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巾看着自己空白的笔记本和画板,挠了挠头发,濮阳刑什么信息都没给她,这让她怎么设计!

    “老师,你一笔都没画啊?”

    顾源见夏小巾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一直坐着,笔握了很久,却一笔没下!

    “你以为很简单吗?”

    “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啊,你可是炎夏!”

    夏小巾呵呵地笑了两声:“校草,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不过也不奇怪,被濮阳刑打回来的作品,都是同一句话拒绝的!”

    “什么话?”

    “你不懂我!”

    顾源一脸正经地装作濮阳刑的模样说着这句话!

    “哈哈……哈……”

    夏小巾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形容此时她内心的无语了!

    濮阳刑他什么都不说,叫人怎么懂他。

    “哎!没办法了!”

    夏小巾拿起东西就走,顾源见夏小巾又要出去,立马跟了上去:“老师,你去哪里?”

    “去了解他,给人当苦力!”

    夏小巾不能设计一件死板,别人又不喜欢的东西给濮阳刑,既然没人懂他,那就去跟在他身边,总有懂他的时候!

    “老师,带上我吧!”

    顾源知道夏小巾是要去跟着濮阳刑,他也想去,立马卖萌求着夏小巾!

    “你确定?如果你去了,以后有什么苦力活可都是你的!”

    “我可以,老师带上我!”

    “走吧!”

    夏小巾点了点头,没想到顾源竟然开心得跳了起来!

    带着顾源好不容易找到了濮阳刑,见到突如其来的两人,濮阳刑一直在一旁拍照,没有理睬他们!

    “濮阳刑真的太帅了,这颜值和总裁有一拼!”

    夏小巾听见这话,回头看了一眼顾源,手拍了拍顾源的肩膀!

    “校草,你能不能别总把濮阳刑和总裁放在一起比,这有可比性吗?”

    顾源听见夏小巾的话,眼里露出惊讶的目光:“老师,你可不能因为总裁是你男朋友就偏心啊!你竟然说濮阳刑比不上总裁?”

    “呸,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两个不一样,别把他们两人放在一起比!”

    “不比就不比呗!说不定他们两个是情敌呢,还同时喜欢你呢!那样的话,老师你选谁?”

    夏小巾被顾源的话,噎得只能抽一抽嘴角,来表示自己的无语!

    “你把我当成什么?我很专情好不好,别把我想得和你这个花心大罗卜似的!没有可比性!”

    顾源这次乖乖地不说话了,看见濮阳刑总算从摄像机前走了出来,夏小巾碰了碰旁边站着的顾源!

    顾源立马识相地拿起两人刚刚在早餐店买的粥,去递给濮阳刑!

    所有人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顾源和夏小巾,顾源也觉得很丢人,夏小巾竟然买了一碗粥,他当时就说:“老师你也太财了,你就买一碗粥打发濮阳刑?”

    夏小巾当时没说话,顾源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此时此刻看着四周人窃窃私语,顾源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濮阳刑最讨厌喝粥,竟然买粥来,这炎夏不仅财,还不聪明啊!”

    “哎!真想看见待会儿濮阳刑一脸嫌弃地模样,会不会把她气哭了!”

    “把她气哭了,她会不会回去找总裁诉苦?”

    “哈哈!”

    一旁的人在一边说着夏小巾,顾源虽然觉得很丢人,但是对于这群人的行为很生气!

    夏小巾拉住了一边冲动想要打人的顾源,她不在意别人说什么,毕竟有的人喜欢用他们肤浅的目光,去看待别人!

    “老师,这粥……”

    顾源正想问,这粥还送不送了?

    夏小巾端过顾源手里的粥,拍了拍他的肩膀,向濮阳刑走去!

    “你没吃早饭,我不知道合你的胃口,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吃!所以我……”

    站在濮阳刑面前,把一碗还是热腾腾的粥递给了濮阳刑。

    所有人见濮阳刑看着夏小巾一直没有动作,都在猜测濮阳刑肯定是是要生气了,直接走掉,顾源也开始后悔起来,早知道自己就花钱买点好的,现在丢人了,明天估计全公司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了!

    见濮阳刑迟迟没有接受,夏小巾也开始败下阵来,准备收回自己的粥。

    濮阳刑一把抓起她的手,所有人都惊讶这一幕会怎么发生,见濮阳刑冷漠的脸上,两眼直直地看着夏小巾,然后另一只手,优雅地端过夏小巾手里地粥,打开吃了一勺又一勺!

    除了濮阳刑和夏小巾以外地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濮阳刑会吃夏小巾送来的早餐!

    “这粥味道不好,如果下一次是你亲手做的,我可以考虑多吃一点!”

    看着被濮阳刑吃了一半的粥,濮阳刑擦干净嘴,丢掉纸巾,站了起来!

    “……”

    夏小巾眉头微微颤抖,她亲手做的?她哪有时间给他做?但是为了完成这次设计任务,夏小巾没有时间做,也得做!

    顾源见濮阳刑已经走向了摄影机前面,立马上前一脸崇拜地看着夏小巾!

    “太厉害了,老师,你怎么知道濮阳刑喜欢吃粥的?”

    夏小巾扯了扯嘴角,她知道吗?她根本不知道濮阳刑喜不喜欢吃粥,是她想起濮阳刑一大早没吃早餐,才买了一碗粥,暖胃又好消化!

    “你太多事了!”

    “老师,你没看见,刚刚在背后议论你的人,被你分分钟打脸,现在估计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下!”

    夏小巾见顾源一脸得意地模样,忽然想起,这家伙刚刚不是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吗?

    见到夏小巾忽然挂上地诡异的笑容,顾源立马向后退了两步,对夏小巾说道:“我去买水!”

    见已经逃跑的顾源,夏小巾不由得好笑!

    一天就盯着濮阳刑,夏小巾发现濮阳刑真的不会笑了,以前的他那么阳光,而现在,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除了冷,再也没有其他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摄影师,收掉摄像机,对着濮阳刑说道,濮阳刑点了点头!

    见濮阳刑总算是收工了,夏小巾摇了摇一旁快要睡着的顾源!

    “走了!”

    “拍完了?”

    “完了!走吧!”

    顾源这才站起来,跟着夏小巾走了出去!

    “老师现在干嘛?”

    “等濮阳刑出来呗!”

    “然后呢?”

    “然后再……”

    “跟着他回家?”

    顾源一脸高兴的模样,夏小巾不禁好奇,这顾源是不是爱上了濮阳刑。

    “你不要这么高兴,濮阳刑他喜欢的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