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

    昆仑山。

    作为道家祖庭之一,昆仑山自上古以来一直是诸天万界极负盛名的神山圣地,极盛时代的玉虚宫更被称为不朽道统。

    不过,自中古初劫,道家三清尽皆陨落,也令道家从极盛时代衰落下来,虽然后来玉帝崛起令道家再兴。

    但,那是属于凌霄殿的辉煌,和昆仑山和玉虚宫已关系不大。

    不过,三清道统合一,有清源神皇、云成道祖、吕祖三大准帝坐镇,昆仑山依旧是诸天万界最顶尖势力,至少在人族联盟中仅次于凌霄殿、兵主一脉。

    在昆仑道庭深处的一座巍峨神殿。

    大殿正盘膝坐着一身穿黑袍的壮汉,单单坐着高度便不亚于常人,宛若传说中的巨人,浑身也散发着浓郁的煞气,隐隐有混沌气流在周身弥散。

    哗~

    身穿银袍的冷峻青年男子撕裂时空降临,他风神如玉,散发着无尽光芒,眉心有着一道淡淡裂痕。

    若说黑袍壮汉宛若太古凶兽充满着无尽霸道凶戾气息,那银袍青年一出现便是整个天地完全碾压了黑袍壮汉。

    “武绛。”银袍青年看着盘膝修炼的壮汉,不复冷峻,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柔和之色,缓缓开口。

    黑袍壮汉睁开眼,看清来人,连忙起身恭敬道:“师尊。”

    银袍青年,正是昆仑道庭的领袖——清源神皇,是人族顶尖巨头之一,亦是人族最古老的大能者之一。

    而黑袍壮汉,则是清源神皇在诸界域会上收的亲传弟子武绛。

    “你应该知道江寒的事情了吧。”清源神皇看着武绛。

    “弟子昨天便已听说过。”武绛点头恭敬道:“两日后,便是寒皇和北夏神皇共同的封号大礼,之前已有人传言来。”

    “你消息也灵通。”清源神皇声音淡然,平静道:“你和江寒乃是同一届诸界域会出来的,有何想法?”

    “师尊教导弟子不可谓不用心,各种修炼不可谓不好,但弟子和寒皇的差距反而不断扩大,到如今都难以弥补,是弟子愧对师尊栽培。”武绛低沉道。

    清源神皇不由笑了。

    “不怪你。”清源神皇轻轻摇头:“你已足够优秀,为师自担任玉虚宫掌教以来,收亲传弟子数十,你论天赋能排入前三,但进步速度却是无可争议的第一,短短数万年能达到仙神九阶巅峰,已堪称不可思议。”

    虽然距离诸界域会仅有数千年。

    但武绛,和江寒一样同样经历过时间加速,总的算起来也修炼了数万年,可数万年能达仙神九阶巅峰,若是放在过去足以惊艳人族一个时代,声名响彻大千万界。

    只是浩劫在即纷乱无比,诸天之间都已被江寒的威名彻底笼罩。

    江寒在一日,便会如那一轮煌煌大日,横压在当世所有天才的头上,没有一个能比之媲美甚至连接近的都没有。

    “但弟子和寒皇、虚衍王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武绛低沉道。

    “不必妄自菲薄。”清源神皇轻声道:“虚衍王乃是从轮回中归来,他如今实力都是靠的前世,随着时间流逝最终有陷入瓶颈,至于江寒.....”

    “不要说你。”清源神皇轻叹道:“即使是为师,甚至是妖帝、天帝,若是和他同时代修行,恐怕都会被他彻底压制,无一人可比之争锋,如此绝世人物,为师也不知道兵主是如何培养出来的。”

    武绛默然听着。

    江寒的绝世天赋早已用实力证明一切,已不需要任何质疑。

    那种无可匹敌的锋芒,即使年轻时曾笑傲万界征战十方的清源神皇都不得不佩服,江寒,当世之间乃是万古之间无人能比之相比。

    “弟子明白。”武绛低沉道。

    “记住为师所说,你的天赋和心性在为师所见的无数天才都属顶尖,只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未来自然有望站在万界巅峰行列。”清源神皇看着武绛。

    武绛点头。

    万界巅峰行列,即皇境,这是他的目标,亦是清源神皇给予的期望。

    “九日前,我和你所说的火种计划,考虑的怎么样?”清源神皇看着武绛:“这个时代,除江寒之外,论天赋你堪称顶尖,江寒已拒绝种子计划,你若愿意,便能成为火种计划的九大首领之一。”

    “火种计划?九大首领之一?”武绛喃喃自语。

    清源神皇看着自己这个弟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师尊,我不愿。”武绛声音坚定。

    “为何?”清源神皇道。

    “若我人族能胜,火种计划自然只是一计划,但我人族若败,那火种计划便是逃亡计划,除却少数火种,整个人族恐怕都要灭绝,就如昔日的巫族一般。”武绛轻轻摇头道:“弟子不愿。”

    “你如今仅仅是仙神境,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又如何?你重要的是将来。”清源神皇皱眉道。

    “师尊,我要去峰烟心界。”武绛看向清源神皇。

    清源神皇不由一怔,轻声道:“你确定?即使是你的诸位王境师兄,也仅有一个成功,更别说你才修炼数万年。”

    “弟子实力虽不强,但要弟子在隐秘之地去等待命运抉择,弟子真的不甘心。”武绛声音低沉,忽然跪伏在地:“旦求师尊,给弟子一个机会,一个能掌控自己命运的机会。”

    “掌控命运?”清源神皇看着眼前的武绛。

    一如看到的亿万年的自己。

    上古乃是大争之世,多少天才妖孽?但能成皇境又有几人?更何况是准帝。

    亿万年前,号称人族新生代战神的他便是这般,为掌控自身命运,毅然舍弃一切,以一丝真灵转世轮回最终成功归来,一举达到准帝之境。

    “你可要想清楚,火种计划”清源神皇缓缓道:“一旦错过便再无机会。”

    “弟子。”武绛一字一句道:“虽死不悔。”

    “好。”

    清源神皇点头:“那你静心等待,五天之后,为师带你前往界海。”

    “多谢师尊成全。”武绛跪伏在地。

    清源神皇轻叹一声,一步迈出便消失在大殿中。

    仅留下武绛一人。

    武绛站起身。

    “江寒?修行越往后越慢,我本以为他的进步幅度会慢下来,但没想到,他非但没慢下来,反而越来越快,耀眼无比,在浩劫决战中恐怕都将是影响浩劫走向之巅峰人物,简直匪夷所。”

    “不过,也唯有这样,才配得上万古第一天才的名号。”武绛喃喃自语。

    对江寒,他是极为佩服的,他依旧记得当年再诸界域会上那个开始不起眼的家伙,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蜕变不断突破最终达到令自己都要仰望的地步。

    “江寒万古第一,黑衍风前世记忆不断觉醒如今也达到顶尖王境。”

    “但是。”

    “昔年,我才是诸界域会的第一啊!”

    武绛喃喃自语,眼眸中有着一丝决绝。

    之前师尊看似赞赏自己,但从师尊的话中,依旧只是把当做一个小家伙,一个所谓的天才,而非真正的天才。

    “天才?”

    “当年我从军中选拔出来,我武绛要成的就不是天才。”

    “我要做的,是成为强者,成为超级强者,那种站在诸天万界无数世界之巅的存在。”

    “浩劫之战,这场前所未有的大战,何等波澜壮阔,何等恢宏庞大,我岂能缺席?”

    “师尊,你想我进火种计划,让我等待将来?但我真不甘心,我不想自己在亿万年后后悔,我一定会战前突破的。”

    “一定会的。”

    ——

    九黎界域。

    江寒和北夏神皇跟随清源神皇,仅仅片刻便抵达了九黎界域中的九黎大世界。

    “这便是九黎大世界?”江寒俯瞰着下方的广阔世界,世界之广阔远超元武大世界,灵气之浓郁更难以想象,一座又一座战争堡垒悬浮,无数仙神进出,整个世界宛若一个大兵营。

    这里,是兵主的诞生地。

    亦是上古时代兵主刚崛起时,同共主轩辕争霸人族时的起兵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