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浩轩的眸子里也闪过诧异,凶手抓到了。

    “别着急,凶手落网了就好。”

    席浩轩看着小念有些激动的模样,他温声劝慰着小念,他是知道的,凶手落网了,对于他们家来说,是喜事。

    “浩轩哥哥,我想要去问一问那个凶手,问问他为什么?”

    小念这才情绪安静下来,她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但是这个人害得家里的别墅都没有了,对于自己的爸爸和妈妈来说。

    这个家是带着很多的回忆的,更何况刚刚离世的大娘。

    席浩轩有些拗不过席小念的固执,他也只好同意,但是要陪着她一起去看守所,去看一看凶手。

    他放下了手头的事物,看了看刚刚冲进医院的席小念,他有些无奈,本来他在医院里修养着,这几天就要出院了。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你还没有……”

    席浩轩知道席小念要说些什么,他用手指轻轻地落在了小念的唇上,对着她说着:

    “你知道的,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现在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医生说我也可以出院了,不过是晚几天而已。”

    看着小念的脸上的担忧,他还是坚定的迈出了自己的步伐,小念虽然担忧他的身体,眼里划过一丝担忧,但是席浩轩不同意她一个人去,也只好作罢。

    两个人到了看守所门口,小念她的脚步又有些犹豫,她的脸上有些踟蹰,席浩轩看了看小念,笑了笑。

    “怎么了?”

    小念看了看浩轩的脸上,她嘴里有些嚅嗫,她有些犹豫。

    “浩轩哥哥,我听说,这个凶手,是米雪儿身边的人。”

    席浩轩的眸子闪了闪,他也知道米雪儿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次,却是米雪儿身边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

    “该不会,是米雪儿这个女人出的计划,让他去害我们家的人吧?”

    小念的语气越说越不对劲,她也觉得,这个事情,确实很是蹊跷,为什么和他们毫无相关的人会来纵火。

    “别想太多,你不是说想要去看看凶手吗?”

    席浩轩也猜到了这一点,但是他觉得,席铮肯定也会猜到这个事情,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席小念这才点了点头,放下了心里的那些怀疑,这个凶手很快就认罪,但是席小念觉得,凶手还是另有其人。

    当两个人迈进看守所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刚刚好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你怎么也在这里?”

    席小念的眼里都是敌意,看着眼前的女人,俨然就是米雪儿,她冷笑的轻轻地勾唇,看着眼前的席小念。

    “怎么,你是警察吗?调查户口,现在还来问我?”

    席浩轩不动声色的把席小念往自己的身边带了带,他担心眼前的女人会伤害席小念。

    “那你心虚什么,你知道凶手,还是说你指挥的凶手,指挥他来纵火?”

    席浩轩一语中的,看着席浩轩虽年轻,但是气势十足的脸上,米雪儿的眼里闪过了一丝丝慌张。

    很快,米雪儿就镇定下来,今天,她是来配合调查的,刚刚进去审讯的时候,她的手脚冰凉。

    但是她的眸子闪了闪,她心里那个声音告诉她,她不能够承认这个真相,对于她来说,这个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当警察问起的时候,她也只是闪烁其词,告诉着警察,她相信董杰不是凶手。

    更多的,她还是在心里害怕,担心董杰会担不下去,会透露出她的事情,但是董杰一直都拒绝回答问题。

    这个令米雪儿有些诧异,她也知道,董杰是为了维护自己,但是没有想到,董杰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

    米雪儿的眼神有些复杂,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尤其是那个席小念,处处针对自己,当初那把火,为什么没有把她们母女两都烧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哪怕接受了法律的制裁,她也会很畅快的。

    米雪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席浩轩感受到了米雪儿身上带着的恶意,他的眼里都是森冷,看着眼前的米雪儿。

    长辈们的事情,本来就是应该由长辈们去解决的,但是眼前的这个米雪儿,就和安娜一样,总是看不透。

    席浩轩也轻轻地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

    “呵,你现在是询问我吗?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主使者?”

    米雪儿的脸上微微地讽刺,看着有些高傲的模样,席浩轩冷冷的看着她,仿佛她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

    “如果你不是凶手,那你是来这里做什么?做贼才心虚。”

    席小念的话语里都是笃定,她就觉得,这个处处针对自己的母亲,觊觎自己的父亲的女人不是好人。

    而且,自己的母亲很多苦难,都是眼前的女子带来的,席小念也知道。

    “小念。”

    席浩轩喊住了席小念,看着眼前的米雪儿的脸色很是难看,而且望着席小念的眼里都是毒辣。

    席浩轩也有些担心,担忧小念过于冲动,让米雪儿有机会伤害她。

    “没有证据的事情,也请两位不要说,我今天来,是来证明里面的人,不是凶手的,警察来询问我。”

    米雪儿的话语字字珠玑,她在混淆视听没有错,但是她确实是来证明的。

    但是要怎么想,就是看这个咋呼的死丫头的事情了。

    席小念的脸有些僵硬,她和席浩轩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

    “你怎么知道里面的人不是凶手?”

    席浩轩很快反应过来,就反问着米雪儿。

    “我是他的老板,当然知道他的为人,所以,我也会替他请一个最好的律师,为他洗刷冤屈。”

    席小念有些咬牙,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还要帮这个凶手。

    “你这个女人!”

    席小念被席浩轩拦住了,只能够看着她慢慢离开的背影,高跟鞋摇晃生姿。

    “那我们就法庭上见,没有人可以伤害了我的家人之后,就不用付出代价的!”

    看着米雪儿的背影,席小念有些生气,对着她的背影说着,米雪儿有些不屑的笑了笑,对着她说:

    “那我就等着。”席小念这才有些忿忿的和席浩轩一起走进了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