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封雷一瞬间就击穿这个年轻的叛国者的肚子,让他瞬间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sんцつ

    这时,玉青突然快步走了过来,一脚将躺在地上惨叫哀号的叛国者踢了起来,使其在空中翻转了好几圈,然后才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因为这重重的坠地,叛国者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众人被这声惨叫给吓了一大跳,不由得全部都齐刷刷的看向了玉青那边。

    结果就看见玉青之中用匕首将那个叛国者的双手钉在地上,同时将好几根封魔针刺入了叛国者的脊椎里,最后还拿出了大脑提取器。

    “你为什么要惨叫?这不刺激吗?”玉青不解的看了一眼被自己给制服了的叛国者,又看了一眼其他的那些被这一幕给吓坏了的叛国者,问道:“而你们又为什么要恐惧?这不就是你们所要的吗?鲜血、杀戮、痛楚、以及利剑与法术。这难度不刺激吗?”

    闻言,所有的叛国者都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说起来,我虽然是个文书,但在战场上,我可是我们师长的警卫连的连长呢!虽然带着部队发起冲锋的事情没做过,可敌军交火的次数也是不少于三十次呢!所以我比你们更加了解战场上的情况。”玉青冷笑着用脚踩住了那个叛国者的背部,使其无法挣扎,紧接着又将大脑提取器卡在了这个叛国者的脑袋上,在其惊恐的哭喊声中,按下了大脑提取器上的启动按钮。

    顿时惨叫声和鲜血就像是浴盆里漫出来的水一样,向着四周蔓延而去,将所有被其触及的人的中,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最终这个叛国者的脑袋被大脑提取器粗暴的撕裂开,整个大脑连带着视觉神经和眼球,就被吸入了大脑提取器后方的培养罐里,被永恒的囚禁在其中。

    “这就是上面将大脑提取器给她的原因?难怪上面那么信任她,和她比起来,我的心肠还真的是善良啊~!”被微微有些吓到的老黑,看着身上满是飞溅上去的鲜血,却依旧神色如常,正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在将已经存放了大脑的培养罐取下,又安装上了新的培养罐,看向了其他的叛国者的玉青,发出了一声感慨。

    “战场上回来的军人,果然很有军队的风格呢!”而老肖也轻笑起来,说道。

    在目睹这血腥残酷的一幕后,依旧能够笑的出来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和玉青玉一样,老肖也是个军队出身的特工,但因为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一同上战场的四个兄弟全部都战死了,而且都是在他的面前被蜀国人的法术给炸死的,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创伤,导致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变态。

    一旦看到这样和战场有关联性的画面的时候,整个都会陷入到一种兴奋状态中,导致他会做出某些同样的事情来。

    以特工的身份,去看玉青这种很明显是带有震慑性质在里面的行为,一定会觉得太过火了。毕竟特工还是要以保密为重,如此招摇的做法,实在是和特工的身份不匹配。

    但在看到了玉青的做法后,老肖突然也拿出了他自己珍藏多年的两把匕首,强行将自己的对手给打倒在地,同时用相同的手法将其双手钉在地上,紧接着又拿出了封魔针十分蛮横的刺入了这个叛国者的脊椎里。

    “小李,把大脑提取器借我玩玩。”在用脚将这个叛国者死死地踩在地上,使其无法挣扎之后,老肖十分兴奋的对玉青说道。

    闻言,老孟立刻就开口说道:“老肖,这不符合规矩。我们是特工,大脑提取器是军队里的管制道具,没有军方的身份,我们是不......”

    不等老孟说完,玉青就已经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将大脑提取器扔给了老肖。

    在接过大脑提取器之后,老肖一边将大脑提取器卡在已经被自己给控制住的叛国者的脑袋上,一边笑着对老孟说道:“放心吧,老孟,我也是军方出身。而且,我侍奉的那位外派议员也并没有注销我的军方编号,到现在每年我都必须回所属的部队去报个到。否则,老上司会让我请喝酒的。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使用大脑提取器会出什么问题。”

    说着,老肖便对被自己控制住的这个叛国者说道:“抱歉啊!我有战争创伤症,一看到和战争有关系的事情,我就忍不住想要去模仿。但我并没有真正的使用过在大脑提取器,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你还请多多包涵!”

    尽管在说这话的时候,老肖正在笑。但是被他控制住的这个年轻的叛国者,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到他的善意,反而还从这和煦的笑容之中,感受到了恐怖的恶意。

    不管这个叛国者是如何的惊恐惨叫的,老肖就像是个刚刚从朋友那里借到了心意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玩耍。

    在其按下了按钮之后,大脑提取器上的刀锋,立刻就就开始高速旋转切割起来,将这个年轻但却因为不懂事而叛国的叛国者的脑袋给强行撕开了。

    随着这个倒霉蛋的大脑被吸入大脑提取器后方的培养罐里之后,老肖的脸上立刻就露出满足的神色。然后,他便将这个大脑提取器交还给了将玩具借给他的玉青。

    就像是他所说过的那样,他这是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大脑提取器,所以不会将存放有大脑的培养罐从上面取下来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短短的两分多钟时间,两个叛国者就成了永恒的囚徒,也导致了这些剩下的叛国者,全部都陷入到了恐慌之中去。

    法宝是强力武器不假,可就如同枪械,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和一个拿着枪的小孩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一样,这些法宝在他们的手里和在他们长辈的手里完全是两个概念。

    他们的大多数攻击都没办法好好的瞄准,不是打歪就是歪歪扭扭,被老黑等人给躲了过去。

    不一会,剩下的三个中层叛国者就也被制服了,被十分强行的挖出了大脑,在三个培养罐里和自己的同伴大眼瞪小眼。

    随着五名中层叛国者被收拾掉,剩下的那些人也都不足为虑,很快就被调查小组给一网打尽了。

    “喂喂喂,我是调查小组的老黑,黑关震。我们这边已经将任务完成,侧面所有的叛国者都已经被我们抓获了。我们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坐在一张椅子上,老黑用手机联系上了国安部的特工们的头头,向其汇报工作情况,并且询问接下来调查小组还要做什么。

    而那位国安部的特工头头,或许是本着有白用的劳动力不用也是浪费的想法,直接十分不客气的给出了一个新的任务。

    原来在这座工坊的下面,有着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而调查小组的任务,就是和国安部的士兵们一起,下到地下去,去侦查一下地下空间里面究竟有着什么,范师瑄让这些叛国者打造的武器,又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器。

    如此,老黑等人没办法只能够领命,和那支国安部的特工小队会合,然后再下到工坊下面的地下空间里去,进行侦查任务。

    在前去会合的路上,李女士十分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玉青,刚刚玉青的心狠手辣,已经把她给吓坏了。虽然说,对敌人冷酷无情是魏国的军队一贯的作风,也能够让玉青在战场上更好的活下来。

    但那毕竟是在战场上,不管怎么说,都是有着危险性的。

    所以最终她还是开口了。

    “玉青,你有想过要回来吗?从前线回到京城来工作。你在前线已经参加了不少的战斗了,也应该积攒了一些功勋,调回京城的话,应该是能够分配到一些很不错的工作吧?”

    “功勋是积攒了一些,本来姐夫也想过要把我调回京城来了。但是在出现了玉白的事情之后,你觉得我被调回来还能够做什么?还不就是给各个特工局打临时工吗?除此之外,我还能够做什么能够让上面的人能够时时刻刻监视着我工作?”女孩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走在前面的她,头也不回的说道。

    虽然玉青没有说什么,但李女士知道她和还在前线的胡岳一样,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们在前线打生打死的时候,李女士和玉白却坑了他们一把,让他们差一点点就要跌入深渊。

    这事情搁谁身上,都一样会发火的。

    但是李玉青在回来之后,却一直都在忙着做任务,以任务过程中遇到的那些叛国者作为发泄对象,进行发泄,这实在是有些不太正常。

    而且,玉青在休息的时候,都会武器不离身,这和那些回到总部之后,就会把武器放到茶几上或是扔到一旁的架子上的调查小组其他特工完全不同。这种行为,就仿佛她依旧还在战场上,需要时时刻刻的戒备着一样。

    ‘战争创伤症吗?’看着玉青的背影,李女士突然想起了刚刚老肖提到过的一个词。

    虽然说战争创伤症的症状有各种各样的,但是像李玉青现在的这种行为,刚刚好符合了战争创伤症的基础症状。

    战争创伤症是一种心理疾病,需要心理医生进行辅导,才能够缓慢的进行治疗。

    但问题是......

    “喂!这边!”就在李女士思考着李玉青的战争创伤症该怎么办的时候,众人来到了会合地点。早就在这边等着了的国安部特工们,也在这个时候,对众人挥了挥手。

    “情况如何?”大摇大摆的走到国安部特工们的面前,老黑当即问道。

    “地下空间里也有着叛国者,而且很可能是一个中高层的人员。所以我们需要活捉他或者是挖出她的大脑。”国安部的特工拿出了一份建筑设计图,指着在地下空间中心处的一个大房间道。

    说着,这个国安部的特工就立刻看向了伊格娜丝和李玉青这两个军方出身的特工,问道:“大脑提取器和培养罐还有多少?”

    “大脑提取器一共两个,一个正在使用,一个备用。培养罐一共五十个,已经用掉五个,还有四十五个可以用!”玉青用十分标准化的回答方式回答道。

    闻言,国安部的特工虽然被备用培养罐的数目给吓了一跳,但也依旧是故作镇定的说道:“很好!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住那个高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给国家和前线的将士们提供足够的保障。”

    “是!”

    “开始行动把!”冠冕堂皇的话说完之后,这个国安部的特工就一马当先的打开了入口,第一个下到地下空间里去。

    而其他人看到他开始行动之后,立刻也开始下到地下去了。

    刚刚步入地下空间,一堵墙壁和一道贯通左右两侧的走廊,就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这地方应该是被什么人改造过了,否则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这么长的一条走廊。”国安部的特工头头看了一眼左右两侧,又看了一眼建筑设计图,对众人说道。

    既然已经被改造过了,这份建筑设计图也就没有了作用,被其收了起来。

    “老黑,你带着你们的人去右边。我带着我的人去左边。”因为这长长的走廊里只有左右两侧的尽头,也有大门,所以国安部的特工头头,让调查小组的人去右侧,而他则带着他自己的手下去左侧。

    “了解。”老黑微微点了点头,紧接着便带着调查小组去了右侧。

    而这时,国安部的特工头头也带着自己的人去了左侧。

    可能是默契还是其他的什么,老黑和特工头头同一时间,用力踢开了大门,准备带着人扑入房间里去。

    然而,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十分难闻的味道就将他们都给熏了出来。

    “这是什么味道?死尸吗?”即便还没有看见房间内部的情况,但是众人的心里面却已经有了一些些猜测。

    而在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房间里面的东西的老黑却道:“不!比那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