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的啊。”茜茜不由自主地被李小森拉上,抵抗不了,但嘴里还是喃喃说着,“虽然我只是个没用的小丫头,但我也知道,你这样不行的。一个人孤独得没有朋友,孤独到不得不把能力化为分身,来陪伴自己,这样的道路,是不对的啊。”

    李小森充耳不闻,招呼李幸倪说:“走了。”

    这时候,那两名和斯卡纳纠缠的战将,其中一人发力缠住斯卡纳,另一人终于腾出手来,飞身拦在李小森面前。

    “就凭你,也想拦我?”李小森冷笑。

    一个排名十号之后的战将,而且还是和斯卡纳大战之后疲累不堪的状态,这种家伙就是来送心脏的!

    然而对方没有回答,回答的是另外两个声音:“他一个人拦不住你,那再加上我们俩呢?”

    铁斧和珊娜,从两个方向穿过能量风暴,进入山谷,盯住了李小森:“险些被你骗过了呢!初次见面,幸会啊,你……就是李小森?”

    四号战将铁斧,五号战将珊娜,和其他山谷内外的夜行者不同,这两人并不是为了转职池而来,而是冲着李小森这个人来的。

    两人虽然被李小森以李幸倪和茜茜作为障眼法,骗过了一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李幸倪带着茜茜进入山谷不久,紧跟着这两位排名前五的战将也跟了进来。

    若非李幸倪的实力强劲,说不定刚才会被这两名战将盯上,拦在途中。

    血族二十战将中,珊娜是很少见的那种性子极为沉稳的人,她入谷之后,上下打量李小森,眼神里有好奇,但更多是冷静的审视。

    相比起来,铁斧可就冲动得多了。

    “哈哈,李小森!六年前我可是一度很感激你呢,毕竟在电视上不止一次亲眼看到你拯救了世界!”铁斧哈哈大笑,说道,“但六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做人类有什么好呢?做血族多随心所欲啊!来来来,闲话少说,吃我一斧头先!”

    这完全是个莽夫。

    嘴上叫嚣着,手上已然动作起来。

    他手中的两柄板斧,被他悠然甩动起来,明明是沉重无比的斧头,竟透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

    黑色的斧头上,冒出赤红色的火焰,火焰裹着斧头,斧头带着火焰,没头没脑地就从天而降,直剁下来!

    “战神兵器‘黑旋风斧’,加上始祖能力‘灭世血焰’!?”林婉连忙道,“李小森,别一个人逞强,先放我们出来,我们先联手对付夜行者,再说其他!”

    所有排名前五的战将,和其他战将都有着本质区别。

    因为前五的战将,不止拥有战神兵器,还有安亚亲自传授的始祖能力!

    如果说,掌握始祖能力之前的血族,只是些天赋超强的为了杀戮和嗜血而生的野兽的话,那么掌握了始祖能力、哪怕只有一项能力之后的血族,才算是真正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天赋优势。

    只看对方简简单单的一斧下来,李小森立刻就明白:这铁斧的实力,比起六年前的戴安娜,恐怕只强不弱!

    李小森哼了一声,上前一步,强攻武士瞬间从李幸倪的肩膀上,飞到自己身上。

    本尊与分身合二为一,李小森抬手就是一记强攻式,强攻之矛以攻对攻,以硬砰硬,狠狠点在对方的板斧之上。

    整个山谷不由剧烈晃了两晃。

    铁斧脚步微微踉跄,退了回去,但丝毫不气馁,狂笑赞道:“厉害啊,很好很好!就是要像你这样的强有力的对手,杀起来才有意思啊,过瘾!”

    李小森并不吭声,而是一边调动起复苏之力,修补刚刚的碰撞中造成的些微损伤,让自身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

    同时,洞彻青鸟盘旋山谷上空,瞳力辐散到极致。

    单单一个铁斧虽然厉害,但绝对拦不住自己,加上一个珊娜就有点麻烦。

    李小森现在最担心的,是那排名前三的战将,会不会出现?不用多,只要有一个到场,自己想要全身而退的难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其实李小森最担心的还是:“安亚……夜行始祖安亚,会不会来?”

    虽然理性上,李小森认为安亚亲自出手的可能性很小,六年前安亚率领夜行者大军,逼得日行者节节败退,本来正气势如虹,但某一天,出于某种外人不得而知的理由,安亚突然间不再出现在最前线,而是把所有战斗都交给部下,自己则隐身北极圈的永夜之中,六年来再没露面。

    很多人都认为,安亚应该是在战斗中有了全新的领悟和突破,这才急流勇退。

    她再出现,亲自降临世间的时候,恐怕才是真正恐怖!

    “好啦,你不用这么紧张,始祖大人可不会为了你就亲自出手,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们这些部下太无能了么?”

    珊娜像是看穿了李小森的想法,抿嘴笑道,“就我和铁斧两个,处理你,足够了。你大可以放了你身后的游侠社的高手们啊,否则单靠你一个人,不是我和铁斧的对手呢。”

    李小森这时确认了:山谷内外,的确没有比珊娜和铁斧更厉害的对手了。

    但不知为何,李小森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珊娜、铁斧、还有那本来和斯卡纳对决的战将,从三个方向朝自己围拢过来,就像之前林婉和影子一号二号一起围攻自己时的架势。

    但相比起林婉三人,眼前这三名血族战将的联手威力,可强得多了。

    战神兵器倒不是大问题,毕竟属性上和血族并不契合,在战将手里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不小,但终究有限。

    真正麻烦的,还是始祖能力,掌握始祖能力的血族和没掌握始祖能力的血族,几乎可以算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职业!

    “还是按照原计划,不多纠缠,能走就走。”李小森心下有了决定。

    既然转职池已然到手,那就没必要非在此地、此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只要能冲开铁斧和珊娜的封锁,出了山谷,再展开“强攻式”和“灵刃武士”配合施展下的天下极速,这天下除了安亚,谁能追得上自己?

    那边的斯卡纳倒是有一点可能,血纹猎人达到极致,似乎在速度上,比血族更快。

    但现在斯卡纳被那排名十三的战将死死缠住,自顾不暇,哪有余力来追自己?

    心中计议已定,李小森抬手对李幸倪一招,李幸倪面露无奈,身不由己地回到李小森身边,唰地进入了李小森身后的背包之中。

    之前没有李幸倪以“双子式”配合,李小森靠自己提升本力等级,只能瞬间从一级拉升到六级。

    此刻有了李幸倪的配合,李小森的本力更进一步,攀升到六级巅峰,直逼七级!

    “哦,这应该是当代书生的手段吧?通过模糊职业壁垒,让等级瞬间提升。”珊娜眼神里流露出凝重,沉声说道,“我本来以为,这手法目前只有南极总院的谦谦掌握得最精深,没想到李小森你六年前和日行者一刀两断,却也学会了这手法?嗯,这就能解释了,你为什么这么想要转职池。”

    珊娜和唐心很像,动念极快,站在那里并未出手,却自有一股运筹帷幄的掌控感。

    她猜到李小森为转职池而来的目的,自然更不会允许李小森就这么带走转职池。

    手中斩马刀一摆,珊娜终于配合着铁斧和另一名战将,攻了过来。

    李小森运转起六级巅峰的本力,各个专属能力所化的分身在周围策应,而李小森本人终于不再留手,全力展开“万象体术”和“能力轮盘”,虚虚实实,面对三名战将包括两名排名前五的战将围攻,丝毫不落下风。

    小小茜本来封禁着林婉等人,此刻被李小森召回,林婉三人自然恢复了自由。

    然而林婉和影子一号二号彼此对望,发现自己竟是有心加入战团,却完全插不进去手!

    影子一号本来对输给李小森极不服气,此时看到李小森独对三大战将时,身法之快,出手之狠,能力之魔幻多变,再也说不出话来。

    “别发呆了,我们先去帮斯卡纳,让斯卡纳解放出来,然后我们四个一起去帮李小森!”林婉当机立断。

    影子二号似乎想说什么。

    林婉知道她的顾虑,沉声喝道:“李小森的事情之后再说,哪怕转职池落入李小森手里,也比落入夜行者手里要强!”

    然而就在这时,影子一号突然一声惊怒的大喝:“社长,小心!!”

    林婉一呆,全身陡然间紧绷,根根汗毛竖起,这是某种极大的危险正在逼近的感觉。

    原来珊娜和铁斧不同,她更工于心计,斩马刀继续配合铁斧,围攻李小森的同时,她竟突然间分出一只手,隔空朝林婉点了过来。

    正是“血滴指”!

    林婉发现的时候,已躲不开了,不得不同样抬起一根手指,也以血滴指,对点过去。

    但一个是安亚亲授的血滴指,一个是从偷学模仿的指法,正品对上赝品,高下立判!

    林婉惨哼一声,根本抵挡不住!

    “李小森!世人都叫你遗弃者,我倒是很想看看,眼见昔日有暧昧情缘的女孩受到生命威胁,你是否真的可以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珊娜抿嘴微笑着,她是典型的谋定后动的类型,此次前来对付李小森,早对李小森的生平事迹做过详细研究。

    李小森的确在六年前和日行者一刀两断了,但他真能眼睁睁看着林婉死在自己眼前么?

    珊娜赌他做不到!

    而李小森只要分心去救林婉,就是铁斧、珊娜趁虚而入,重创、乃至直接斩杀李小森的时刻!

    只听噗的一声,指头刺入身体的声音。

    影子一号不顾一切地挡在林婉面前,替林婉受了珊娜的一指,口喷鲜血倒了下去,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