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得到的第一件神器,居然是被诅咒的……”

    白晓文有点难受,不过想想看也能明白。【 .】,

    毕竟铁木真是王级强者,对应的是史诗级装备。所以得到“齐心,草原兄弟之刃”算是正常的,而出现神器,实在是小概率事件。

    而且就算“长生天之佑”被诅咒,也不失为一件好装备。

    白晓文不知道的是,灵界规则这样设计,其实也留下了解除诅咒的办法,那就是寻找蒙古人信奉的萨满,用巫术献祭的方式,祈求得到长生天的认可。

    这是一个连续任务,而且难度非常大。

    白晓文就算知道,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洗刷诅咒,他打算把这条项链当成临时恢复灵力的道具,反正不一直佩戴就行了。

    让白晓文比较在意的是神器的“封印状态”。难道这并不是神器的全貌?全盛状态的神器,会不会更强?

    反正,只要掌控着绍定位面,早晚能解开这件神器的奥秘,不管是封印还是诅咒。

    出了这三件装备,白晓文也算满意。当初杀黑天教主,对方是被镇魔符的叠加之力,震成了粉末,没有任何战利品。现在杀死另一个王级强者获得了丰收,算是弥补了遗憾。

    除了这三件装备之外,还有一些零碎物品,比如铁木真的金狼令牌信物,精酿马奶酒囊等等。

    其中,金狼令牌,是铁木真独有的信物,其地位可以比拟南宋朝廷的传国玉玺!铁木真此人的权力*极强,所以把金狼令牌贴身携带。

    当然,白晓文就算有金狼令牌,也不可能号令草原。这东西也没有附加什么神通法力,蒙古新任大汗确认金狼令牌遗失,只要再造一块什么“金鹰令牌”、“银狼令牌”之类的信物就行了。

    ……

    南宋,临安府,皇宫禁苑。

    皇帝赵昀(宋理宗)急召丞相史弥远入宫,商议大事。

    史弥远早已是成竹在胸,脸色平静。见到皇帝之后,他躬身一礼,道:“陛下急召,不知所为何事?”

    “丞相,今日朕用过早膳之后,发现寝宫之内,多了一个锦盒!”宋理宗赵昀的脸色很难看,“传问侍卫太监,没人知道这锦盒是哪来的。朕命人打开锦盒,发现了一封书信和一块令牌。”

    赵昀随后命侍卫将书信、令牌交给史弥远观看。

    史弥远展开信纸。

    “书赠大宋皇帝陛下:金国方灭,蒙古兴盛。近闻蒙古有南征之意,为保大宋黎民免遭战祸,吾不辞辛劳,远赴大漠,斩敌酋铁木真、王子察合台、大将哲别等四十余蒙古贵族,暂缓蒙古南征之役。

    “现将铁木真金狼令牌,呈献陛下。愿陛下善待子民,则天下幸甚。若倒行逆施,皇天不佑。

    “长生门主吕望敬上。”

    旁边那块令牌,金底银边,雕琢的狼头栩栩如生,显然就是金狼令牌。

    史弥远看过信件之后,赵昀急忙问道:“丞相,你觉得如何?这个长生门主吕望,他说杀了铁木真,到底是真是假?”

    史弥远点头说道:“陛下,臣以为,长生门主能无声无息出入禁宫内苑,把这么大一个锦盒,放在陛下寝宫而无人知晓,足以看出对方确实有真本事。那么他刺杀铁木真一事,确实极有可能。毕竟这种事情,咱们皇城司、机宜司的细作,很容易就能探听得信,对方如果胡吹大气的话,只会贻笑大方。”

    赵昀坐在椅子上,喃喃说道:“这么说……铁木真是真的死了?”

    史弥远点头。

    赵昀挺起身,急急问道:“这长生门主,究竟是什么来头?”

    史弥远信口胡诌道:“臣听闻我大宋有修道门派,长生门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修道门派一般不问世事,不过长生门却是例外。当初平定李全、救援全子才,都有长生门的参与。长生门主吕望,有通天彻地之能,千里之外取敌首级,如拾草芥。”

    赵昀默然半晌,说道:“修道人,就好好修道,管那么多朝廷事务做什么?”

    史弥远知道,书信的后一句,触动了赵昀的逆鳞,毕竟“倒行逆施,皇天不佑”八个字,几乎等同于威胁了。

    “长生门主”的意思很简单,我能杀得了铁木真,也能杀你。

    而对赵昀来说,他还没有切身体会到蒙古的可怕,仅仅是北伐失利而已,蒙古还没有南征。他自然就没有感觉到白晓文刺杀成吉思汗成功,对于大宋江山是多么大的贡献。

    作为皇帝,脖子上被人拿剑架着,当然不舒服。

    史弥远事先已经见过白晓文,他这次应召入宫,就是为了引导宋理宗赵昀的思想,将其引到白晓文希望促成的路子上来。

    “陛下,从这封书信的字里行间来看,长生门还是以大宋社稷为重的。否则,长生门主也不会冒险去刺杀铁木真。陛下英明仁厚,只要您保持宽政爱民,长生门主断然不会对您有威胁。”

    赵昀道:“可是,朕既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绝顶强者,随时能取朕的首级……朕又怎能睡得安稳。”

    侠以武犯禁,白晓文的实力,可比一般的江湖武人强多了。

    史弥远笑道:“陛下,淮北招讨使古龙,和长生门有联系。陛下不妨通过古龙,向长生门主示好。只要结了善缘,陛下就等于是有了一个绝强的助力,可保陛下江山永固。”

    赵昀想想也有些心动,问道:“可是朕该送些什么礼物,能得到长生门主的接纳?朕听说修道之人都清高的很。”

    史弥远道:“修道之人,视金银官爵如粪土,但对于那些有益于他们修行的天下奇珍,却是极其渴求。”

    赵昀来了精神:“没错,朕可以从内库中挑选奇珍,按时送给长生门主,还可以在民间搜罗天下宝物,进献仙家。”在赵昀的心目中,已经把长生门主看成了陆地神仙之流的人物。

    史弥远提醒道:“陛下在民间搜罗宝物,只需交给心腹之人去办就行了,千万别交给各道布政使,免得地方大员借着搜罗宝物的诏令扰民,那样反而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