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江枫踏入荀家的浮空岛,在那视线前方,赫然是有着一道熟悉的身影。ωヤノ亅丶メ....co

    那一道身影静默而立,谁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唯一知情的,就是他必然是在等待着江枫的归来。

    这样的一幕被江枫纳入眼中,何等似曾相识的场景,等待之人除了荀欢还能有谁。

    “江长老,可喜可贺!”打量江枫一眼,荀欢如是说道。

    他双眸精光湛湛,此刻望向江枫,那般眼底深处,分明是充斥着惊诧的神光,因为,一趟无尽地之行,他与江枫之间的差距,终究是不可避免被拉开了。

    如果说当初二者一前一后,跻身荀家的长老序列,让荀欢自我感觉,自身即便稍微逊色于江枫,却也是始终,与之平起平坐的话。

    然而,伴随着江枫的修为境界进一步突破,二者之间的差距随之被拉开,荀欢看向江枫的眼神有所异样,只不过那一抹异样之光,瞬间便是敛去,掩饰极好。

    但其掩饰的再好,又是如何能够无逃过江枫的感知?

    江枫在心中淡然一笑,倒也不曾放在心上,因为江枫非常清楚,在角色方面,荀欢所扮演的角色,一贯都是他的竞争者。虽然江枫从未将荀欢当之为竞争对象就是了。

    江枫有着更高的目标,那一目标简单来说,就是孟如意。

    荀欢身为孟如意的弟子,在江枫以孟如意为目标的前提之下,自然就是,平白在江枫面前低了一头。

    江枫朝着荀欢点头,随口问道:“有劳了。”

    荀欢淡然一笑,说道:“不过奉命行事罢了,师尊有请,江长老,这就去吧。”

    “也好。”江枫点了点头。

    这一趟无尽地之行,江枫有着诸多疑惑之处,本就想找机会和孟如意谈谈,既然孟如意邀约,正中下怀,自是不会拒绝。

    很快,江枫就是踏足孟如意所居住的那座岛屿。

    眉目素雅的女子,遥遥扫视江枫一眼,浅浅的微笑,便是自微翘的唇角,自然流露而出。

    “你有怨气?”孟如意轻笑着说道,言语间,分明是有着些许调侃之意。

    江枫顿时无言以对,发觉这女人在他面前,似乎是愈发的随意了,他人岂能想象,孟如意会有着这样的一面?

    “我应该有吗?”想了想,江枫说道。

    “前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孟如意仍旧笑着,“悟性也好,天赋也罢,放眼荀家之内,数百年来,你能称之为第一人。”

    “孟长老过誉了。”江枫为之汗颜。

    无论是悟性还是天赋,江枫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江枫从来都不认为,自身是那绝顶天才。

    或许他只是运气勉强不差,加上足够勤勉,方才是得以拥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吧!

    这一点,却是孟如意看走眼了。

    “你悟性和天赋毋庸置疑,唯一欠缺的是磨砺,无尽地之行,之所以我与大长老隐瞒了一些信息,本意就是此点。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孟如意说道,算作解释。

    江枫苦笑,心想果然就是这样。

    只是以孟如意的天性,竟是解释一番,勉强让江枫的心情,稍微平顺了些。

    “活着的有几人?”就听孟如意问道。

    “一人!”江枫说道。

    “哦?”

    秀眉猛然一蹙,孟如意自是明白,那唯一活着的,就是江枫本人了。

    小有一会,孟如意才是说道:“情理之中的事情。”

    江枫也是微微皱眉,因为如果当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的话,那么,孟如意根本不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既然孟如意问出这样一个问题,那么无疑表示,哪怕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却也必然,是出人意外的。

    “邱天凡……孟原……戴玉成!”江枫暗自说道。

    三者各自有着惊人的来历,来自那古老的族群,那样的族群力量,一度凌驾于新圣家族以及圣地之上。

    江枫明白,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意料之外的话,那么只能是这三人的命运。

    “能活着就是运气。”忽见孟如意笑了笑,“你能活着,就是表明运气相当不错,这样一来,也就无需过多担心了。”

    江枫眨了眨眼,说道:“孟长老是否与引路人打过交道?”

    “嗯?”

    鼻翼翕动,无可抑制的发出一道娇哼之声,这一个刹那,明显可见孟如意的眼神急剧发生变化,她盯着江枫,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足有十几息的时间,孟如意缓缓说道:“我以为你不知,终究是低估了你。”

    江枫提及引路人,孟如意怎会不知,江枫在无尽地内的经历,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虽然这依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所造成的冲击,远比江枫一人活着离开无尽地要更大。

    “引路人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孟如意沉吟说道,她随后解释道:“那是莫大的机缘,可同样是枷锁,但凡枷锁缠身,往往终其一生,都难以挣断。”

    江枫为之愣住。

    戴玉成三人的野心,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尤其是孟原,更是提出要为自身引路……听孟如意这样一说,江枫不难得知,三者的疯狂行为,显而易见是要挣断那枷锁。

    “所以?”

    江枫看着孟如意,联想起一种可能性来。

    孟如意笑了笑,说道:“你没有猜错,我拒绝了。”

    “后果是什么?”江枫郑重其事的问道。

    孟如意所拒绝的,自然不是成为被引路的对象,应该是拒绝成为引路人。

    江枫不认为梦如意的拒绝是没有代价的。或者说,那必然是一份极为惨重的代价。

    “时机到了,你自是知晓,时机不到,也就不必多言。以你的修炼速度,那一天不会太远。”孟如意摇头说道。

    江枫沉默,这是难言之隐,显见似乎是涉及到某种禁忌,即便强大如孟如意,都是只能保持缄默。

    “那会是什么?”江枫想着。

    “此事在外不必提及。”孟如意的声音于江枫耳边响起。

    江枫点头,这是劝诫,亦是警告,非同一般,必须慎重对待,否则会引来祸端。

    又是待了一会,江枫离去,不出所料,又一次见到了荀欢。

    “不知何时,方才有机会去无尽地。”荀欢感叹道。

    他在荀家身份地位远非江枫能及,又是孟如意唯一的弟子,心气之高可见一斑,但去无尽地的名额,却是落于江枫之手,成全江枫一份机缘。

    荀欢憋屈,更多的则是不服气。

    荀欢也是知道,这些话本不必说,但不吐不快,索性就是说了出来。

    江枫怎会听不出来,荀欢这话,不只是发牢骚那般简单,便是说道:“荀长老乃是天之骄子,那一天指日可待。”

    “是吗?”

    荀欢冷笑,说道:“若当真有那样的荣幸,少不得要多多和江长老讨教讨教,还望那时,江长老不要吝啬才好。”

    “随时欢迎。”江枫不置可否的说道。

    正说着话,就是见到一道身影电射而来,是唐真人。

    唐真人的脸色有点奇怪,在和荀欢打过招呼之后,就是说道:“江长老,大长老有请,你跟我来。”

    荀欢嘴角一阵抽搐,先是孟如意,再是荀境,江枫在荀家是越来越受欢迎了,他这个嫡系血脉,比之江枫这个外来者,是愈发不如了。

    脸色难免有些难看,不由阴阳怪气的说道:“江长老这就去吧,可别人大长老等太久。”

    江枫莞尔,但也没放在心上,与唐真人一道离去。

    “凌云圣地来人了。”行路间,唐真人提醒道。

    “凌云圣地?”

    听到这四个字,江枫联想起在疆外战场发生的事情来,他进入疆外战场,可谓是闹了一个天翻地覆,一举颠覆了疆外战场的格局。

    这件事情,终究是有了进一步的发酵反应,在江枫的预计之中。

    “来人自称是你的老朋友。”唐真人又是提醒道。

    “有何目的?”江枫询问。

    对于代表凌云圣地的来人的身份,江枫毫无兴趣。

    “暂时未说,他要见你,不怀好意。”唐真人说道。

    江枫若有所思,就不再多问,一会之后,进入一座大殿,江枫见到了凌云圣地的使者。

    “云谦?”

    一眼看去,江枫就是将对方认了出来,正是在疆外战场之时,多次在他面前狐假虎威的那个家伙。

    难怪会自来熟的自称老朋友!

    “江长老,我们又见面了,不知江长老是否有所意外呢?”云谦笑吟吟的说道,颇为戏谑。

    “直接说事。”江枫不耐烦的说道,可是没有时间,陪对方玩文字游戏。

    “江长老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强横啊。”云谦轻叹,说道;“有关白将军之死,迄今为止,江长老不曾给出说法和解释,我凌云圣地上下,颇为有些微词。”

    听到这里,荀境和唐真人都是皱眉,焉能听不出来,云谦这话是在警告江枫,他是代表凌云圣地而来,但凡江枫胆敢越界,那么就是得罪整个凌云圣地。

    “疆外战场发生之事,我有所听闻。”唐真人站出来说道。

    “云某可有允许你开口?”云谦冷笑,横扫唐真人一眼。

    唐真人老脸通红,眼睛瞪大,难以置信云谦竟是强势如斯。

    却见这时,唐真人眼前一道身影闪动,紧接着,就是传来一声惨叫声,只见云谦像是一个皮球一样,直接被江枫一巴掌拍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