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家丹祖!

    此时此刻,李叶突然间朝着虚空中冷笑了一声。『『

    却没有丝毫的回应。

    古家丹祖早已经死了!

    耗尽寿元,彻底归西!

    当年古家为何会被群起而攻之?就是因为古家丹祖陨落,那些虎视眈眈的各方势力想要瓜分古家,甚至取而代之!

    其中就以火云老祖最为上心,想要从古家的尸体上,将火云山打造成一个全新的帝门道统!

    只可惜,最终遇上李叶,不仅没能开创帝门道统,反而连自己的一条老命都搭了进去。

    这些事情,在东洲早已经是人所尽知。

    “不愿意露面吗?”

    并未有任何回应,李叶也并不奇怪。

    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随手在虚空中一抓!

    下一刻,就看到虚空逐渐开始崩塌,如同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挤碎。

    要知道,这古老的庄园仿佛有着某种上古的力量在守护,周围空间强度甚至接近于圣地所在的那片天地。

    就算是殿主级的强者到了这里,也休想轻易徒手挤碎虚空。

    但李叶却做到了!

    不仅做到了,而且看上去轻松无比。

    “李天人,何必苦苦相逼。”

    终于随着虚空被李叶一只手逐渐的挤碎,从其中传出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听上去仿佛像是一个暮年等死的老人,虚弱无比。

    然后就看到有一道人影从其中走出。

    步伐蹒跚,老态龙钟。

    那样子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不忍心动手。

    唯独李叶,在看到对方后却是冷然一笑:“收起你那一套幻化,否则我亲手捏爆你的元神。”

    此言一出。

    周围彻底安静下来。

    从虚空中走出来的老人,正是那位东洲负有盛名的三大丹帝之一!

    古家的中兴之主,更是古家百万年来的依仗!

    古家丹祖!

    这还是李叶第一次亲眼见到对方。

    之前他虽然与古家交好,却从未有幸见过这位传闻中的古家丹帝。

    如今一看,他却是目光微微变冷。

    “为了延寿,你将整个古家全族的性命当做祭品。”

    很早之前就有传闻古家这位丹祖已经寿元耗尽,大限来临准备等死。但此刻李叶分明看出对方虽然老态龙钟,然而体内却有着一股不弱的血气支撑。

    至少也是有着十数万年的寿元在身,和外界传闻的有所不同。

    转念一想他立刻就明白了。

    “李天人果然聪明。”

    被人当场拆穿,古家丹祖也不再掩饰,渐渐的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

    从一个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变成了一个外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同时刚才那种看上去仿佛一阵风就要被刮跑,轻轻一推就要摔倒的虚弱样子,也不复存在。

    若是此刻东洲各大门派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是骇然失色!

    因为古家丹祖这面目哪里看得出是一个大限来临的人?气色红润,精神饱满!

    “看来你在这一座上古遗迹中,得到了不少好处。”

    李叶眼神逐渐变冷。

    人都有求生欲,古家丹祖这种坐拥权势的存在想要活的更久也是人之常情。

    但李叶却绝对不会认同对方的做法!

    那一声冷哼,包含着浓重的杀意!

    这让古家丹祖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却笑道:“李天人手中杀的人,并不比老夫少多少,这个天地本来就是如此,强者才有资格活下去,弱者永远只能被强者安排命运。”

    强词夺理!

    李叶并未回应,他的确杀了不少人,但他却从不会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但古家老祖不同!

    他所做过的一切,几乎让他百死难辨!

    “古烈兄妹在何处。”

    李叶目光中划过一丝杀意,之所以还没动手不过就是还有事情需要他确认。

    果然古家丹祖闻言后笑了,笑得有些得意和狡猾,“我古家后辈能够得到李天人这样的人物垂青,也算是古家之幸。”

    “他们在哪!?”

    李叶的神念何等强者,但自从踏入这片神秘天地后就发现受到了严重的限制。

    甚至他无法查探到古烈兄妹的踪迹,同时他早已经确定,随着他一同消失的就是古烈和古三妹两人。

    现在看到古家丹祖现身,不用怀疑就知道他们兄妹二人应该是落到了对方手中。

    谁也不会想到,真正将古家整个葬送的,不是蔺家,不是其他古族更不是那些帝门道统和火云老祖。

    真正葬送古家全族的人,此刻就在眼前!

    那位被古家上上下下全族人当成信仰般,守护了他们数十万年的丹祖。

    如今,古家剩下来的人已经不多。

    嫡系血脉就是剩下古烈和古三妹两人。

    “李天人如此聪明,为何不猜猜。”

    古家丹祖一边警惕和忌惮的没有靠近,此刻整个人就身处于上古遗迹的入口,在他的周围仿佛有着一层无影无形的力量围绕。

    正是这种无形中的力量,让李叶无法动手将他杀死。

    不是杀不死,而是无法在一瞬间做到!

    对付古家丹祖这种活了无数万年,人老成精还奸诈狡猾的人,如果不能一击必杀被他逃走!以后想要再将他找出杀死,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李叶没有回答,伸手化作一片掌印!

    强行要将整个上古遗迹打开!

    以他现在的修为,几乎堪比仙君五品!

    但让他意外的是,就算他全力施压,眼前的上古遗迹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不用做无畏的挣扎,笼罩在这片遗迹中的是古老神灵的血脉,唯有真正的打开方式才能让其展现出原本的真容。”

    古家丹祖冷笑。

    如果依靠蛮力就能打开,他也不用葬送整个古家全族!

    毕竟连那位大人都亲手尝试过,却无可奈何!

    他冷然一笑,“你虽然横压了整个东洲,可是比起那一位,还是差远了。”

    “有意思。”

    李叶也知道没这么容易,刚才只是想要尝试一番。

    他现在明白为何古家丹祖这般笃定出现在他面前,因为只要这片上古遗迹的神秘力量不消失,他是不可能轻易杀了他!

    哪怕此刻遗迹还没打开,但古家丹祖却如同拥有了部分威能一般。

    “李叶!你的确让老夫惊讶,短短十年时间,可以成长到这个地步,倘若当初知道,或许老夫还真的会选择和你合作!”

    古家丹祖有些唏嘘。

    十年前,李叶刚刚踏入东洲城。

    无数人都不以为意,毕竟当时一个无名小卒,如何引起诸多大佬巨头的关注。

    古家和李叶交好,但那都是小辈之间的交情。

    真正的古家上层,其实并不赞同。

    更何况古家丹祖!

    只不过他完全不在意几个小辈之间的矛盾和交情,这都是小打小闹。

    他真正在乎的是他自己!

    是能否继续活下去,甚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血!

    无数的鲜血!

    李叶一眼望去,在遗迹的入口仿佛有着一片鲜血所填满的湖泊。

    鲜红,艳丽!

    但是却充满了浓浓的怨念和血腥气。

    很难想象,到底要死多少人才能填满整座湖泊。

    “你是个疯子!”

    李叶闭上眼。

    那整座鲜血填满的湖泊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几乎不用猜!

    古家全族!

    上上下下无数人的鲜血造就了这座湖泊!用血来灌注,以怨气来化解!

    他突然间明白了。

    古家丹祖以什么代价来得到这一切,所以他才会说他是个疯子。

    但很快他摇了摇头,“不,疯子不太适合你,你连禽兽都不如。”

    为了活命!

    为了追求力量!

    以全族人的性命作为交换!

    李叶这一路走来,遇见过无数的敌人,其中有人阴冷绝情,有人残忍暴虐,更有人蔑视苍生。

    但唯独古家丹祖,却是所有人中最为残忍,最为绝情,最没有人性的一个!

    “哈哈哈!”

    听到李叶如此评价,古家老祖仰天大笑,笑得无比的得意又无比的暴虐。

    随后就看到他止住笑容,脸上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眼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错了吗?

    不!

    他没错!

    “你一样亲手屠尽了好几个门派,包括大教和帝门在内!你所杀的人,那些人留下的鲜血,不比他们少!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老夫?”

    古家丹祖一字一句。

    甚至最终他大笑三声:“成王败寇,只要老夫最终如愿以偿,牺牲整个古家又何妨!”

    随着他猖狂的大笑声传出,李叶也是感觉到那片鲜血湖泊开始逐渐沸腾起来。

    看到这一幕,李叶没由来的感觉到一股不妙。

    但是古家丹祖却欣喜若狂!

    “快了!就快了!哈哈哈!老夫多年来的心愿,终于要完成了!”

    他身形一闪,已经到了鲜血湖泊上空。

    此刻李叶才发现,在那片鲜血填满的湖泊上,有着两个人。

    古烈!

    古三妹!

    李叶目光一凝!

    两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昏迷不醒。

    但是在这一刻,古家丹祖将他们唤醒。

    “你想要将他们献祭?!”

    李叶沉声一喝!

    但是却被阻挡在外。

    明明亲眼看着古家丹祖进去,可轮到他却完全无法更进一步。

    “丹,丹祖?”

    从昏迷中醒来,古烈第一眼看到眼前出现的人完全愣住了。

    虽然和印象中的有些不同,但那种感觉!

    血脉相连,至亲之人的直觉让他一下子就认出了古家丹祖。

    同时古三妹也是睁大眼睛,她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古家辈分最高的老祖,但她印象中丹祖老人家不是早就大限来临陨落了吗?

    “丹祖,我们这是死了吗?这里是地狱?”

    古三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眶红红的。

    尤其是周围放眼望去,都是血红一片。

    怨气冲天,宛如古老传说中的地狱。

    “不,孩子,你们还没死。”

    “没死?但丹祖您不是?”

    古烈惊呆了!

    古三妹更是惊呼起来。

    但古家丹祖却是慈祥和蔼的笑道:“孩子,你们愿意为了古家的将来,付出一切代价吗?”

    为了古家的将来?

    古烈想都没想,重重点头!

    他如今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重振古家!让古家重回当年顶级古族帝门的位置。

    和他不同,古三妹却显露出一丝犹豫。

    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但是自从那个人出现后。

    她发现自己无法轻易下定这个决心。

    “古三妹,你愿意吗?”

    古家丹祖神色肃穆,竟然有些庄严和神圣。

    这让古三妹一时间内心天人交加,但最终还是抬头说道:“丹祖,需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

    “如果需要你们为了古家的将来,献出生命呢?”

    献出生命?

    古烈和古三妹都愣住了。

    倒不是他们怕死,当初他们本来就应该和古家其他人一样惨死在火云山的手中。

    这些年算是多活的,但他们却感觉丹祖有些奇怪,明明看着慈祥和蔼却总有些不太协调。

    “愿意吗!”

    一声重重的怒哼!

    彻底将两人镇住!

    但也随之让他们兄妹二人清醒过来。

    “等等,我们不是随着李叶一起到了古家祖地,为何会来到这里?”

    古烈发现不对劲了,古三妹更是目光朝着周围望去。

    那些鲜血,那无数的鲜血!

    竟然让她有一种落泪的冲动,就像是与她体内血脉产生了共鸣。

    尤其是随着下面整个湖泊的鲜血都在沸腾,连带着他们两人也感觉到仿佛浑身上下灼烧了起来。

    “丹祖!这到底怎么回事?”

    古三妹沉声问道,也顾不得尊卑。

    因为她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他们兄妹二人为何动弹不得?就像是被人捆绑在了这里。

    可这里什么人都没有,唯一只剩下丹祖一人。

    莫非?

    想到那个可能,古三妹全身都开始颤抖。

    丹祖为什么还活着?

    为什么她与下面那无数的鲜血铸就的湖泊,隐隐有着一丝共鸣!

    这一切,太诡异了!

    就在这时。

    远远的有着一道声音破空而来。

    “因为这个老东西,想要将你们也一起献祭,完成整个血咒来化解这座上古遗迹的封印。”

    随着这声音响起。

    古家丹祖面色划过一丝惊愕。

    古烈和古三妹两人更是欣喜和惊讶。

    不知道何时。

    李叶竟然破开了阻挡他的那些结界,此刻正缓缓的走到了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