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华飞快的扫了周围一眼,正值放学时间,校门外三三两两都是学生,却没有看到有穿着警服的人……

    擦,小舅也太不靠谱了吧!

    不是说会安排派出所的人巡逻的吗?……还说他自己也会过来看看。

    江华暗自叹了口气,所以说,什么外在的东西都没有自己靠谱啊……

    当然,虽然没有像前世那样背了刀,热血上头,但他好歹也是心理年龄40岁的老男人,看着那些不过十几二十岁左右,吊儿郎当的小混混,也就当一群不知所谓的小屁孩。

    更何况,他很清楚,这些小混混胆气很弱,不然当年也不会一亮刀冲上去就把他们吓跑了。

    所以,虽然没有看到小舅的人,江华心里也没有多少担心。

    脚步微微一顿之后,他干脆把车子靠校门外一停,向刘军走过去。

    身边的秦盛一愣,叫他:“华子?什么事儿?……那些人你认识?”

    江华笑笑:“没事,来找我麻烦的小混混,我过去说两句话。”

    “擦!”秦盛一听,二话不说也把车子一撑,两步追到他身边:“谁啊?干嘛找你麻烦?有事儿咱哥们一起上啊!”说着还用手往后拢了一下头发,看着刘军等人,眼神冒出“杀气”来,倒是浩南哥的气势十足。

    江华哈哈笑笑,搂了一下他肩膀,没有说什么。

    从小到大,两人并肩打架的次数多的数不过来,秦盛的反应倒是正常。

    不过,和这帮人动手?似乎没必要……

    “刘军是吧?听人说你要来学校堵我,没想到还真来了……啧啧,这么幼稚的行为,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

    走到刘军等人面前,还没等刘军开口,江华笑呵呵的道。

    刘军本来一脸狞笑,十六七岁的少年脸上露出这样的神色,自以为很凶狠,却让江华觉得有些好笑。

    听了江华的话,他脸色一变,正想开口,身边走上来一个看起来20出头,脸上一串青春痘的男子,嘴里斜叼着一根烟,神色学着港片里痞痞的样子:“哎呦,小子口气挺冲啊!军子,就是他吧?md,老子就看不惯这种装模作样的孙子,今天哥几个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着,抬手从嘴里拿起烟,顺手就往江华脸上摁去。

    这也是金城这边混混习惯的动作,拿烟头往脸上、手上烫个疤,猛的一下会很痛,但伤害又不算大,偏偏这种疤会留印,一辈子都好不了。

    一般的学生面对社会小混混时,都比较怯懦,他这一手以前几乎无往而不利。

    可江华是什么人啊,那里会让他烫到,眉毛一竖,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厉色,一股莫名的气势从他身上涌现出来。

    抬手“啪”的一下,就把那人手拍飞,烟头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你丫找死呢是吗!知不知道你在惹什么人?是不是tmd想去吃牢饭了?”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江华眼睛一瞪,厉声道。

    倒把那个混混说的一愣,本来怒气上涨想动手,也不禁停了一下。

    “擦”这时刘军身后的六七个小混混也都围了上来,一副恐吓动手的模样。

    秦盛一下紧张起来,拳头握起,眼睛快速的看向周围地上,寻找砖头之类的武器。

    江华却没有理会那些人,他一眼看出这个男子就是这群混混的小头目,估计也是刘军找来的“大哥”,他本来脸色已经板起来,这时却又一笑:“你们都是混这片的吧?跟哪个大哥的?……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中是什么地方吧,这儿水深,不是你们能玩的转的,现在你们离开,我可以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否则的话……,后果我怕你们承担不起!”

    那男子看着江华面对自己这帮人,依然一副气势沉稳、傲气逼人的样子,反倒有点拿不准的感觉。

    这尼玛和平时自己欺负的高中生,不太一样啊!

    他多多少少也算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也明白其实在社会上是有“阶层”这个概念的,而自己这些小混混其实只是最底层,平时欺负一些怯懦的学生,收点“保护费”倒没什么,但真的有背景的人,还真惹不起。

    不过,这小子不会是打肿脸充胖子,硬装的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刘军:“军子,来,哥几个帮你看着,你自己和他解决!”先让刘军这小子自己去碰碰试试。

    刘军虽然只是个学生,但他哥哥当年可是圈子里的大混混,现在还在牢里,他为了面子,也不能不管刘军的事儿。

    江华又看了眼周围,还是没见到有警服出现……

    尼玛,看来光靠气势压不住这些头脑简单的小孩了,难道真要动手?

    太没技术含量了……

    他有点后悔,昨晚和小舅打电话应该说清楚,至少第二天就开始派人啊!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开过来,停在路边。

    从车内后座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大约三十多岁的彪悍男子,一身黑色西服,身材高大魁梧,眼神坚毅。女人长发盘起,白色小西服搭配黑色长裤,清雅之中,却眉目如画,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竟然是高洁。

    “小华?怎么了?”高洁一眼看出了场面的形势,显然是江华被一群小混混围在这里。脸上蒙了一层寒霜,走过来柔声问道。

    “呃……,一点小事,姐,你怎么来了?”江华笑笑,目光却看向她身旁的彪悍男子。

    总觉得有点眼熟。

    却发现对面那个小混混头目看到彪悍男子,脸色巨变,居然上前恭谨的喊了声:“四哥!”。

    心中顿时想起一个人。

    90年代的金城社会治安比较乱,有不少“江湖大哥”名气都非常响,其中有一个叫“老四”的,有一段时间是城关首屈一指的强人,旗下有不少歌舞厅、游戏厅,就连“晨光”溜冰场也是他“罩”着的,江华前世时曾偶尔见过他两次。

    他怎么会和高洁在一起?!

    高洁美目扫了一眼周围这些小混混,转过头去,对站在她身边一脸冷酷,除了在刚才那个小混混喊“四哥”时微微点了下头,没有任何表情的彪悍男说道:“老四,小华是我弟弟,让他们以后老实点,别碰他。”语气转为冰冷。

    那老四点了点头,走上前一步,对这帮小混混等人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终于开口说话,他嗓音仿佛刀刮过金属般的低哑铿锵:“听到高小姐的话了么?这是高小姐的弟弟,以后你们离他远点!……还不滚?”他盯着那个小头目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扑面而来仿若实质的杀气令这帮小混混胆寒股颤。

    比起老四这种凶名响彻江城道上的真正狠人,这些小混混平时看起来嚣张狠辣,其实根本上不了台面,在老四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那个小混混头目慌忙应了一声,低头转身就走,再不敢回头多看一眼!

    心底暗自懊悔,这个高中生还真有背景啊!……在城关惹到老四,这不是找死吗?

    想到不忿处,抬手就给旁边的刘军脑门扇了一巴掌,tmd都是这小子找的事儿!

    高小姐?高……,擦,要真是那个主,tmd还真是惹到阎王爷了!……晦气,晦气,小混混觉得今天回去得好好看看黄历,出门不宜啊。

    这时校门前围观的学生,包括秦盛等人都傻眼了。

    这帮刚才还凶神恶煞一样的混混,见到江华这个姐姐和旁边的黑衣男子,竟然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一句话就灰溜溜的吓跑了!

    再看向高洁、老四时,眼中都是一片敬畏钦佩。

    江华脸色却变幻不定,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姐……,你父亲……是不是叫高振华?”

    高洁微怔,老四脸上也闪过一丝惊异,没想到这个小孩能说出高老板的名字。

    江华看到高洁点了点头,嫣然笑问:“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心底唯余苦笑。

    果然如此。

    江华曾猜测过高洁出身商人家庭,但此时看到老四对她的尊敬态度,又怎么会是个普通商人家庭能达到的?

    心念电转间,蓦地想到了一个后世曾在金城大名鼎鼎的人物!

    高振华,这是个在金城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即使连江华这样的普通人也听说过他的大名。

    据说他原名高华,曾是金城底层的小混混出身,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躲到南方闯荡几年,再出现时已改名高振华,摇身一变成了前来金城投资的企业家。

    他旗下的华商集团在短短十年时间内,产业遍布物流、运输、餐饮、娱乐等行业,最巅峰时,控制了金城对外几乎80%以上的物流运输,金城几乎最有名的高档餐厅、歌舞厅、夜总会和酒店都在他的名下。

    他长袖善舞,交游广泛,和政府高官往来密切,身上还兼着政协委员等一堆社会头衔,名声极为显赫。

    2005年,高振华在金城新上任书记掀起的那场声势浩大的反黑风暴中落马,还牵连出一大批官员,堪称当年金城乃至雍凉的第一大案。

    高洁竟是高振华的女儿……

    江华觉得自己似乎已隐隐碰触到,当年高洁那令人惋惜的悲哀命运帷幕正缓慢掀起的一角!

    一时间,江华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他发现高洁的背景的一瞬间,忽然对自己本来计划好的未来的商业布局,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任何产业如果和高振华扯上关系,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这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小舅和一个民警走下车。

    “小华,怎么了?”

    江华忍不住白了小舅一眼。

    要不要像港片里一样,警察总是在一切都结束后才出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