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王丽敏走进教室,简单讲了一下班里的期末成绩,叮嘱暑假不要忘记预习之类的,无需赘述。 ̄︶︺sんцつ

    对于王丽敏,江华既无好感,也无恶感。

    王丽敏是一位很强势的班主任,同时又是全国优秀教师,高中物理教研组的组长,这样的所谓“名师”,教学水平自然是不差的。

    但同时,她也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对自己喜欢的学生格外关心(不限学习好坏),而对其他普通学生则视若无物。

    这也不算错,毕竟老师也是人,有自己的喜好很正常。

    江华就属于被王丽敏看不上的那种学生,谁让他物理课成绩不好,又不是那种会玩会闹的风云人物,更不会经常凑到老师旁边巴结。

    不过,王丽敏毕竟是“大拿级”人物,在高中年级组里威望很高,哪怕江华之后去文科班,会考之前也还要继续他一年物理,也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大家相看两厌,躲远点就好。

    反正等下学期去了文科班,他就是各科老师都捧在手心的“香饽饽”了……

    …………

    从教室出来,来到楼下,和苏晓曦打了个招呼告别,江华就在苏晓曦的目光中,向操场角落花坛处,秦盛、安丽娜等一群人聚集的方向走去。

    远远看着江华被一群其他年级的男男女女们簇拥起来说笑的背影,尤其是阳光下,安丽娜那美丽的笑颜,苏晓曦轻轻叹了口气。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看到他在“外面”这么“有人缘”,有点小小的嫉妒吧……

    江华也看到了“六人组”最后的一位,同样初四,不过与安丽娜、许竹都不同班的王媛媛。

    他有点好奇的仔细看了王媛媛一眼,中短发、大约160左右个头,除了眼睛大一点,似乎没有多漂亮……,实在看不出来这个此时还青涩的像个没熟的小青果一样的黄毛丫头,明年因为中考失利,没有考上高中,进入卫校(护士学校)之后,会忽然间风格大变,生冷不忌,也成为第一个和秦盛偷尝禁果的女人。

    能够在高中就“**”,也是秦盛当年颇为得意的成就……

    想起多年前有一次回金城,秦盛专门约了王媛媛和他一起吃了个饭,当时不过年过30的她,已经有一个7、8岁的儿子,在东门市场做服装生意,纹着眉化着粗糙的浓妆,脸上满是风尘暗色,差点想说一句“好久不见”。还好想起按照现在的情况,大家几乎天天都碰面,这句话就咽到肚子。

    “都到齐了,咱们出发吧!滑冰去!”秦盛兴致高昂的叫道。

    江华和秦盛两人都属于足够聪明,但不爱学习的典型,学习成绩中游水平,他们把大量的时间放在了课外娱乐上:江华喜欢看小说、踢球,秦盛则喜欢玩游戏、打台球。

    自从最近两年,金城忽然掀起一股“滚轴溜冰”的热潮,各种大大小小的溜冰场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之后,从小就学旱冰的两人就又多了一个新的爱好。

    没有什么,比在劲爆的音乐和闪烁的霓虹灯光中,在溜冰场潇洒飞驰跳跃,赢得周围众人羡慕惊诧的目光,更得意风光的事儿了!

    这种“范儿”,就像再过些年,那些在街头玩滑板玩出花来的高手一样,是年轻人都觉得“酷”、“帅”的。

    晨光音乐滚轴溜冰场,离一中并不太远,原本是一家电影院,这些年电影市场低迷,看电影的人少,影院一直亏损,一年前被人承包之后,重新装修,改造成了一个滚轴溜冰场,这一下效果立竿见影,这种既有着歌舞厅的音乐和灯光效果,又可以让年轻人在里面拉着手滑冰的娱乐项目,一时风靡不已,这个场子也顿时变得火爆异常。

    说起来,江华等人的“六人组”相识,也是在这里。

    那是去年“晨光”刚刚开张不久的事儿。

    因为秦盛常去的游戏厅就在影院隔壁,所以几乎是溜冰场刚开张,秦盛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对于他们这些70后的男生而言,小时候穿着铸铁的滚轴旱冰鞋在家属院到处疯野,是很美好的回忆,而自从上了中学,人长大了,自然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像以前小孩子那样,满院子滑旱冰了。

    现在忽然发现这么一个地方,有时髦的音乐,有铺着木地板,中间还设有各种波浪曲线的场地,就连旱冰鞋都是新式的硬塑料滚轴,而不像小时候那种噪音很大的铸铁轮,当然想去尝试一下。

    溜冰场当时刚开张,人非常多,但大多数人并不太会滑——毕竟不是所有人小时候都喜欢滑旱冰。

    在这种情况下,江华和秦盛两个家伙就显得鹤立鸡群。

    在周围大多数人还跌跌撞撞的扶着旁边的栏杆一步一摔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已经风骚的在溜冰场中,一会速滑赛跑,一会花式旋转,一会儿又倒滑进入曲线坡道跳跃怪叫……

    太招人恨了!……不过也非常吸引人的眼球,获得了一大片的尖叫和仰慕者。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一天,江华和安丽娜认识了。

    那是一个去年夏天暑假的一个下午,江华刚刚中考结束,成绩不错,老爸也高兴,零花钱多不说,平时也不管他。江华和秦盛几乎每天都泡在溜冰场里滑冰。

    江华刚刚在柜台换了鞋,坐在那里穿滚轴,因为人很多,身边坐满了人,他换好鞋起身的时候,一不注意,抬手的时候,撞翻了身边的一杯饮料。

    “啊!”一声轻呼。

    江华转头,在闪烁的霓虹灯光中,看到了一张动人的俏丽容颜,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裙子下摆已经被打翻的橙汁汽水染上了一片颜色……。

    “对不起啊,我不小心……”“没关系……,我经常看你滑冰,你滑的真好!能教教我吗?”

    女孩露出浅浅的微笑,眼中波光流动。

    她叫安丽娜。

    安丽娜那天是和许竹一起来的,于是,那一天,江华认真的牵着安丽娜,教了她一下午,秦盛则可有可无的教了会儿许竹……,大家就这么认识了。

    回忆说起来很长,其实不过也是在江华心中一闪而过。

    那些早已被遗忘深埋在脑海最深处的很多记忆碎片,就这样一点点的被引出,与现实交融,变得鲜活起来。

    …………

    虽然已经开了一年多,“晨光”里依然人满为患,正值暑假,一眼看去,中学生居多,当然,这种场合中也少不了各种社会小混混,不过一方面这个场子背景比较硬,看场子的黑衣彪形大汉能够吓住大多数捣乱的混混,另一方面毕竟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轻易也没人惹事。

    “我与你像幻像长长夜未冷

    灯点点放肆闪得更加灿烂

    而全城繁星空中千色烟花透射弥漫”(这个冬天不太冷)

    “为甚么不羁过还可原谅

    为甚么喜欢我从未细想

    为甚么相拥半醉天微亮是你梦想”(幻想)

    “野猫

    你白费心机

    在浪子的窗里上演不羁

    野猫

    我任你高飞

    自问怎可挣脱我的心扉”(野猫之恋)

    场子放的是张学友新出的一张粤语专辑《这个冬天不太冷》,这张专辑的音乐节奏大多强劲,而且粤语在这个时候还是很新潮的音乐,长期来这里滑冰的人都听的熟了,*段落都已经能跟着哼唱出来。

    大家换好鞋,起身滑入场内。

    江华先是绕城速滑了一圈,感受了一下飞驰电掣的感觉,心怀大畅。

    他喜欢一切与速度有关的运动,从早年的旱冰,到后来的滑水冰,再到滑雪,对速度型运动的热爱几乎贯穿了他的一生。

    可惜后来得了痛风,就连每天冬天必去的滑雪都慢慢放弃了,此刻真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感觉。

    一圈回来,安丽娜已经穿着冰鞋站在场边,巧笑盈盈的看着他。

    江华仿佛与23年前的自己附体般,自然的来到她身边,笑着伸出手来。

    温软的小手握在手中,令他心中微微一颤。

    对身边这个女孩,他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那是如父如兄般的关心,曾经也萌动过的情愫,记忆中无数次她在耳边的低语,眼底的笑意闪烁,大学时那一封封远方的来信中,文字中满怀的思念与眷恋,对她颓废人生的失望与伤心,消失于人海后多年的寻找和惋惜……

    无数情绪,不知不觉经过了20多年的沉淀,重新回到这一刻,看着眼前依然清纯而美丽的少女时的……

    那一点点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