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音速的世界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安静,诚然外界的声音追不上,也无法突破冲击波。『→お℃..co但机体内侧的各种声音却不可避免。微小的震颤、细微的机械运作音、电子合成的提示音——忽视其中任何一项都有可能招致机毁人亡的惨剧。

    高速飞行中的飞机撞上一只飞鸟都可能机毁人亡,高超音速飞行时则是一颗小石子、一发手枪子弹、一匹薄布都足以对机体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因为在6.5马赫的高速飞行状态下,已经不存在什么软或硬的问题,而是动能本身就会造成伤害。就算只碰上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石子也一样,机体立刻会被打出一个打洞,超音速的狂风呼啸而入,机体瞬间四散碎裂,接着被摩擦热烧成灰烬……

    高超音速的世界就是如此危险、紧张,容不得哪怕一丁点微小的错误。

    对马赛而言,这样的世界才能让他感到安心。只有沉浸在速度风暴的紧张当中,他才不会痛苦。

    如果被人问到“世上到底有没有幽灵,存在于何处?”,马赛会回答“亡灵存在于我们心底。”

    直到今天为止,马赛都必须借助安眠药才能入眠。如果没有药物创造出的深度睡眠,那他必然会被噩梦所折磨,被那些扭曲、凄惨的亡者追逐,在他们的怨言和指责中没完没了的逃跑,看不到任何出口,在血与尸骸中漫无目的的逃跑。

    ——为什么杀死我们。

    ——为什么踩死我们。

    ——为什么见死不救。

    ——我们好痛苦。

    ——我们死的好惨。

    ——你居然还活着。

    亡灵们的怒吼如影随形,无论他逃到什么地方,纵然他从噩梦中惊醒,那些呼号依然伴随在他身边。

    马赛心里很清楚,死者只会保持沉默,能够组织详细具体的语言,能够无处不在的弹劾他的——其实是他自己的罪恶感。对自己杀人一事感到后悔,恐惧着同样的事情会再度上演。

    是的,死去的人们和他几乎没有直接的关联。从法律和社会意义上来讲,那些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人”,死掉一百或是一千都和马赛没多大关系。况且这些人本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每个人手里都攥着几条人命。要是因为杀人者的死而没完没了的自责,那么那些被这些人所杀之人又该怎么算?这是不是一种毫无意义的伪善?

    一直纠结下去的话会没完没了的。

    ——重点并不是你杀了人,而是杀死这些人所产生的意义。

    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轻柔中蕴含着奇妙的磁性,让人不禁想要倾听他的发言。

    ——我们假定一个恐怖分子会杀死伤害二十个守法公民。先不管这个数字是多了还是少了,我们先这么假定。如果我们在他行动之前阻止了这件事,也就等于救下了二十个人。

    实际上可能更多,恐怖分子之所以会被称为恐怖分子,是因为他们热衷在社会上塑造恐怖气氛,通过让所有人心生恐惧来达成自己的诉求。是故,他们从不吝于制造尸体和悲剧。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是罪有应得也罢,是无辜受牵连也好,他们只要“要恨的话,就去恨帝国好了”这样一句话,就能轻轻松松地开枪杀人或是引爆炸弹。

    所以杀死一个恐怖分子等于救下许多无辜群众,这个逻辑是成立的。

    可是……

    ——能否通过谈判和劝降让事情在不死一个人的前提下得到解决?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伴随着风险。不是谈判失败的风险,而是“谈判”这个动作会被恐怖组织视为“软弱可欺”,认为抓住了政府的弱点。从今往后会有更多组织或个人进行仿效,到时又会有多少人被牺牲?

    所以比起寄希望于微小的可能性,选择确实的结果才是正确的。

    ——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我的意见是,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不应该被拿来作比较和计算。但我们总是会面对抉择,每一个都无比宝贵的生命都呈现在眼前时,我们只能依照简单的数学公式来做出取舍。虽然这很无情,但起码很公平。

    所以……那些人的死,其意义就在于其他人能够活下来?

    ——正是如此。

    原来……是这样啊。

    ——进一步思考,因为这些人的死,能够震慑潜在的恐怖分子,并且让恐怖分子理解到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取得所谓的成果。从根本上断绝恐怖分子的思想源头,彻底击溃恐怖主义,让更多人免遭伤害。这场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和因此产生的牺牲的意义正在于此。

    是的。

    自己杀了很多人。

    一度踏上染血之路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唯一的救赎。

    唯一的祈愿。

    至少最后,让那些死亡有些意义。

    ——你终于明白了,这就是现实。

    可,即便如此。

    马赛的心中浮现出满是坚毅的面孔,眉角微微蹙紧,默默在心中祈祷着。

    祈祷着自己不会再遇上那个女孩儿,祈祷那个女孩儿能平安的活下去。

    ############

    “这就是追加的部分?”

    歪着脖子瞅了瞅眼前的机体,“夜莺”忍不住吐槽:

    “期待你们的审美有所进步的我真是个傻瓜……”

    “你要性能,颜值就要有所付出,你要颜值,性能就必须做出取舍。如果你两样都要,要么给足钱,要么耐心等。”

    提姆技术中尉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能把这半成品整合到机体上,能够成功启动并顺利运行就已经拼上老命了。外观优美?要求别太高了。”

    “道理我明白,但这个未免也太……”

    “听好了,姑娘。外表并不等于一切,事物的表象与内在并不总是一致的,别因为外表忽略了内在。”

    “听上去真像是老头子的说教。”

    “是教诲和人生经验!现在的小孩子真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总之,有了这个秘密武器,就算再遇上那台机体,也有一战之力了吧。”

    女孩的脸庞重新恢复坚毅,提姆神色复杂的瞥了她一眼,语气沉重的回答到:

    “如果一切条件都符合预期的话……不敢说毫无痛苦,但可以确保死的非常迅速。”

    “这就行了。”

    女孩低下头,沉吟了几秒后,重新抬起的面孔上带着豁达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