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幸倪多大,这是个蠢问题,李小森问完就意识到了。ω δwww..

    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兵阁的历史有多少年,便能轻易推算出李幸倪至少有多少岁。

    龙五安静地等待着,他知道这么巨大的信息量,换作任何人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只有软垫上猫咪一样酣睡着的李幸倪的呼吸声。

    “我本来,以为这世界上只有夜行始祖一个活过千年的人物呢……”李小森喃喃。

    “也不能这么说。”龙五想了想,纠正道,“某种意义上,幸倪她的每一次失控、暴走、沉睡、再重新速度,都称得上是一次新生,一次轮回,一次转世为人……”

    李小森忽然想到:“所以两年前的内战,李幸倪院长她又一次逼近临界血限了?她又暴走失控了一次,所以才又‘刷新’了一次,陷入昏睡,然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完全是。”龙五仔细整理了一下措辞,才解释道,“幸倪她的绝大部分,其实已经是血族了,算是已经跨过了那道充满风险的临界血限。所以是的,两年前为了对抗俱乐部,她又一次被迫让自己还没跨过临界血限的那一小部分,踩了那条红线,但所获得的力量增幅有限,事后的失控程度也不算太糟糕。事实上,真正的战斗力飙升、以及彻底的失控,是李幸倪千年前的第一次暴走,那时候她绝大部分职业属性,仍是士兵,跨度越大,暴走程度就越是剧烈……”

    一旁李小茜突然插了一句:“当初,院长她曾经再三叮咛过我,让我不要试图逼近临界血限……”

    “那是幸倪的真心话。”龙五眼中浮上一抹沉痛,“幸倪她其实一直背负着巨大的负罪感,她的第一次暴走,让太多人死去了,事实上也就第一次的损失巨大,之后她有了准备,反而不如档案里说得那么夸张。她不希望有人走上她的老路。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我知道的,她其实把自己当作一个活死人吧,只为了彻底击溃夜行者的那一刻的到来。那一刻来临的时候,她或许会选择自杀也说不定……”

    说这番话的时候,龙五的口吻很奇特,伤感是伤感的,但并没有多少劝阻李幸倪的意思。简直像是他和李幸倪有着类似的心情一般——表面光鲜靓丽、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舔舐着千年都不曾愈合的伤口,坚持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看到夜行者被彻底灭绝的那一刻。再往后,人生就没什么意义了,走到尽头了。

    李小森和妹妹相顾默然。

    谁都不会想到,那个让无数人视为梦中情人的美丽、知性、从容、冷静、坚定的李幸倪,背后其实还隐藏着如此沉重的一面。

    这一刻李小森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触,他觉得曾经的自己,太脆弱了。

    李小森甚至无法想象李幸倪经历过多少牺牲、失去,承受过多么巨大的重担,可她从来没软弱过,或许心里有,但行动上,她始终坚定地前进着。

    自己呢?十年的懒蛋咸鱼生涯之前,自己甚至懒得活。

    “对夜行者的恨意,以及杀死那些家伙的决心,让我和幸倪走到一起。”龙五这时候缓缓续道,“大概正是因为我们俩在夜行者的问题上,太像了,才让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妻子琴岚她一度误会。我和幸倪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是知己,是真正的同道。”

    “在对抗夜行者的道路上的一致,让你们选择了我么?”李小森问,“为什么选择我?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和二位的‘干掉夜行者大计’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个嘛……”龙五微微一笑,“事实上,坚持选择你的人,不是幸倪,反而是我。是我说服了她,让她相信:对抗夜行者的道路上,你是最佳的‘第三手准备’。”

    “第三手准备?两位为了干掉夜行者,还有第一和第二手么?”李小森不可思议道,“你们除了我之外,还给其他人吃过那枚古代能力果实?”

    “呃,这倒不是,那枚给你吃下的能力果实,是史前时代夜行始祖第一次被杀死之后留下的尸骸的心脏部分,作为原材料,炼制出来的东西,只此一份。”龙五说。

    李小森心说我原来吃的是夜行始祖的心脏?天哪这该是让人吃惊到合不拢嘴的消息吧,为啥我现在内心完全没有波澜呢?

    大概是因为李幸倪的真实身份,已经太震撼了吧,而且李小森有种预感:这不是结束,龙五接下来还会说出更多让自己惊呆的消息。

    只听龙五解释道:“我和李幸倪都认为,阻止夜行始祖的复苏,是必要的。但世事难料,这是亲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漫长岁月后,我们俩的共同结论。所以我们必须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李小森嗯了一声:“您说的最快的情况,是指夜行始祖如果真的复苏归来的情况么?”

    龙五点头:“是的,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情况,我们依然针对性地做了准备。第一手准备,是幸倪她自己,她一次次逼近临界血限,最初是被迫,后来一定程度上是自愿,虽然每次沉睡苏醒之后,都有漫长的恢复力量期,但不可否认她在一次次的这样的过程中,变得更强大了。她一直以来,都是以夜行始祖为假想敌,来进行着自我修行的。为了在最坏的情况下,依然有着对抗夜行始祖的资本。”

    李小森点头,心说这就可以解释了。

    之前李小森疑惑过:只有亲王级的血族,亲自出手转化的对象,才能逃过猎魔人的眼睛识别。

    三年前,被李幸倪转化的林婉,潜伏在北美,和斯卡纳面对面的情况下,都没有被认出来。

    这就说明,李幸倪真正全盛状态下的实力很强,至少是亲王级别的。

    “……至于第二手准备,则是我本人。”

    龙五继续道,“和李幸倪不同的是,我更了解夜行始祖的恐怖,我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战胜那个噩梦般的存在。所以我选中了你,我认为你有可能成为超越我和李幸倪的第三手准备。”

    龙五说到这,身体不自禁地前倾,凝视李小森的双眼:“我认为,你是唯一有可能在正面对抗中,对抗夜行始祖,甚至战胜她的人选——如果很不幸的,夜行始祖真的某一天复苏归来的话。”

    李小森并没有问“你为什么选中我”“你看重我哪一点”这样的话。

    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柳长生能知道自己战斗法师的身份,其他人自然也有可能,甚至比柳长生知道得更多。

    “你知道我的来历?”李小森问。

    “哥哥到底什么来历?”李小茜在旁边好奇宝宝一般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

    她也一直明白哥哥有秘密,但始终没问过李小森,其实李小茜心里有点不开心,在她心中,第一个分享哥哥的秘密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自己么?

    龙五看了李小茜一眼,笑道:“你哥哥啊,他其实不是我们地球的种族,而是天外来客呢。战斗法师,是这个名字吧?”

    李小茜吃惊地看向李小森,哥哥的表情和反应,让李小茜知道这不是假的。

    倒是没有特别吃惊,毕竟当初华夏血战的最后,被柳长生带走之后,柳长生或多或少,提到了一些关系“洛德森”的话题。

    李小森自己则是摸了摸脸,无奈道:“五先生您今天给了重磅炸弹太多了,我都已经震惊不起来了。但我还是要问一句,战斗法师这个名字……您是从哪里听到的?”

    即便是得到了熔兵炼体、学会了一部分森德洛语的柳长生,都没能知晓“战斗法师”这个名字,他只是把李小森称为“洛德森”。

    龙五的信息来源又是什么?

    李小森现在基本确定了:龙五知道很多,非常多,比柳长生多,比自己预想中最多的情况,还要多!

    正因为知道太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龙五才在茫茫人海之中,锁定了自己。

    在那古代能力果实之中,混入自己的一份灵魂意志,伪装成黑衣李小森的身份,并在必要的时刻冒出来,给予指点,这是龙五之前对李小森所做的事情。

    龙五刚才说,他和李幸倪是因为共同的目标——也就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干掉夜行者的这个信念,而走到一起。

    对此李小森并没有进一步质疑、求证,而是直接就信了。

    因为动机和行动是一致的,龙五和李幸倪做了许多事情,其中一些李小森不明白,一些现在开始渐渐明白,但总的来说,两人的全部行动,和龙五刚才所陈述的动机,是匹配的。

    所以李小森相信:龙五和李幸倪,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想要把夜行者杀光杀尽的两个人。

    问题是……李幸倪的来历,现在明确了,那龙五呢?

    这个男人又到底是何方神圣,他都知道些什么关于战斗法师的事情,从而选中了自己?

    李幸倪的真实身份,是兵阁的唯一阁主。

    龙五又究竟是谁?

    警报声,恰在此刻,响彻k市的上空。

    这不是防空警报,而是在能力圈、职业圈、乃至夜行者的信息,为大众所知之后,全世界范围内统一设立的新的警报,也是最高级别的警报:夜行者来袭!

    软垫上的李幸倪听到警报,忽然一跃而起,大声叫道:“夜行者,他妈了个巴子的,那些杀千刀的家伙又来了?这次我一定要杀光他们!杀光!”

    很难想象他妈了个巴子这样的粗话,会从李幸倪的口中说出来。

    她显然还在类似梦游的状态下,所以这番话其实是梦话,是她最真实自我的表达。

    李小森看着和自己印象中的女神范儿的李幸倪完全不一样的眼前这个流着口水怒吼着要杀光夜行者的少女版李幸倪,眼中流露出一抹古怪。

    龙五猜到李小森在想什么,轻声道:“会变回去的,事实上每次沉睡苏醒的过程,都是一次找回自我的过程,这种年幼的状态,并不是真正的李幸倪,你印象中的那个她,就是真实的她,虽然她对你隐瞒了不少信息,但她没有隐藏自己的真实状态,李小森你记忆中的那个李幸倪,就是真正的李幸倪,这点我可以担保。”

    李小森笑了笑,没接话。

    有些事情,不和本人确认,始终无法真正得到答案。

    李小茜这时走到窗边,凝视外边,仅仅片刻后,她就彻底变了脸色。

    “是夜行者!夜行者的大军,正从k市周围包围而来!”李小茜低呼道,“羽化云师姐他们已经去处理了……但,这数量也太多了吧?!他们这是要发动总攻么?太疯狂了!五先生?哥哥?”

    李小茜回过头来,吃惊地发现龙五和李小森依然面对面坐在茶几的两边,并没有对响彻全城的警报生出太大反应。

    “三件复活圣器就在城市中心的这个房间里,那是关系到夜行者能否迎回他们的王的圣器,他们如此疯狂是很正常的事情。”龙五平静道,“相信我,他们如果不这么疯狂,我反而要觉得他们不正常。”

    李小森则点头赞同道:“据说永夜堡垒的界门大开,整个永夜堡垒空空如也,夜行者倾巢而出,他们本就不可能长时间潜伏于现世的,尤其是数量那么多的情况下。”

    李小茜心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淡定?夜行者要发动总攻了,这是天大的事情啊?

    李幸倪这时候吵吵嚷嚷着,要冲出去迎战,李小茜不得不死死抱住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天知道这种状态下的李幸倪,出去会闹出什么样的事?

    龙五和李小森依然坐着,不是他们不重视外界的变化,而是两人都很清楚:重点不在外边,其实就在这里,这个房间里。

    这里就是渐起的风暴的中心风眼。

    “本以为有更多时间的,现在夜行者发难了,我们这里,看来也要尽快下结论了呢。”龙五看着李小森,认真地说,“我坦白我的身份,我的来历,李小森你就愿意交出你手里的三件复活圣器么?”

    “我自然希望如此。”李小森看了一眼外边,然后收回目光,沉声说,“但我依然坚持我的原则,要听五先生您接下来所说的内容,才能做最后的选择。”

    龙五看着李小森的表情,忽然一怔,说道:“你是不是猜到我其实是谁了?”

    李小森摇头:“不,我现在其实头脑很乱,全无头绪。”顿了顿,李小森凝视龙五的眼睛,“我唯一确定的是,您不是古武者。”

    当初琴岚也曾怀疑过,认为龙五可能不是古武者。

    为此两人闹得极不愉快,最有以龙五愤而杀出武宗,离开华夏山门,自立门户建立散人社团,作为结束。

    龙小六被龙五收为徒弟,便是那之后不久的事情。

    感觉龙五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是古武者,才收了龙小六做徒弟——既然能教出一名优秀的古武者徒弟,总没人再怀疑龙五本人的职业了吧?

    李小森记得龙小六那话痨跟自己提过不止一次,说龙五当初收他为徒,似乎并不单纯。

    “总之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您就算接下来跟我说您是仙人转世,我也不会太吃惊的。”李小森说。

    “呵呵,没那么夸张啦。”龙五摆摆手,眼神变得有些飘渺、有些悠远,“看来不说明白我的事情,李小森你不会相信我和幸倪,也就不肯轻易交出三件复活圣器喽?但关于我,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要从……那位‘洛德森’,开始说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