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这次苏晓曦说起,江华几乎忘记了自己高中时,还曾有过这样一段“音乐少年”的经历。

    其实仔细想想,少年时的自己,还真的算的上“多才多艺”。

    父亲江文川对江华从小的教育都比较开放,希望他什么都尝试的学一下,不求成名成家,至少涉猎广泛,也算是一种素质培养。

    所以,从小学起,江华先是在少年宫学画画,从素描、国画到油画,学了近十年,直到高中才慢慢放下。

    同时,小学起跟着父亲的一个好友,省师大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习小提琴,也学了近十年。不过中考后他爱上了吉他,小提琴又放下了……

    其他像围棋、书法、航模……乱七八糟的兴趣爱好,都是浅尝即止,倒也符合江华双子座的风象性格——充满好奇心而又兴趣多变。

    不过还算好的就是,江华自己对此倒也不排斥,他的确是有兴趣才学的,把这些东西作为一种休闲娱乐。

    等再过些年,随着社会变化,竞争压力让父母们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从小就给孩子报各种学习班和兴趣爱好班,结果让小孩疲于奔命,反而令孩子丧失了兴趣和乐趣。

    国内的教育体制是“唯成绩论”的应试教育,某种程度上,相比国外注重学生的全面能力,尤其是活动、社交、交流能力,注重挖掘学生的特长和爱好,国内的教育还是比较刻板,这也造成了大部分中国的学生除了认真学习之外,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独立的人格、开放的思想、自由的选择,中国的学生很少在年少时能够有这样的理念。

    很多人在进入社会多年之后,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正在做的,并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那时候才开始感慨梦想还未开始却已经消逝,开始回想当初如果自己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努力去追逐梦想,是否现在的自己会不同……

    江华很喜欢演员徐静蕾,尤其欣赏她通透而简单的生活态度。

    记得一次看老徐的采访,她除了出来拍电影工作的时候,平时不喜欢出席社交活动,大量的时间都用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她在大街上开车,发现一家布料店有缝纫课程,于是报名开启了自己的手艺人生涯,当“裁缝”给自己做包做衣服;

    她从小背古诗,学书法,她的书法被收入方正字体库,叫“方正静蕾简体”,可她说,这些都是被爸爸逼着学的,其实自己最喜欢的是美术,本来16、7岁的时候曾以为自己将来会当画家,于是她又重新拿起画笔,开始画水彩画……

    江华现在想想,之前的半生,他奔波于商海,为了生计和财富,终日营营,偶尔去看场音乐剧、话剧之类的,也大多是为了泡妞……,早已失去了简单而纯粹的乐趣。

    而少年时的自己,似乎反而活的更加精彩,更加鲜活,也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

    每个人的人生都可能有无数个未来,或许只是某一个时刻的一次触动,一个感悟。只是很多人在那时并不知道选择的意义,只是随波逐流而已。

    ………………

    江华和毕采卉、苏晓曦、常言从体育馆出来,穿过半个操场,来到主教学楼。

    走到高二4班(理)门口,常言进去喊了一声,两个人跟着他走了出来。

    个子瘦高,小眼睛长头发的钟凯(小鸟)背着一把吉他,脸色故作深沉,仿佛一副流浪歌手的颓废,可惜虽然学了颓废却没有洒脱。

    同样高个子,短头发的张洁,笑容明媚爽朗,是个性格直率的女孩。她和毕采卉是好闺蜜,一出来就欢呼一声,上前搂住了毕采卉的胳膊。

    “哎呀,卉卉,你来了!去了文科班都看不到你了……”

    毕采卉笑嘻嘻的抬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胡说八道,昨天才一起回家的。”

    小鸟眼神看向毕采卉,一副情深至死般的深沉模样。这家伙一直暗恋毕采卉,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自己还觉得是个秘密,可惜直到高考结束,他也没有敢表白……

    唱了那么多歌有什么用?

    常言抬手晃了一下钥匙,笑道:“走吧!”

    他虽然个子不高,学习一般,但活动能力很强,现在是学生会里的骨干,借着职务之便拿到了主楼天台的钥匙,也算为大家谋了福利。

    上了六楼,打来一扇铁门,就上了天台。

    本来按照学校规定,楼顶天台是严禁学生上去的,主要是担心安全问题。

    以前并不是没有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而跳楼的案例。

    虽然一中的学风相对自由,但毕竟是汇聚了全市乃至全省最优秀的一批学生,很多人原本在初中非常出色,但进入一中之后,才发现身边都是学霸、大神,自己变得泯然众人,有的人发奋、有的人自卑、有的人无所谓……,自然也有心理比较脆弱的,人生的第一个关卡——高考来临之时,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也是有的。

    不过一来常言在校学生会混的挺好,二来他父亲是市里领导,三来他们几个以“音乐社团活动”的名义,所以关于他们经常“偷偷”上天台这件事,虽然有老师曾经提过几句,但是倒也没有人认真的管束。

    主教学楼是老式的建筑,天台上开阔平坦,只是在楼边有半人高的石台阶和围栏。

    站在天台楼边,斜靠着石台阶,可以一眼望去将整个一中校园收入眼底,远处校外的街道、商店、公园也清晰可见,再往远看,滔滔黄河,白塔巍巍,峰峦叠嶂,一望无垠。

    令人心中顿觉浩然,胸怀大畅。

    江华接过常言背着的吉他,拿起随意的弹了几下。

    大学之后就扔下很久的手感,慢慢找了回来。

    他最后一次弹吉他,还是当年求婚的时候,手中自然而然的弹出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旋律——卡农。

    本来其他人刚上天台,还都兴奋的四处走走,趴在楼边看下面的风景之类的,听到他弹的旋律,慢慢的都走过来,汇聚在他身边,惊讶的看着他。

    要知道,这时候大家所谓的弹吉他也就是跟着歌曲,简单的弹节奏和和弦,歌曲也大多数是台湾民谣,齐秦、周华健之类的歌。

    卡农这时候可没人听过——除了专业学钢琴的人,这首曲子被国内大众所熟悉,还要到2001年《我的野蛮女友》火爆之后,其中全智贤弹奏的《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才开始风靡一时。

    “好好听啊,江华,你弹的是什么歌啊?”苏晓曦忍不住问道。

    “卡农,这不是歌,是一种乐曲的曲式。”江华说道。

    他有些神思不属,无数画面在脑海中闪过,音乐承载的是人的感情,尤其有着特定意义的旋律。

    忽然有点莫名的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