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有想到让这个家伙去解决哪里的问题了吗?我的火炎地狱之中剩下的霸者之心都超出了他目前可以应付的范畴。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虽然最后应该会是这小子的胜利,但是惨胜的话,好像有点没必要。”巴瑞尔倒是很冷静,狩猎霸者之心也确实是不错的活动,对于苏喆来讲,不论是击败霸者之心获得的经验,还是霸者之心本身,都是很好的收获。

    “你知道炼风地狱的那个传说吗?”泰勒这个时候却突然对巴瑞尔说到了这件事情,炼风地狱是地狱之中的第三片区域,那里虽然有陆地,但那里的恶魔并非是陆行种。

    巴瑞尔点了点头,随后他才说道:“我知道,盗贼骑士的传说。传说炼风地狱之中有一个来去自如的骑士,他什么都不在意,出现的时候也很简单,只是抢走当时在场的恶魔所看重的东西而已,或许是实力,或许是生命,又或许是别的什么,简直是个强盗。”

    但泰勒突然提这个也让巴瑞尔不解,那家伙和霸者之心没什么关系吧。只是个来去自如的混蛋而已,也不知道塔乌罗斯是怎么想的。会放任这么一个家伙在自己的地盘上来去自如,简直就是麻烦。

    “他和霸者之心不是没关系的,倒不如说,他就是霸者之心,如同你那里的达雷一样。他是代表风属性的霸者之心,这次,我想让苏喆你去解决那家伙,那不是好对付的对手。我多少对他的能力有些理解,到底是炼风地狱也拿他束手无策的家伙。”泰勒多少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可以在全是飞行种的炼风地狱之中都来去自如,已经说明了很多。

    “可我并没有听说过炼风地狱有出现过霸者之心的传说啊,甚至可以说那个地方本身就够奇葩的了。好吧,我承认,我打不过塔乌罗斯!”在泰勒近乎看傻子的眼光下,最后还是屈服了。他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他打不过炼风地狱大将塔乌罗斯,属性被天克,完全不是对手。

    “你也差不多够了,那家伙的实力可是四个大将里最强的那个。先不说飞行的先天优势,再加上她悠久的岁月。你要是能打过她就有鬼了,你别忘了,我们两个是四大将里最年轻的那两个。无论是塔乌罗斯,还是赛普涅斯,他们两个的寿命都比我们长。”泰勒这个时候的语气近乎是无奈了,若不会天赋的差距,那么存活的越久实力就会越强,恶魔的寿命非常长,他和巴瑞尔到现在都还处于成长期,而塔乌罗斯和赛普涅斯都已经是进入完全体的强者了。

    顺带说一下赛普涅斯是沉土地狱的地狱大将,他的实力是第二,生存的岁月也不如塔乌罗斯。不过他的性格是这里最沉稳的,泰勒也是曾经向他学习过,若真要说的话,那是真正的大将之风。发挥他价值的地方不是前线,而是指挥所里,他能让每一个恶魔都发挥出他真正的价值,哪怕你只是个炮灰,他也能将你的作用真正的利用起来。

    这四片地狱最后在加上中心区域就形成了整个地狱,分界线很明显,每个魔王和大将统治的区域也很明显,这就是恶魔付出生命也要保护的,自己的世界。

    “走吧,去炼风地狱,不是什么大事情。我相信那个盗贼骑士真的要解决的话,估计也就是两下子的事情。速度快的家伙,一般防御都不会强硬都哪里去,这样的货色,要对付起来,往往也很容易。”泰勒朝着炼风地狱走去了,其实他们现在已经在临近炼风地狱和寒冰地狱的交界了。剩下的,只是去往炼风地狱,找到那个家伙而已。

    不过泰勒说炼风地狱全是飞行种,却又来这么一个盗贼骑士,难道那家伙是骑马的?这就让苏喆有些费解了,在一个全是飞行种的地狱之中靠着骑马来抢劫?开什么玩笑?苏喆表示这是真的好笑。

    “你别觉得好笑,和人间界不同,地狱可是有很多东西都非常有意思的。等你看见了,恐怕你也会吃惊吧。虽然就算是我,现在也想象不到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就是了。”这次苏喆的想法连巴瑞尔都看得出来了,虽然他也很想笑,在全是飞行种的地盘做个骑士……怎么想怎么尴尬啊,这还没被灭掉,是运气好吧?

    不过他还是要让苏喆别抱什么多余的想法,他也远比苏喆更了解这个地狱。这里到底有些什么奇怪的玩意儿,他表示自己都不一定能想象的到,更别说苏喆了。所以现在还是小心的比较好,这是他的想法。

    “而且说句更难听的,说不定对方骑的不是马呢?说不定他的坐骑就是霸者之心呢?你要这么想啊,那说不定就很有意思了。”巴瑞尔绝对没想到自己确确实实说对了一半,而且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东西他没有想象到,有些时候世事就是这么无常。

    所以等到他们真的到达了炼风地狱以后,一股很轻微的凉风迎面扑来,苏喆感受着这股清爽舒适的风,一瞬间觉得自己都不在地狱了。这里还真的很舒服啊,只不过土地仍然还是老样子,是干枯的,甚至连一丝植被都没有,该说地狱就是这样的吗?只不过比起火炎地狱和寒冰地狱来说,这里还算好的了。

    “小心!快闪开!”苏喆还在发愣的时候,泰勒已经拉了他一把,将他拉开了刚才的位置。而就在下一瞬间,一道锐利的风刃划过了刚才苏喆的位置,苏喆能清晰的看见那锐利的风刃从自己的眼前闪过,好危险!他刚才要是没躲过的话,会不会被切成两半?

    “不要放松了!这里看上去平静,但其实远比寒冰和火焰更加危险,刚才那锐利的风刃是这片地狱的天生保护。若是被击中的话,不管你有多强,都会被切开变成两半的。就算到了我和巴瑞尔的实力,在这里也必须小心,那风刃不认人的!”苏喆现在仍然感觉的出背后的冷汗,未免也太可怕了吧,这个鬼地方暗藏杀机啊。

    “所以在这里,也只有飞行种能安稳的生存了。这风刃到达不了他们的高度,却能辅助他们的飞行。要是想攻入这里,和痴人说梦没什么两样。好了,我们还要寻找那个盗贼骑士,该死的,他就不能主动跑到我的面前吗?”巴瑞尔还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待,不过既然都来了,那么总得找到自己的任务目标,然后解决他,只希望能速战速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