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杨怡雪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荡漾开来,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了异常,车子因为失去操控,直接朝着另一侧逆向车道冲了过去,与对面刚好开来的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    杨怡雪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两辆车便撞在了一起,只听得一声闷响,车子突然爆炸了,眨眼功夫,车体便被熊熊的大火吞噬。    因为火势太大,也来的太突然,一路追过来的王助理,只能赶紧拨打救援电话,眼睁睁的站在远处,看着车子不停的燃烧,只听到车里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只是很快,那声音便戛然而止。    当消防人员赶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烧焦,将火扑灭,从里面抬出两具烧焦的尸体。    慕司辰赶到家里的时候,救护车刚好也过来了,跟着车子一起将老夫人送去医院,在路上,慕司辰刚好看到不远处发生了惨烈的车祸,从车里拖出两具烧焦的尸体。    触景生情,慕司辰的心口突然一疼,叶小影那烧焦的样子,再一次在他的脑海浮现,心里对叶小影的思念,就像涨势凶猛的水草一般,一点点的将他缠绕,最后将他彻底吞没。    经过抢救,老夫人终于脱离了危险,只是她的身体却是越发的虚弱,医生在给老夫人检查的时候,却是有了发现。    “慕少,经过检测,老夫人可能长期服用了过量的精神药品,致使她的身体各处器官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还好送来及时,不然,就危险了!”    “精神药品?”慕司辰微微一愣。    “老夫人最近是不是情绪古怪无常,还特别嗜睡,甚至出现幻觉,这些都是长期服用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只是这类药物,没有专门的许可,是不能对外出售的,不知道老夫人她……”    慕司辰的眸光一闪,眼神顿时变得阴郁,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不好办,但是,杨怡雪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找人伪造亲子鉴定,弄些这类药品,又算什么难事!    慕司辰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一旁的医生早已吓得不敢有任何动作,哆嗦着站在原地极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自己再晚几天,认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那他真的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后果,想到之前母亲指控杨怡雪要谋害她,而他却根本不相信他的母亲,反而还觉得母亲的思想太过狭隘,因为不喜欢杨怡雪的出身,就要故意陷害她。    现在想想,慕司辰只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母亲,他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觉得杨怡雪这个女人心思单纯又乖巧,怎么也没想到,他竟是将这样一个歹毒的女人养在身边,却将那个真正善良的叶小影活活逼死!    慕司辰看着窗外,惨然一笑,这一次,他一定要让杨怡雪这个毒妇将牢底坐穿,纵使这般,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拿出手机,刚准备给王助理打电话,却是提前接到了王助理的电话。    “小王,帮我联系律师,杨怡雪意图谋害老夫人,我要告她,我要她坐牢!”    “少,少爷,杨怡雪她,她死了……刚才她跟那个男人开车想要逃跑,在路上两人似乎是发生了争执,杨怡雪将那男人杀了,而他们的车子也发生了车祸,杨怡雪直接被困在车里被大火给烧死了……”    慕司辰捏着手机的手不由得轻颤了颤,杨怡雪已经死了?还是被烧死的!    “小影,是你吗?是你在天有灵,亲手惩治了她吗?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轻信了她的话,误会了你,还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你把我也一起带走吧!”    慕司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而他的举动,更是让一旁的医生护士大跌眼镜,当初,慕司辰对叶小影的残忍,他们也是亲眼目睹,就连他们当时都觉得慕司辰对他的妻子太过绝情。    如今,他却又那般无助的跪在地上,祈求叶小影的原谅,这样的转变,他们真的难以理解。    为了不被殃及,医生护士小心的从老夫人的病房退了出去,将时间和空间留给了这个,早已跪在地上哭的,没有任何一丝高贵气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