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秋天里,世界依然按照历史原有的轨迹运转着。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10月17日,萨达姆以接近100%的支持率连任伊拉克总统,这已经是他自1979年登上权力巅峰之后的16个年头,如日中天的这位伊拉克总统怎么也不会想到,再过几年美国将会发起一场针对他的毁灭性战争,而他也将在倒台后被处以绞刑。

    10月19日,韩国政坛再次进入多事之秋。一桩卢泰愚秘密资金丑闻震惊了整个韩国,“青瓦台魔咒”的阴影继续笼罩在韩国总统府上空。

    回到国内,

    11月16日,纵贯南北九省市的京九铁路最后两节轨排在jx省与gd省交界的定河桥南端连接完毕。至此,京九铁路全线铺通。“奋战三年,铺通京九”的目标提前实现,也圆了中国人民一个“世纪梦”。

    11月8日,刚刚在北方市场奔波打拼出一片名气的sd小酒厂——秦池酒厂的厂长姬长孔,在央视广告招标会上,豪抛6666万,一举成为“标王”,也从此开启中国商业史上的最著名的央视“标王”大败局案例。

    南方,广州的电视台中,开始出现了“真心实意,爱多vcd”的广告,11月,在“寸土寸金”的《羊城晚报》上,连续4天报纸1/2通栏,出现了一则只有“爱多……”两个字的广告,第二天第三天依然如此,第四天才揭晓谜底“爱多vcd”,这也是国内的第一条悬念广告,从这时起,一股由爱多刮起的vcd青春风暴,即将席卷全国……

    江华这个穿梭时光而来的小蝴蝶,翅膀挥舞间,所卷动的气流还很弱小。

    此时的他,依然静静的蛰伏在金城这座西北古城的中学校园中,用自己的方式,悄然改变着自己和身边的亲人、朋友的命运。

    在90年代中期这一中国社会整体上下都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巨变的时代大浪潮中,时光河流中因他的意外出现而激起的几朵小小浪花,渺小的近乎微不可现。

    历史的激流,依然沿着原本的河道,奔流翻滚而去。

    江华只是重生者,并不是超人,更不是奥特曼,他不奢望去改变世界,拯救地球,成为“the king of the world”。

    他只希望珍惜这重新来过的机会,能够弥补一些曾令他黯然神伤的遗憾,挽留住那些曾经逝去的美好,用自己重生者的优势,以穿越时空的力量,让所有爱他,和他所爱的人,都能够拥有一个快乐、幸福的生活和未来。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似乎做的还不错……。

    10月下旬,在金城市委副书记张学平的推荐和其身后大佬的安排下,省委组织部、省委党校厅局级干部培训班进修的入学通知,很快就从正式渠道下发到了省日报社党委办公室。

    这一消息立时在报社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江文川这个“传媒人”进入党校学习,其背后隐藏的意义显然复杂而耐人寻味。

    省日报社虽然是正厅级的单位,但毕竟还是属于传媒事业单位,报社领导虽然从行政级别上同样是厅级级干部,但实际的地位权柄与政府机关可是天上地下的巨大差距,完全不同的概念!

    而江文川竟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征兆的进入了这种即使是对政府机关里的厅局级干部而言,都算得上是极大的机会,会挤破头往里钻,具有浓厚的政治培养、提拔任用性质的党校培训班,只能说明一点:

    人家江文川后面有人啊!……

    一时间,省日报社内羡慕者有之,感慨者有之,眼红者有之,纷纷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省日报社社长、党高官曾良才也很郁闷。

    江文川最早是他的秘书,人品和能力都极佳,所以在他一步步的上升过程中,才将江文川一手提拔起来,算得上是他的第一亲信和心腹。

    他是准备将江文川向自己接班人的位置上培养的,这突然间被省委党校拉走培训,他手中一时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去接替。

    更重要的是,现在很明显,干部培训班结业之后,江文川应该不会再待在省日报社了……

    曾良才从心里是不想放人。

    可这是天大的好机会,他也不能阻挡江文川的前程。

    江文川专门找曾良才谈了一次,曾良才得知他和金城新任的市委副书记张学平是老战友,受其盛情相邀,也知道拦不住他了,毕竟张学平如今炙手可热,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当下也大方表示了支持的态度。

    省日报社作为省委下属的党委机关报,在雍凉的影响力自然深远,曾良才即使在省委宣传部里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对雍凉以及金城的高层政治形势了解颇深。

    现在他既然已决定放江文川进入政界,干脆将工夫做足,在江文川去党校培训前,专门请江文川吃了一次饭,细细向他解说了目前雍凉乃至金城的政局。

    江文川以往作为报社副总编辑,其实对金城政界的方方面面其实也了解较多,但涉及雍凉真正的高层政治,还是如雾里看花,人云亦云居多。

    毕竟,以前他最大的“背景”,也不过就是曾良才。

    曾良才这番用心,的确对他的帮助极大。

    前些日子,省里调整了金城市的班子,原市高官刘光远晋升常委高官,原市长宋谦之顺序接班,正位市高官,而原市委副书记在和宋谦之竞争市高官中落败,最后运作去了邻市担任市长。

    现在金城的局面是:

    市高官宋谦之经营江城多年,根基深厚,又顺利进位一把手,可谓只手遮天。

    新任市长周广昌则是从省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空降,背景也不弱,是已退下来的老省高官的秘书。

    相信接下来,金城政坛很快就是重新洗牌的局面,各路人马也面临着如何站队的严峻考验。

    而张学平,正是在这种局面下来到金城,担任排名第三的市委副书记,主管党群。

    “老弟啊,你这件事如果真是张学平运作的,那不出意外,你从党校培训出来之后,应该是进入金城市委,就是不知道是去宣传部还是担任秘书长(副),呵呵,不管怎么样,你可是身上贴着大大的一个‘张’字标签喽!”

    曾良才也是一号人物,以前做江文川领导的时候,对他说话虽也和蔼,但隐隐的上位者的威严摆的十足。

    如今眼看江文川要进入政界,有机会飞黄腾达,不知觉间就已改口,一口一个老弟叫的很是亲热。

    江文川也不是笨人,自然也要想,张学平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将他调进市委工作。

    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两人之间深厚的交情,看曾良才现在的表现,或许真正重要的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通过江文川在省报工作多年的经历,对金城各个层面的熟悉、了解和人脉,用他做代言人,以便尽快打开局面。

    不得不说,这是一步险棋。

    张学平和江文川都因此而受到金城政坛上下甚至外界广泛的关注:若江文川表现出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局面,张学平落下一个任人唯亲的评价不说,还可能影响他后续的发展。

    另一方面,这样提拔江文川,也能给外界留下张学平为人重情恋旧,又敢作敢为、有魄力的印象。

    这一点也许会让一些人主动靠拢过来……。

    总之,是机遇也是挑战,祸福参半啊!

    这些情况,江华在父亲回来和母亲王芳聊天时,听的很仔细。

    江华并不担心江文川的前程,在记忆中,张学平的政治手腕极为高明,否则也不会短短十多年,就从一个地级市的市委副书记走上封疆大吏的高位。

    而且,张学平既然能从秦州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跳跃式的升到金城担任市委副书记,说明他在省里背景应该也很强。

    江文川这个急先锋的角色,只要在一定的范围内行事,至少不会吃什么大亏。

    不管如何,江文川在某夜和张学平秘密去省委大院拜访了某位领导之后,还是满怀信心的按时到省委党校报到,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进修。

    江华的家庭,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程。

    这已是前世所没有发生的命运,令江华也不禁感慨万千。

    ……

    经过上次爬山后,江华也一直在关注高洁木材生意的进展。

    高洁对江华非常信任,在确认了他提供的信息确有其事后,显示出了极强的商业决断力,仅用两天的时间就迅速转手了蛋糕店,随后就立即前往帝都,联络电梯厂的订单事宜。

    其实这个倒卖木材的创意,中间很多细节限制重重。

    比如:怎样令帝都电梯厂信任她手中有大量木材,既不能直接以龙江木材厂的名义,个人就更不可能了,比如需要注册一家商贸公司……

    还有,如何令木材厂同意,以少量定金先行交付木材等等。

    江华只是通过高洁的言语中,猜到她出身商人家庭,所以相信她会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或许她会动用家中的力量。

    事实是,果然高洁很轻易的搞定了龙江木材厂,仅以5万元定金,吃下了价值近200万的木材原料,同时也顺利拿到了帝都电梯厂的订单!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高洁忙忙碌碌,金城、龙江、帝都三地来回跑,要不是她买了个手机方便联系,江华还真抓不着她。

    这天,江华和高洁坐在城西商业街上新开的一家西餐厅中。

    看着他娴熟的点单,高洁满眼的戏谑:“呦,小华,看来我不在金城这段时间,你经常来这里哦?是不是请过你的小女朋友吃西餐啊?挺懂浪漫的嘛!”

    江华摇头:“姐,这个地方可是你选的,我也是第一次来好不好?我一个高中生,平时哪有钱来这儿*啊!……对了,姐,这次木材生意赚了钱之后,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高洁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没什么打算啊,我不是等着你的新计划吗?”

    江华微愕。

    高洁眼神温柔,笑道:“小华,几个月没见,姐感觉你和以前很不一样了,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这次木材生意的事,全靠你告诉我消息,所以这次赚的钱,算咱们姐俩的!上次你不是说,这一笔只是一次性的原始积累,未来还有更赚钱的行业么?”

    “姐虽然不知道你一个高中生,怎么知道这么多……,不过,也许我们小华是天才呢?……姐相信你。”她伸手,轻轻覆在江华手上,笑道。

    “姐现在全部资金差不多有200万,无论你觉得什么生意好,咱们就去试试!”美目中眼波流转,浑然不觉得将自己全部身家交给江华有什么问题。

    正如她所说,几个月没有见,再次见到江华时,高洁大吃一惊,江华的成长令她惊讶,似乎一夜之间,他就从一个阳光帅气的弟弟,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这次若不是他出主意,自己现在还守在蛋糕店里发愁呢。

    两人之间从相识时起,就有种难言的默契,而这次重逢,高洁明显感觉到,江华身上令人安心的某种气质。

    那是她很喜欢的感觉。

    江华愕然,摇头笑笑,心中泛起浓浓的感激。

    在前世他还是个普通少年的时候,高洁就对他关怀备至,温柔体贴,信任有加。

    没想到这一世,她除了多了一分喜欢戏谑自己的恶趣味之外,依然如昔。

    这个普通人工资不过数百元的年代,200万是什么概念?!

    他本意的确是希望借鸡下蛋,通过高洁的事,掘到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凭借着他的记忆和对历史大势的把握,只要有了启动资金,有太多选择可以去尝试。

    只是,还没有想好以什么方式和高洁谈,她却已经毫无保留的将一切决策权力都交给了自己。

    既然如此……,就许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江华眼中全是笑意,点头道:“姐,你都发话了,我还敢有二话吗?咱们两就是最佳搭档啊!”

    高洁白了他一眼,说不出的妩媚诱人。这才嫣然笑道:“算你乖!”

    江华开心的笑了。

    并不是因为即将赚到的钱,而是,他发现自己似乎已开始改变着高洁的命运!

    虽然他并不知前世高洁为何会嫁给那个丑陋的高官之子,但不难猜出,不外乎权钱交易,政治婚姻,并不是她的真心。否则,她又怎会之后远走天涯,渺无音讯。

    而现在,凭借江华给出的信息和自己的努力,她已成为了这个年代依然不多见的百万富翁,并将继续和他携手,开始对未来布局。

    这样发展下去,无论江华或者高洁,将会逐渐积累足够的实力,来保证她不再会因金钱或者其他压力,被迫下嫁那个垃圾,从而摆脱宿命中的悲剧吧!

    江华想到这里,看向高洁的眼神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温柔。

    当年曾经那么温柔、美丽、善良的她,在决定屈服于命运的那一刻,会是怎样的痛苦,伤悲?

    而当她抛下一切,消失在人海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悲凉、寂寞?……

    高洁哪知道这么一会功夫,江华脑子里已经将她的一生颠覆,本还想和他调笑几句,却没想一抬眼,正和他目光相触,林风此时满心怜惜,眼光温柔,竟令高洁心头一跳,到嘴边的一句调侃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姐,你的一生,一定会很完美,很美好的,相信我。”江华像是在和自己保证。

    高洁媚眼如丝,嫣然而笑:“那当然了!”

    虽然,林风重新回到这段时光,激起的几朵小小浪花很微小,但,对于他所在乎的人,却已足够,给他们一个辉煌而绚烂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