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跟你去吧,万一有点什么事情我们也好解决一点。 ̄︶︺sんцつ”猫头鹰对范锦华说道。

    “没事的,我自己去就可以。”范锦华回答道。

    “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雪鹰和猫头鹰提出反对意见,两个人说完后把头扭向秃鹰。

    秃鹰皱下眉头:“看我干嘛?我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影子这次你要见的不是普通人,是拉克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更何况你当初救他弟弟他可能答应你,现在他弟弟被救出来了,也许他会变成另外的一种态度。”雪鹰对范锦华提示道。

    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在多年前,他们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情况和现在差不多,最后敌人变卦,导致很多事情都发生连锁变化。

    范锦华自然也知道拉克扎有可能会变,不过这种事谁又能肯定呢?

    叮铃铃!叮铃铃!

    范锦华的手机响了,雪鹰从一旁拿过来递给他。

    “是恶魔。”小声说道。

    范锦华点点头,接过手节,接通电话。

    “影子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电话内传来恶魔的质问声。

    “我儿子怎么样了?”范锦华反问道。

    “你儿子很好,吃得好,喝的好,睡得好,不过就是有点想爸爸,所以你最好快点解决这件事,这样才能够和你的儿子见面。”

    “恶魔你如果敢动我儿子一下,我保证让你付出代价。”范锦华咬着牙对他呵斥道。

    恶魔冷笑两声:“呵呵,放心,毕竟你是恶魔小组的组长,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呢?如果不是这件事出现,我想我们还是好朋友。”

    “我事先声明,我不可能让他百分之百用我们的货。”

    恶魔停顿一下,回答道:“那就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十,最少不要低于百分之三十就好。”

    “好。”范锦华说完挂断电话。

    百分之三十,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拉克扎每年的出货量在几吨,百分之三十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件事有点难办啊。

    从兜子拿出烟,叼在嘴上,吸一口,吐出层层烟雾。

    雪鹰他们三个人全都在等着范锦华做出最后的命令,范锦华也在思考到底要怎么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希达鲁壮着胆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范锦华的身旁:“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你何时带我去找我哥呢?”试探性的问道。

    范锦华他们四个人齐刷刷的把头扭向希达鲁,突然间范锦华想到一个好办法。

    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看着希达鲁,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希达鲁的身体一颤。

    “你很快就可以和你哥见面了,不要着急。”带着神秘的笑容说道。

    希达鲁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咣!

    突然间范锦华一拳击打在他的后脑勺,希达鲁的身体瞬间瘫软倒地。

    雪鹰他们三个人一脸惊讶的看着范锦华:“你...这是?”十分不解的问道。

    范锦华回头看了雪鹰一眼:“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一种东西叫...人皮面具。”这个词还是从黑狐那里听来的。

    雪鹰恍然大悟,对着范锦华拍下手:“我知道了,你想找人带上人皮面具,假扮希达鲁......”

    范锦华笑着点点头,自己就是这个意思。

    雪鹰坐在电脑前,马上进行操作,很快找到一个出售这样工具的公司,看到价格后回头看向范锦华:“这样的一台机器需要八万美金......”

    “买下来。”范锦华十分坚定的回答道。

    “哦,好。”

    雪鹰下单,剩下的时间就是等着机器送过来。

    在送来之前,范锦华找出自己的一张银行卡,让雪鹰查一下里面的余额,得知还有过千万的时候,雪鹰他们三个人真想跪在范锦华面前给他磕个头,然后大喊一声“神豪”,这么多的钱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挣来的。

    范锦华看到他们三个人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一声:“放心吧,很快你们也会有这些钱。”

    “是吗?”

    “是的。”

    “那我岂不是可以买房子,车子。”秃鹰开心的说道。

    范锦华摇摇头:“不行。”

    “啊?不行?”

    “这些钱都是不干净的钱。”

    几个人全都明白范锦华的意思,谁也没有在说话。

    时间过去两天,他们所订购的货物已经送到。

    希达鲁被捆在铁柱子上,他不断的发出厮喊:“你们他么到底要干什么?我哥可是拉克扎。”

    雪鹰拿着扫描枪来到他的面前,用手摁住他的头,对他进行扫描。

    “这是什么?把这个东西从我脸上拿开,艹。”

    雪鹰挑下眉毛:“这是人皮剥取机器,你要是在他么废话,老子就用它一层一层活剐了你。”咬着牙凶狠的呵斥道。

    一句话吓得希达鲁不敢在言语。

    机器全部扫描过去,开始工作,一个直径五十公分的箱子内轰隆隆的不断的响着。

    “你打算让谁装成希达鲁?”秃鹰开口问道。

    “猫头鹰,他的身高和体型非常接近。”

    “可是他说话有口音。”秃鹰提示道。

    范锦华愣了一下,示意猫头鹰开口说几句话。

    猫头鹰随口说出几句话,里面夹杂着很重的口音,确实和希达鲁相差有点远。

    范锦华长呼一口气,陷入思考。

    突然间范锦华想到一个办法,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秃鹰和猫头鹰:“如果我们说监狱长对他进行殴打,导致嗓子失声怎么样?”提议道。

    “失声和口音应该是两回事吧,最关键的是猫头鹰对希达鲁的生活一概不知,这要是说错了事情更严重。”秃鹰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及时。

    范锦华马上叫来猫头鹰:“做一个拉克扎的面具。”

    “好。”

    晚上十二点钟,范锦华带着拉克扎的面具,按照相片内的装饰打扮一下。

    猫头鹰为他整理好面具,贴好眉毛,戴上美瞳,向后倒退一步,托着下巴点点头:“完美。”

    “我去会一会他。”范锦华说完掀开帘子走向希达鲁。

    来到希达鲁的面前,用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

    希达鲁缓缓睁开眼睛,拉克扎的身影模模糊糊的出现在面前:“哥哥...哥哥。”当他看清面前的来人时,止不住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