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盛,当初你答应的好好的,为什么今天突然就会反悔?莫不是,你现在才觉得,你很冤不成?要不要,我们捋一下,看看到底是谁更冤,谁更加的可怜。ωヤノ亅丶メ....”周鸿洛冷冷的看着肃盛,语气中的刺骨寒意,让肃盛不由得心生恐惧。

    “从开始创造出你们的时候,你说说,小妹真正来说,到底是偏向于谁?”“我……”“后来,小妹给你们精血的时候,又是谁得到的最多,而且还是任吸,弄得小妹修养了许久才恢复的?”“这……”“还有,每一次小妹出去,带回来最多最好的东西,最后大部分都落入到谁的口袋中了?”“……”

    “甚至到了小妹失望的时候,我们想要找你算账,可你知道小妹说什么吗?算了,就算了两个字!你可知道,你那一次,到底犯下了什么错?你可知道,那一次,你差点就把小妹给吸干了,可小妹居然就说了两个字,算了,就这么完了!要不是因为小妹的这句话,你现在直接就被我们打散你的灵智!你可知道,为何你一点记忆都没有?不就是小妹想要给你一个机会吗!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

    从第一句话开始,肃盛就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周鸿洛的话。而周鸿洛后面的话,也让肃盛发现,似乎,从一开始,那个创造他们出来的人,就是一直偏向自己的,可是,是什么时候,这一切都变了呢?好像,是因为总是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她偏心,反反复复的说,导致了他从一开始的不信,到最后的深信不疑。若不是因为被周鸿洛点醒,他现在还傻傻的将错的认为成对的。

    “你知道为什么,小妹最后选择了镂心吗?是因为镂心同样经历和你一样的待遇,可是,他的内心没有半点怀疑!甚至在你出手的时候,他每次都制止,直到后来,若非是因为他的通报我们和拦截你,小妹现在怕是已经在土里面了!若不是害怕小妹的寿命会因为他们在一起而缩短,整个周家都会同意他们的事情的!”

    这最后一句话,仿佛就是一个重击,狠狠的击中肃盛的心脏。他的身体微微晃动,脸色变得极其苍白,脸上却挂着古怪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果然一切都是我自作孽啊!哈哈哈……原来我从一开始就自己作死啊!哈哈哈……镂心啊镂心,你可真的是太厉害了,居然在那样的环境下得到她的爱。而我啊,明明这么好的条件,就是因为自己作,作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见肃盛这般,周鸿洛感觉自己心里的恶气狠狠的出了一下。当年他就想要这么做了。想起当年自己看到周鸿嘉那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周鸿洛就恨不得将肃盛撕成碎片。可惜,一直都被周鸿嘉拦着,死活不让周家的人出手,将肃盛的记忆洗去之后,就这么放肃盛离开了。现在好了,最起码,看到这样的肃盛,周鸿洛总算是出气了。

    相比于周鸿洛那边出气之后的样子不同,镂心的脸上却出现了凝重之色。对于肃盛,镂心比所有人,包括周鸿嘉还要熟悉。从一开始,他与肃盛就是一起采出来的,相当于他们就是一对双生子。后来被分割之后,就直接送到了周鸿嘉的手上进行雕刻。恐怕那个时候的周鸿嘉还不知道,在他们采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诞生了他们各自的灵智。也那么恰好,他们被劈分开,送到周鸿嘉的手上,成就了他们俩。

    肃盛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性子,不知为何,明明都是一同诞生,可是,镂心的性子却是比较安静沉稳的。当周鸿嘉的事情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处理方式不同,自然,所造成的后果也就不同。就好像是,他获得了周鸿嘉的心,而肃盛就干脆将最初,周鸿嘉捧给他的心里忽视的一干二净,直到最后失去才贸然醒悟,可惜,却已经晚了。

    而晚了的结果,就会造成肃盛心里会产生一个想法,既然得不到,那么,其他人都不能够得到。等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他就会……

    “快拦住他!他要将鸿嘉毁了,要将你们那侄子的灵魂夺走啊!”看到肃盛动了的一瞬间,镂心双眼突然瞪大,冲着一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周鸿英和周鸿洛两人大喊,而他自己也冲过去,试图拦下肃盛。

    可是,当他靠近肃盛的时候,却被不知什么力量给弹飞了。直到看到肃盛被周鸿英两人拦住的时候,他的双眼突然瞪大,看着肃盛,那原本冰冷的神色首次出现了暴怒和慌张“肃盛!你居然敢燃烧你自己的精魄!你这是不要命了啊!你别忘了,这精魄燃烧完之后,你可就真的没命了啊!那个时候,你的原体都不保啊!就算是上古灵魂也救不了你啊!”

    “哈哈哈!我不管了啊!哈哈哈……有她陪伴,怎么说都值了啊!哈哈哈……我既然得不到她的心,连她的眼神也得不到,那我为什么还要留她?我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留在这个世上?就这样,就这样都毁了吧!都毁了!一切都毁了吧!哈哈哈……毁了最好,毁了,她的心里还有我!还有我的一份地位!哈哈哈……”

    此时此刻的肃盛明显就是陷入到癫狂当中,而他此刻燃烧的精魄,让他的实力大涨,让周鸿英和周鸿洛两个拦截起来极其的困难。要不是因为肃盛明显失去理智,破绽百出,再加上他们俩人配合默契,怕是在肃盛冲过来的时候就直接被肃盛给打飞了。可是,现在也不见得情况有多好,若不是还有攻击扰乱肃盛神志的东西,周鸿英二人怕是早早挡不住了。

    看出周鸿英他们抵挡艰难,镂心叹了一口气,刚想要上前帮忙的时候,就直接被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