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铮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的女子,他眼里定定的看着她,脸上不知喜怒,他的眼里闪过失望又好像是冷漠。

    眼前的这个女子,很是聪明,席铮从来都不否认,但是她从来都不把自己的聪明运用到自己身上。

    席铮的眼神有些阴鸷,看着米雪儿的眼里都是狠戾和森冷,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也知道,米雪儿的说法就是在推脱嫌疑。

    米雪儿镇定自若,她直直地看着南逸轩的眼神,但实际上她有些手脚冰凉。

    她也知道,席铮不过是在怀疑她,但是他根本没有证据,现在的她,不能够慌乱。

    “哼,如果不是知道凶手是谁,你怎么知道董杰不是凶手?”

    冰冷的视线在脸上巡梭,米雪儿掐紧了自己的手心,她咬了咬自己的唇瓣,心里很是慌乱。

    “董杰一向性格都很好,而且很是温纯,办事能力也好,我作为他的老板,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

    米雪儿咬死在这一点上,事情的真相,她不能够说出来,虽然对董杰很是抱歉,但是她的心里隐隐有些放松。

    有一个人帮了她,这样的话席铮也不能够多说些什么,也不能够怀疑她。

    席铮冷冷的听着米雪儿的话语,他的眼里闪过狐疑,全部伤害他的家人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希望是这样的,所有伤害我的家人的人,我统统都不会放过,那个董杰,我也调查清楚。”

    盯着米雪儿略显苍白的脸色,席铮放下这样一段狠话,他知道,现在和米雪儿多说些什么,这个女人都不会说出真相的。

    还不如去盘问那个董杰。

    “不管是谁,伤害我的家人,就要付出代价。”

    米雪儿在心里很是心虚又害怕,但是听着席铮维护林盛夏,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着席铮临走前给自己狠戾带着怀疑的眼神,她的脸色更加苍白,有些失魂落魄的坐下来。

    “米总,这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米雪儿有些心不在焉的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她就恍惚的看了看,一旁的女秘书还没有离开。

    “怎么还不出去?”

    米雪儿吸了口气,有些不耐烦的问着。

    女秘书的脸上有些忐忑,最近公司里的气氛也很是冷凝,董杰因为故意纵火被带走了。

    现在眼前的米雪儿还是这样的冷酷,女秘书的动作更加小心,有些不安的说着。

    “米总,你的名字签错地方了。”

    米雪儿粗粗一看,她的眉毛蹙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走神了,她打起精神,把手边的事情处理了一番。

    想着席铮的语气,米雪儿的心里始终惴惴不安。

    她还是得要做些什么,不能够让董杰白白的替她担当责任。

    米雪儿的心里这才安定下来,现在她的嫌疑已经洗脱了。

    这头,席铮的心里也有几分猜测,他猜测的应该没有错,董杰死活不愿意说出来的人,应该是他想要保护的人。

    席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知道,现在不能够着急。

    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真相,不过是想要给他们受伤的人,还有躺在病床上的陈阿姨一个结果。

    伤害他的家人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席铮的眼里透出精光。

    林盛夏在家里,有些担忧的等待着,虽然现在抓到了嫌疑人,而且董杰自己也承认了犯罪。

    但是在她的心里,始终觉得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这个董杰,还是米雪儿身边的人,让她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米雪儿又有什么阴谋了。

    现在的案件还是不能够完结,在林盛夏的心里,始终有一些阴影。

    毕竟那样的灾难,就差一点在他们的身边发生了,如果不是席铮和席浩轩都在,她和小念,估计都会出什么事情。

    林盛夏叹了叹气,她倒是不希望这个事情是米雪儿的手笔,毕竟确实是她自己不能够走出来。

    董杰肯定不是凶手,但是谁才是,他想要袒护谁。

    董杰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他嘴里有些嚅嗫着,看着眼前的几个警察,他们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审判着自己。

    “你背后有没有别人,还是说凶手另有其人。”

    “我说了,凶手就是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董杰的喉间挤出这几句话语,他已经承认了这个事情,为什么还不结案?

    他的心里有些担忧,董杰的眸子闪了闪,他已经在看守所里待了两天了,但是眼前的几个负责案件的警察一直不愿意松手。

    他什么都不怕,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米雪儿会想不开,而且,他说过要一直保护她的,不会让她有事情的。

    现在事情拖得越久,董杰担心,他们会找到新的证据,去证明真正的凶手,也害怕米雪儿会害怕。

    董杰不知道的是,米雪儿确实心里不害怕了,她只是对着他有些愧疚,而且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

    看着眼前的董杰油盐不进,许队也没有办法,对着一旁的一个圆脸的警察打了个眼色,就走出去了。

    “席先生,很抱歉,他还是不肯松口。”

    原来席铮就在外面等着,席铮的脸上都是冷峻,董杰这么快就认罪,应该就是想要保护凶手。

    或者说,米雪儿,但是米雪儿一直都不愿意多说些什么,虽然她脸上的表情也很是奇怪。

    席铮眯了眯自己地眼睛,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既然他不愿意说出那个人,相应的,法律也不会放过他。

    “既然他一直都不愿意松口,那我们就选择法律程序,按照法律的途径,我们要起诉他。”

    席铮站起身来,在这里多留无益处,既然董杰想要承担这个责任,总是要了结这个案子的。

    眼前的许队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席铮,当事人要求追责,他们肯定也只能够按照法律来,不会包庇任何一个罪犯。

    “董杰,当事人决定起诉你,接下来的就是法律会判决你。”

    许队缓缓的走进去,对着眼前的董杰说着,他的眼里有些复杂,眼前的董杰明明有大好的前途,但是却闪烁其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