贫民窟里面,因为他们要找的人就住在这里面。

    纪芮欣用纱巾把自己的脑袋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主意的目的是为了遮掩她脸上的那只眼镜蛇的图腾,如果是在华国的话,纪芮欣这种装扮肯定会很怪异,但是在这里却是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这里的女人全都戴头巾十分的保守。

    向导正在打电话,估计是和什么人在沟通,而叶无道和纪芮欣正在等待着,而贫民窟的一些小孩子则是好奇的看着他们的,因为这个地方不是什么旅游的圣地,很少看到有外国人来这里。

    而纪芮欣从包里面拿出一些巧克力来,分给这些小孩子吃,虽然脸上被纱巾包裹着,但是依然能够看到她那弯弯的眉毛下的一双笑眼。

    虽然在逆境当中,甚至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了,但是她依然能够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倒是让叶无道对她刮目相看的。

    而叶无道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有些想不通,按道理说,当年能够和纪芮欣父母一起参与行动的人,起码都是在这领域里面的佼佼者,怎么会混得这么惨,居住在这个贫民窟里面。

    而这个时候,那个向导已经打完了电话,然后对叶无道他们指了指上边说道:“找到他的地址了,就在这上面。”

    叶无道和纪芮欣点点头的,跟随这个向导在这个平民窟里面钻来钻去的,这个贫民窟设置在一座山上,到处倒是破破烂烂的简陋的房子,道路也是七绕八拐的,外地人在这里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方向的。

    而且这里面臭气熏天,三六九教的,什么人都有,很多平民窟长大的孩子,没工作,没钱上学,长大之后,就在当地到处游荡的,要么成为最底层的人,要么就成为偷摸拐骗的那种人,所以这个地方的小偷也是特别的多。

    在叶无道和纪芮欣走过去的时候,还有一个家伙想要偷纪芮欣的东西,不过有叶无道在,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机会,他的手还没有把纪芮欣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就被叶无道给抓住了。

    不过叶无道也没有怎么教训他,只是让他滚蛋而已,不过这家伙在失败了之后,还叽里呱啦的威胁叶无道的,而叶无道也听不懂,干脆懒得去理会他,不过一个小偷而已,这里多的是,你根本教训不过来。

    而纪芮欣倒是懂得一些当年的语言,不过只限于一些简单正常的沟通,对于这些骂人的威胁的话,她也听不懂,不过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家伙显然是怀恨在心的。

    而那个向导是当地人,指着这个家伙说了几句话后,这个小偷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在离开的时候,甚至还恶狠狠的瞪了叶无道一眼的。

    叶无道和纪芮欣跟着向导来到了一栋简陋的木房子跟前,然后对他们说道:“叶先生,纪小姐,你们要找的人就住在这里面。”

    叶无道点点头的,上前去敲门,不过敲了好一阵子都没有人开门,而这个时候,隔壁的一个老女人走过来,对着他们一阵叽里呱啦,连比带划的,叶无道也不知道她说什么。

    那个向导给他们翻译的道:“她说她是住在对面的,屋子里面的主人已经出去了,要到下午才会回来。”

    既然他们要找的人不在里面,而且对方也没有电话联系,叶无道他们只能等,不过现在才是中午,这个老女人说,他们要找的人要到下午才会回来,叶无道他们也没有办法的,只能先离开,到下午再过来找他。

    很快叶无道他们就离开了贫民窟这里,到了外面的餐厅吃中午饭,而吃完了中午饭后,向导就有事先离开了,他要去给叶无道他们准备其他的东西,因为时间很急,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而叶无道和纪芮欣留在这里等他。

    不过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那个向导给叶无道打电话说,他有事情耽搁住了,可能赶不过来这么快。

    而叶无道打算自己和纪芮欣去找那个人,不等向导了,反正他已经去过一次了,已经认得路了,不需要向导也能够找得到地方。

    叶无道和纪芮欣再次来到了今天的那个地方,不过他们却被几个人给拦住了,而其中一个正是白天的那个小偷。

    叶无道看了一下这些人,发现他们都是一些十五六岁左右的孩子,但是好勇斗狠已经在他们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今天那个要偷纪芮欣东西的家伙,指着叶无道用当地的语言说了一句,只见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便向叶无道包围了过来,看样子是来者不善的。

    而纪芮欣看到这一幕,顿时着急了,拿出手机来,想要拨打电话求救,不过还没有等她拨通电话的,就看到叶无道如同猛虎下山一样,啪啪啪的几下,就把这些家伙给全部放倒在地上了,整个过程连三秒钟都不到,让纪芮欣拿着手机的手,忘记了拨打电话号码,傻愣愣的看着现场。

    而此时,那个小偷看到叶无道这么厉害,他害怕的摸出一把刀子来,从背后一刀向叶无道偷袭过去。

    纪芮欣看正好在后面看到这一幕的,连想也没想的,举起自己的手机对他扔了过去,也不知道是这个家伙倒霉,还是纪芮欣的准头太准了,手机正好砸中这个家伙的鼻子,让他痛叫了一声的,眼前一阵眼冒金星的。

    不过他手中的匕首依然是去势不减,惯性的向前捅过去,但是叶无道连头都没有回,直接一个狮子摆尾的,一脚正在他的脸,把他给踹飞了出去了。

    “华国功夫,是华国功夫……”这些家伙一个个被叶无道打倒在地上,鼻青脸肿,害怕的尖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