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准备就绪,就在医生准备从已经陷入昏迷的叶小影身上抽血的时候,陈熙泽突然出现了,上来直接给了慕司辰一拳,低吼道:    “慕司辰,你个混蛋!小影她都这样了,你竟然还让她给老夫人献血,你这是在要她的命!”    慕司辰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勾着嘴看了陈熙泽一眼,不等陈熙泽反应,直接反手给了陈熙泽重重的一拳,陈熙泽直接被慕司辰这一拳打的接连后退了几步,最后抵在墙上,才险险稳住身形。    “怎么,你和叶小影的野种没了,恼羞成怒了?陈熙泽,我警告你,叶小影好歹是我慕司辰明面上的妻子,你如果继续跟她暧昧不清,小心我让你身败名裂!”    原本还一脸怒火的陈熙泽,在听到慕司辰这话的时候,越发的愤怒了,冲上来想要再次对慕司辰动手,却是被慕司辰抢先一步擒住,将他反手按在墙上。    “慕司辰,你混蛋!小影那么爱你,你怎么能够这么冤枉她,是,我承认我喜欢她,可是她心里只有你,即便知道爱你就像飞蛾扑火,也依然奋不顾身,可是你呢,你又对她做了什么!啊!你根本不配拥有她!”    陈熙泽的话,彻底将慕司辰激怒,只见他猩红着双眼,拽着陈熙泽的衣领说道:    “我不配?那意思就是你配咯!陈熙泽,你这个伪君子,敢做不敢承认,当初上我的女人,搞大她的肚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有今天呢!今天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她在你面前死去!”    听到慕司辰这般绝情的话,陈熙泽的瞳孔骤然收紧,心中悲痛万分,这就是小影爱着的那个男人,曾经看着他们两人恩爱,看着小影脸上洋溢的笑容,他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可是这才过了多久,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已经让他彻底看不清了。    “慕司辰,你会后悔的!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小影的!”    “那你就试试看!”慕司辰很是不屑的看着陈熙泽。    陈熙泽没有理会慕司辰对他的不屑,冲进病房,对着医生说道:“医生,你们抽我的血吧,我跟小影血型一样!你们随便抽,我只拜托你们救活小影!”    医生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同意了陈熙泽的要求,毕竟,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叶小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他们于心不忍。    看着陈熙泽进入手术室后就再没有出来,慕司辰的眼眸一片晦暗,杨怡雪小心的来到慕司辰身边,看似随意的说道:    “熙泽少爷好像也是ab型的血,他该不会是在里面给小影献血吧,如此一来,小影和熙泽少爷的关系,就越发的紧密了……”    杨怡雪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扔进湖里,翻腾起惊天骇浪,将慕司辰所有的理智都冲散了,只见他一拳砸在墙上,低吼道:“好!很好!叶小影,这一次我看你还要怎么狡辩!”    他慕司辰的女人,即便是他不要,也绝对不允许被别人染指,只是,他却没有冲进去阻止陈熙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叶小影死还是要她活。    或许,是不想让这个背叛他的女人,这么轻易的解脱吧,对!就是这样,他要将她一直捆在自己身边,一直折磨她,他要看到她痛苦的活着!    一滴滴殷红的血液顺着墙面流淌而下,一旁的杨怡雪惊慌的喊道:“少爷,您流血了!我去叫护士来帮您包扎一下吧!”    慕司辰直接将杨怡雪的手甩掉,低沉的说到:“不用了!”    说完慕司辰便大步的离开了手术室,不知道去了何处。    叶小影终于被救下了,只是,陈熙泽为了给叶小影和慕老夫人献血,在手术室中晕过去两次,每次医生劝他停止献血,他都没有同意,好在最后,叶小影脱离了危险,转到了普通病房,而慕老夫人则因为伤势较重,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手术过后,叶小影整整昏睡了两天两夜才转醒,只是当护士告诉她那天在手术室发生的事情之后,叶小影呆愣了半天,最后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慕司辰他竟然这么恨她,要置她于死地,如果不是陈熙泽及时出现救了她,恐怕她现在早已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叶小影心中不甘,为什么,慕司辰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从来都没有背叛他,更没有开车撞他妈,可是他却一口咬定那孩子不是他的,还说慕老夫人的车祸,也是她干的。    这就是她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爱着的男人,可是现在却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叶小影的心早已在得知,慕司辰对他所作的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碎的拾不起来了。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眼角往外淌,而她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曾经,她以为她失去了双亲,她还有慕司辰,可是,现在,她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慕司辰,她已经一无所有,生活于她,早已没有了任何意义。    “啧啧啧,瞧瞧这张漂亮的小脸,就这么哭花了,还有这双漂亮的眼睛,肿成这样,我都差点没认出来,这就是我那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呢!咯咯咯,叶小影,你这个样子,真是丑死了,难怪阿辰移情别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