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女性的房间,他大抵见惯了,但女孩子的房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姑的房间是精明干练的写照,整齐,明亮,一尘不染,除了床柜上的一些化妆品可以看出是女性的房间外,几乎和外面的酒店套房没太大区别。

    可是天河明日奈的房间,却充满着女孩子的浪漫和青春。有粉色的装点,也有布娃娃的相伴,还有淡淡的香气,可以说有着这个年龄层该有的浪漫幻想,都充斥着这个房间。

    “怎么样,对我的房间有什么感想?”

    看着发呆的花开院秋玄,天河明日奈不由得打趣道。

    “嗯,很有少女风。”

    “就这样?”

    显然,对这个简短的评语,天河明日奈有些不满意。不是说男生对女孩子的房间的好奇程度,足以写成一篇文章吗?

    完全不明白对方哪里不满的花开院秋玄,只能转移话题。

    “说正事吧!”

    “好吧。”

    虽然心里不满意,但天河明日奈还是接受了这个意见。

    “让你推掉和女孩子约会的机会,一定是很重要的吧?”

    这倒是她的真心话,不管如何,既然和别人约好了,按照花开院秋玄的个性,铁定不会轻易改弦易辙。可事实就是对方的确改变了初衷,那么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显然是不简单的。

    虽说她刚才才任性了一把,但这不代表她真的什么都没想明白,某种意义上,她和花开院秋玄都是同一种人,都很擅长寻找问题的关键点。

    “你还记得昨天的话吗?你说偶尔做梦,会梦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

    “当然记得,这还是我和你说的。”

    花开院秋玄点了点头,“嗯,你还说就像是灵魂中的记忆,对吗?这句话启迪了我。”

    “一个人什么都可以造假,唯独有一点不可能假的了的,那就是我们的灵魂。假如我们的身份都是虚假的,那么唯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独属于我们的灵魂。而你我之间,灵魂必然有着某种联系,这才是钥匙的意义所在。”

    天河明日奈没有立即做出回答,而是陷入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说道。

    “就想当天一样,仿佛灵魂触电一般,喊出了不该存在,却代表着某个意义的名字?阿秋和亚丝娜?”

    “是,一切的现象必然存在原因。我打算将这一点进行到底。”

    “怎么做?”

    好奇也好,对自己过往的怀疑也罢,天河明日奈选择相信对方的话。

    “五感同调!”

    五感?同调?天河明日奈头顶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具体怎么做?”

    “明日奈,记得别怨恨我啊!”

    下了大决心,才来到这里的花开院秋玄,自然不打算卡在这最后一步,所以他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来告诉对方,如何同调五感,从而抵达灵魂上的共鸣。

    向前一步,在天河明日奈的错愕的眼神中,他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腰肢,随后亲吻上她的嘴唇。

    从错愕,到抗拒,再到顺从,当彼此接受之后,双方的气息开始进入同步的阶段,五感开始同调,灵魂中,一股颤栗,宛如触电般的感觉疯狂上涌,好似有什么东西开始破茧而出。

    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芒,如同羽翼一般在花开院秋玄身后绽放开来,而天河明日奈也逐渐展现出相同的姿态。而彼此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羽翼一般的印记。

    当光芒将两人笼罩在内,灵魂中的记忆,仿佛打开了闸门一般,开始疯狂上涌。

    天河明日奈和花开院秋玄在房间里,究竟打算谈什么,在客厅的众人并不知晓,不过当那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坐不住了。

    野井原绯鞠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虽然她人在楼下,但心思其实一直都在二楼。所以,当下一个激灵便已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绯鞠,你打算干什么?”

    天河优人被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对方的手臂。

    “我怕大小姐有危险。”

    “不会的,秋玄君不可能对明日奈做什么的。”

    “......我只是想去看一下而已,不会做什么的,难道少主不感兴趣吗?”

    怎么会不感兴趣呢?自己的妹妹和一个男生独处一室,还弄出这么大动静,不好奇才怪。不过天河优人的老好人个性,让他觉得不好去窥视什么的。

    只是野井原绯鞠这么一提,他的心却好像被十万只蚂蚁爬过去一样,瘙痒难耐。

    “那好吧,就看一眼。”

    “文,你就呆在这里。”

    转过头,野井原绯鞠向身后的和服少女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了,绯鞠大人!”

    带着天河优人,野井原绯鞠登上了二楼。此时,天河明日奈的房间内,正渗透着某种神圣的力量,越是靠近,这种感觉越是明显。只不过这股气息,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一切仿佛都恢复了平静,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嘴唇上,还感受着湿润柔软的触感,舌尖上传来的是甘甜的味道,鼻息之间,也还弥漫着淡淡的幽香,仿佛吸吮着世上最美好的汁液,下意识的,本能一般的又再次尝了一口令人迷醉的芬芳。

    随后,缓缓打开眼帘,映入眼中的,是一张秀美的脸庞,带着些许红晕和迷醉,眼中泛着莹莹泪光,令人心疼的美丽。

    灵魂再度架起了桥梁,沟通着彼此最深层次的意识,记忆的碎片充斥着大脑,点碎片拼合完毕,那便是纯粹的记忆画面。

    “回来了吗?我的亚丝娜!”

    “嗯!”

    近在咫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软弱,泪水在她眼中打转,回答得声音低沉难闻。恰似欣喜,又带着一些忧伤。

    “我怎么会把你忘了呢?我怎么能忘了你呢?阿秋,对不起!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就记起来的。”

    “这哪里是你的错,我也一样啊。该死的系统,真是把我一阵好坑。”

    谁能想象得到,系统居然将他投放过来的时候,连记忆身份全都一起剥夺,甚至还给了一个虚假的身份呢?花开院?他不姓这个,他姓叶,一叶落知天下秋的叶。

    “也是,不过明日奈也好,秋玄也好,系统似乎故意留下我们的名字呢。”

    天河明日奈,哦不,此刻的她已经是那个在《刀剑神域》世界里叱咤风云的攻略之鬼,亚丝娜了。她像是小鸟依人般,依靠在那个与他因缘不断的男生身上,听着对方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那股平静的美好,但思绪却已经跟上了对方的步伐。

    “或许这是系统故意留给我们的线索之一,说起来,亚丝娜你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亚丝娜点了点头,“基本上都恢复了,要我将我们结识至今的一切说上一遍吗?”

    “那倒不用!”

    叶秋玄苦笑一声,这才说道:“但我的记忆却还很零碎,虽然对比之前已经很好了。”

    “这是为什么?”

    亚丝娜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她都恢复了,对方怎么会没有呢?

    “答案很明显啊,钥匙还不够。”

    恢复了部分记忆的叶秋玄,气质上和之前的假身花开院秋玄不同,他的眼神更加深邃和锐利,他的身上也流淌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仿佛与生俱来,带着一种异样的吸引力。

    “我和你的再遇,灵魂共鸣,再度完成链接,这是一把钥匙。之前的我能想到这一点,并且大胆地做出那种行为,还真是像我自己。啊,这个暂且不提。从这一点出发,很容易想象得到,第二把钥匙,应该就是和你有着同一个遭遇的结衣,因为她和你一样,是随着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至于第三把钥匙,大概和这个世界有关,可能需要解决某一个事件,来达成条件。”

    一边说着,叶秋玄一边竖着手指头。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钥匙,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任务不可能不给完成指标,所以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摸透这个任务的底细。”

    好吧,亚丝娜其实已经放弃了,看着夸夸而谈的叶秋玄,她觉得自己没听明白。毕竟她不是当事人,对那个任务也是匆匆一瞥,说不上了解,更谈不上思考和分析。不过,有一个状况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刚才是说,结衣她也和我一样吗?可她不是应该呆在【虚数之遗】当中吗?”

    “我也不清楚,大概被判断为生命体,所以才同样的待遇吧。”

    “那我们要怎么找到结衣?”

    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亚丝娜对结衣的感情,却堪比真正的母女,一提到结衣,亚丝娜的淡定便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虑。

    “别担心,或许比起你,我和结衣相遇得更早,只是她估计还在睡懒觉。”

    叶秋玄想到那闲置在租房中的那块晶石,其中给他的血脉相连之感,如今算是豁然开朗,如无意外,那就是【虚数之遗】,结衣就在其中。

    “你有线索?”

    叶秋玄点了点头,随即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视线看向了房间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