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位于亚热带的城市来说,春天是时间最短的季节。. .

    事实上,一般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普遍认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春天。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座城市一年中,有整整七个月都是夏天,而剩下五个月则是冬天。

    但今天不同。

    今天的春风吹进了李叶时的咖啡店中,并同时带起了一阵风铃的响动。

    “啊,欢迎光……什么啊,原来是你。”

    看着撩开门帘走进来的少女,李叶时立刻从迎客的表情换成了一张送客的表情。

    “哎?就这么不欢迎我吗?”少女的脸被阳光折射的阴影遮住,但那张笑脸却依然清晰可辨。

    “还不是因为你每次来都白吃白喝不给钱。”李叶时白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窝在柜台后面擦起了杯子,“说吧,这次来又是想喝什么的?”

    “嗯……这次我什么都不喝。”少女踩着平跟鞋走到了柜台的最角落旁,然后随意地坐了下来,“我只是来看看你的,仅此而已。”

    “看我?”李叶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我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可要赶你出去了。”

    “好吧好吧好吧,其实是我们社会学课程的作业啦。”少女急忙摆起了手,“所,所以说,今天一天我准备就坐在这边,然后观察你的顾客和你的工作,我也不是来白吃白喝的,真的不是的!所以说你就让我……”

    “好啦好啦。”李叶时笑着摆了摆手,“随便你好了,只要你不给我惹事就行。”

    “嗯嗯嗯!”

    少女乖巧地趴在了桌子上。

    ……

    李叶时的咖啡厅不仅提供饮料,同时也会有一些简餐供应,因此到了贴近中午的时候,总会有一些路过的人选择直接在这里用餐。

    而当时钟的指针指向了十一点十分的时候,门口的风铃也像是约定好的一般,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你好——”

    一个略带中性的女音传进了店内,而且这中文听上去还有些蹩脚。

    大概不是中国人。

    “你好~”

    然后紧接着,是一个低沉的男音,这中文比刚才那个女人的还要差上数十倍。

    肯定不是中国人。

    李叶时一边抱着接待外国友人的心态一边将笑脸迎向了那进门的男女。

    “哈……果然不是中国人。”他看着那朝着他走来的两人,不禁在心中说道。

    那是一张东方人的面孔和一张西方人的面孔。

    “大概是一位日本或者韩国的女士和一位欧洲的男士吧。”李叶时用不失礼貌的眼神悄悄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两人,并在心中得出了结论。

    不过刚进店就对着柜台打招呼,想必应该是需要什么帮助吧。

    于是,李叶时这样想着,对着面前的二位开了口。

    “how may i help you?”

    李叶时虽然上学的时候成绩差了点,但是英语还是比较过关的。

    而那男人见李叶时说起了英语,便也用英语和李叶时对起了话。

    (下文直接使用翻译后的句段)

    “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我想问一下,这个地方应该怎么去?”

    男人掏出了手机,并指向了上面显示着的一个地点。

    李叶时认识那个地方,那里是本市的一个景点,但是由于不太好找,所以即便看着地图也有可能迷路。

    “嗯……这里的话,我想应该先得……”

    于是,本着帮助旅人的原则,他开始详细地为那男人讲了起来。

    不过由于语言上的问题,使得这本来应该两分钟就能讲完的事情,足足延长到了一刻钟。

    虽然不管怎么说,结局都是好的就是了。

    “谢谢,谢谢。”男人对着李叶时鞠着躬,他那一米九左右的身躯每次弯下腰,都让李叶时感觉有种迷一样的压迫感。

    “没事,不用谢,不过现在已经要到饭点了,不留下来吃个饭什么的吗?”

    李叶时笑着对二人提出了建议。

    ……

    “没想到你的英语还不错啊。”少女在一旁说道。

    “嘛……毕竟我的爱好是打游戏,所以为了看懂那些外国游戏到底在说什么,就姑且学了一些。”李叶时笑着挠了挠头,“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真好啊,不像我哥,每次遇到不懂的东西还要来问我。”少女一边玩弄着一张餐巾纸,一边说道。

    “哎……?但我记得你哥不是高材生吗?”李叶时有些讶异。

    “他哪儿高材生了?他就是个胸无点墨的土老板,整天除了谈他那点工作上的破事以外就没点儿别的了。”少女的语气似乎有些哀怨。

    而就在少女吐槽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又响了起来。

    有四个人走进了这间咖啡屋,两男两女。

    不过都不是什么生面孔。

    “啊,言若小哥。”李叶时朝着走在前面的青年打了个招呼,“今天又是带着你的朋友们来这里线下聚会吗?”

    “我不是说了不要用真名称呼我吗?”被称为言若的青年皱了皱眉,“叫我秋霜月就可以了……倒不如说请这么叫我。”

    “是是是,秋霜月小哥。”李叶时笑着点头,“那么,今天你们还是坐最里面的座位吗?”

    “嗯,点的东西也是一如既往,我们三个人喝果茶,然后这个家伙要一杯大杯的芭菲。”

    说罢,秋霜月便和他的同伴们走到了最里面的四人座位上坐下了。

    “唔……那个秋霜月我有些印象,但是他旁边那几个人是谁?”少女再次发问。

    “也是,你来的时候好像和他们都错开了,所以不认识他们啊。”李叶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回答道,“那个看起来稍微老一点的叫迷雾信者,是个有点阴沉的人,然后那个短发的女生叫玄学刻印,长发的那个叫王彩络——顺带一提,王彩络是男的。”

    “啥?”少女的三观遭到了震撼,“你讲真?”

    “千真万确。”

    ……

    中午的时间过的总是有些快。

    在介于忙碌和空闲中间的状态中,李叶时送走了那两位来自异国的游客,而秋霜月等四人,也在随后站了起身,来到了柜台结帐。

    “今天走的这么早吗?”李叶时问道。

    “因为下午公会还有活动嘛,所以要早点回去。”秋霜月笑了笑。

    “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路上小心。”于是,李叶时便也礼貌性地挥了挥手。

    这时,风铃的声音夹在两人的谈话间响了起来。

    但李叶时忙于和秋霜月的对话,并没有及时在意到这一事实。

    而秋霜月在告别之后,也转身准备离开咖啡屋。

    因此,他便和那刚刚推门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甚至还是额头相撞。

    “啊,啧啧啧……不好意思实在是。”秋霜月一边捂着脑门一边向对方道歉。

    因为不想引起无谓的冲突是他的信条之一,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他一般都会先向对方道歉。

    “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而对方显然也是个有礼有节的人,因此在秋霜月道歉的同时,那人也跟着道了歉。

    那是一个长发的男青年。

    当秋霜月抬起头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心中便不禁闪过了一道道似曾相识般的场景。

    就如同燃烧的火焰,黑暗的光剑,璀璨的金芒和无边的长夜。

    但这些场景仅仅只停留了一瞬便消失了。

    虽然它们真实得就好像是自己曾经经历过一般。

    可秋霜月的理智明白,那不可能。

    “那个……我曾经见过你吗?”

    然而,那长发青年却先他一步,看着他的双眼问了出来。

    “我想应该没有吧……你为什么这么问?”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些片段的影响吧,秋霜月回答的时候似乎有些紧张。

    “不,只是觉得,也许我们有点缘分罢了。”男青年笑了笑。

    而就在这时,他手中握着的手机突然传出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长夜你到底还要和陌生男人*到什么时候啊,不是说过来坐坐的吗?”那女孩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嗔怪。

    “呃……你在和女朋友语音吗?”秋霜月听着手机中传出来的声音,不免开口问道。

    “语音?啊嗯,是的,对不起,那么我先过去了,再一次为刚才撞到你而道歉。”男青年握着手机,在再次做出了一个表示歉意的手势后,便走入了一个拐角旁的座位坐下了。

    “喂喂喂,怎么还在盯着他看?”两只手臂在秋霜月的面前晃了晃——那是彩络的双手,“之前在外面逛街的时候,都没见你这样盯着其他女孩看过,难不成,你真的是……?”

    “别瞎猜。”秋霜月一边无奈的笑着,一边拨开了彩络的双手,“我只是感觉他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罢了。”

    “很熟悉……?所以你们真的认识吗?”玄学刻印也在一旁关切地问道。

    “不……果然我们不认识。”

    最终,秋霜月还是摇了摇头,然后走到了大门前。

    “走吧,该去公会活动了。”

    他阳光地笑着,打开了大门。

    ……

    “没有啦,都说了你神经太敏感了伊莉斯……”

    “哈哈哈哈……”

    时间逐渐推进到了下午时分。

    咖啡厅内的人渐渐只剩下了那长发青年一人。

    “说起来他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对着手机说话呢。”少女趴在桌子上说道。

    “嗯,是吗?”李叶时回头看了一眼那青年,“可能是我一直在接待客人吧,倒是没怎么注意过这种事情。“

    “不过说起来,你的作业怎么样了?有没有观察出什么名堂?”李叶时一边将擦好的杯子整齐地放回柜子上,一边问道。

    “姑且吧。”少女离开座位,站了起来,“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先回去了。“

    “作业不做了?“李叶时笑着问道。

    “哎,对于我琴辉心来说,还有什么作业是难得倒我的吗?放心放心。“琴辉心拍了拍胸脯,然后朝着门外走去,“我就先回家摸鱼去啦,回见。”

    “回见——”

    然而,李叶时的道别还没说到一半,琴辉心就又折返了回来。

    “怎么了?”

    李叶时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女。

    “那个黑发的青年。”琴辉心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那坐在座位上和手机说着话的青年。

    “他……?”

    “我刚才不是说了我一直注意着他吗?”琴辉心小声说道。

    “所以说怎么了?”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琴辉心叹了口气。

    “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手机就一直是黑屏状态,从未变过啊。”

    (《棋盘翻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