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后,乔乘帆洗了澡。『→お℃..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日历,七七已经离开很多天。

    下楼时,老乔在看报纸,大概是等他一起吃早餐,乔乘帆倒是受宠若惊。

    “这个火腿煎蛋是我做的,你尝尝。”乔斯年放下报纸,走到餐桌边,和乔乘帆面对面坐着。

    “嗯。”乔乘帆没拒绝,“小柚子呢?”

    “还没醒。”

    “真好。”乔乘帆羡慕。

    饭团在餐厅里走来走去,有时候会乖乖蹲在一边看他们吃早餐。

    “有时间可以去公司找我,不过我不经常在公司。”乔斯年道。

    “没时间。”

    “……”

    乔乘帆低头吃着早餐,长睫毛微微低垂,干净白皙的脸上是安静的神情。老乔做的煎蛋挺好吃,只可惜,他并不能经常吃到。

    好几次,乔斯年凝视着小家伙的容颜都欲言又止。

    他想说什么,但最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终究是无奈。

    早餐后。

    乔乘帆收拾书包,准备去学校。

    乔斯年也准备去集团里。

    佣人跑下楼来:“乔先生,小小姐醒了,抱着她的熊不肯洗脸,不肯换衣服。”

    “她不肯你们就没办法了?”乔斯年淡淡道。

    “我们……”佣人为难,“小小姐在哭,醒来就哭,说是要妈妈。”

    “我去看看。”

    乔斯年迈开长腿上楼去,直往小柚子的房间走。

    还没进屋果然就听到小丫头哭得惨兮兮的声音,一边哭一边还念念有词:“麻麻……要麻麻……麻麻给小柚子穿衣服……”

    乔斯年无奈,倚靠在门口看着她:“叶沐元,你妈妈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你,不管她在家还是不在家,你都得懂事。不准哭了,把眼泪擦了。”

    床上的小人儿哭得梨花带雨,坐在大床中间,抱着比她还高的大熊。

    小柚子根本不买乔斯年的帐。

    她就哭。

    乔斯年皱眉:“那你自己慢慢哭吧,你要是执意不肯换衣服,不肯洗脸,你就这样子去学校里好了。”

    小柚子一噎,坏人。

    哭声停止,乔斯年注视着小丫头。

    小丫头也瞪着他,用手背擦了擦眼睛,不高兴道:“我不要你了。”

    “你要不要我,我都是你爸。”

    “换爸爸。”小丫头奶声奶气,挠头,一脸的不开心。

    “……”欠揍。

    说完,小柚子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乔斯年,一副小孩子生气了,哄不好了的样子。

    乔斯年看着床上坐着的小奶娃,真是无奈又操心。

    叶佳期跑了,丢了两孩子给他,他真得是……头大。

    他既不擅长哄女人,也不擅长哄小孩。

    乔斯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小柚子没有转过身来的意思,摇摇头,又下楼去。

    乔乘帆已经上了车,司机开车送他去学校。

    乔斯年也去了集团。

    今天天气很不错,阳光充沛,天空蔚蓝,没有雾霾。

    乔斯年好几次拿出手机想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最终又放下,眉眼里是深深的怅然,仿佛叶佳期前段时间说的那些话还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