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如此!”龟元连连点头道:“看来,猫王深得我心!”

    “惭愧,我们猫族本身力量式微,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实力,还要靠龟族仰仗!”猫玉道。

    “哪里,猫王心思灵巧,是其他族群不可企及的,我相信,蛇族,鼠族,马族这三个族群,都愿意听你的话!”龟元说道这里道:“那么事不宜迟,赶紧将各族召集起来,共商大事!”

    “也好,龟王你先入寒舍休息,我立刻通知其他三族!”猫玉立刻招手吩咐,派遣人员秘密通知。

    龟元一脸忧心忡忡:“休息就算了,现在大敌当前,我也要尽快,安排龟族怎么样行动!”说着,他对着贴身的一个随从,吩咐下去。

    这个随从点了点头,走的时候,多了看林奇等人几眼,继而,对着龟元低语了几句这才离去。

    而龟元也注意到了林奇和血轻舞。

    “猫王,这两位,怎么好面生,不像是你们猫族之人吧!”龟元看着两人道。

    猫玉道:“我正要介绍给龟王,这两位,分别是林奇,血轻舞,对了,这边还有孙凤兰……”

    只是。

    话还没说完。

    林奇突然嗤笑一声,在现场,显得尤为突兀。

    忽地。

    整个营寨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同时看向了林奇。

    为何发笑?

    尤其是龟元身边,剩下的三个随从,目光如炬。

    林奇摇头叹道:“嗯,差不多了,你们也就别装了!戏也演够了吧!”

    简直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什么演戏?”猫玉和龟元愣着道。

    “难道,还要我明说吗?”林奇笑呵呵道:“两位,你们早就是死人了!”

    猫玉眉头紧蹙道:“林公子,你们虽然是外族人,但既来是客,我猫族也盛情的款待你们,当然,我话说的很明白,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们,一起夺回图腾,但不行的话,也不勉强……”

    “原来是外族人!”龟元惊讶的口吻道:“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但猫王,你也不能,如此轻信外族人吧!”

    “这五人,我接触过了,比较投机,也算是值得一交的朋友!所以……”猫玉看着林奇道:“所以,林公子,如果你不能帮我们的话,那么,就请离开!”

    这幅场景,这样的反应!

    血轻舞也是一头雾水道:“林奇,你在搞什么?”这两个人,怎么就是死人了,不是活生生的站在眼前,有血有肉吗?

    孙凤兰、肖晓峰和李虎,一副焦急无比的样子。

    “林兄弟,切莫武断友军关系!”孙凤兰道。

    “是啊,现在我们想要在上古秘境之中有更大的收获,跟他们合作,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肖晓峰道。

    李虎更是抓耳挠腮:“林兄弟,你可真是急死我了,这不是挑拨内乱,干什么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吗?”

    林奇淡然一笑:“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了端倪,恐怕,真的要被你们蒙骗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奇手中虚空一抓。

    唰!

    龟元身边剩下的三个随从,立刻落到了林奇手中。

    “穿着龟皮,却有一身搔狐狸味,走路蹑手蹑脚,跟龟族,差的太多了!”林奇摇了摇头,继而,手中微微一用力。

    砰的一声!

    这三个龟元的随从,顷刻间,皮开肉绽,掉落了一层层龟皮,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只见这三个人,狐头人身,身后有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蹭亮的皮毛,完完全全就是狐族之人!

    “该死!”

    “百密一疏,来的太匆忙,忘记掩盖身上的气息了!”

    “走路的样子,也能看的出来,呵呵,果真是细致入微啊……”

    三个狐族之人,狠狠的盯着林奇。

    “真要说的话,是你们这场戏,演的太着急了!从一进来,你们三个人的目光,就一直放在我的身上,你们的目的,其实就是我!”

    林奇冷笑不迭,混沌之力猛然运转。

    三个狐族之人,亦是感觉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怎么,你要杀了我们?我劝你……”

    然而。

    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闷响。

    三个狐族之人,化作了漫天血雾,消失在了当场,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三个小喽啰,就没必要浪费口舌了!”林奇轻描淡写的收回手。

    “竟,竟然是狐族之人伪装的!”血轻舞登时汗毛倒竖,这才猛然反应过来:“真是一群狡猾的狐狸,竟然在我们来之前,就设计了一场好戏!”

    “你,你们……”此刻,龟元仍然是一副措手不及的样子!

    而猫玉,在愣然片刻之后,立刻震怒道:“龟王,想不到,你早就跟狐族串通一气了,可恶,如果没有林公子,我们就被你引入狐族,全军覆没了!”

    猫玉义愤填膺,低喝道:“来人,给我抓了龟元!”

    “是!”立刻就有十来个猫族侍卫,冲了进来。

    “呃……”林奇有些失去耐心道:“就说,我都已经识穿了,怎么还有兴趣,演下去?”

    猫玉登时大惊:“林公子,你该不会是说我,也是狐族之人吧?”

    “嗯,我用不着说太多了,你也不过是个傀儡!”林奇呵呵一笑。

    猫玉和龟元,彻底不说话了,继而,他们眼神变得狠厉起来,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已经悄然摸出了武器!

    “上!”两人同时一声大吼,欺身而上。

    “无知!”

    林奇摇了摇头,并没有在意两人的攻击。

    而是目光一转,猛然盯住了一个冲进来的猫族侍卫。

    这个猫族侍卫,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普通,几乎让人忽略的那种。

    但。

    在看到林奇目光之后,这个猫族侍卫,露出了匪夷所思之色,旋即,对方又是一阵毛骨悚然,因为对方发现,林奇身上好像有一种力量,锁定了他。

    “操纵傀儡,需要很近的距离,而战斗的过程之中,你必须亲临现场,何况,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林奇话还没说完。

    “不好!逃!”这个猫族侍卫,立刻转身逃离。

    只是,他刚刚转身一步踏出。

    唰!

    林奇犹如幽灵鬼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砰!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拳,这个猫族侍卫,肩膀撕裂,鲜血狂吐,倒飞出去撞到了门柱之上,昏迷不醒,继而,身上的伪装败露,露出了本来的狐族面目。

    与此同时。

    龟元和猫玉,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情呆滞!

    同时,还有在场的所有猫族侍卫,也是如同木偶般,呆若木鸡。

    整个营寨现场,万籁俱寂!

    “这,这……”

    血轻舞有些懵了!

    真的!

    这一系列的转变,实在是太快了,她一时间脑子还没转过来!

    “很简单,猫族和龟族的人,或许早就死绝了,这里,只有四个人是真的!其他人,全部都是傀儡!”

    林奇说道这里,走到了猫玉和龟元身边,双手在脑后一抚,分别摸出了三根金针。

    继而,猫玉和龟元,像是失去了脊椎骨,软倒在地上,身上渐渐的苍白,还多出了几块显眼的尸斑,迅速的腐化。

    这两个人,其实已经死了很久了!

    只是在死后一个时辰内,被扎入了三根金针,定时服用一些灵草,吊着一口精气神,受人操控,在高超的手法之下,看起来与活人无异!

    “金针傀儡!”血轻舞毛骨悚然:“原来,这里完全就是一个陷阱!没几个活人!”

    这种感觉,就好像看了一场座无虚席的电影,结果发现,除了自己,电影院里全是鬼!

    “可是,你是怎么发现的?”血轻舞深吸了好几口气,渐渐平静下来,不禁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