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一场大雪悄然而至,清晨起来,金城已是银装素裹,天地一片素白。 ̄︶︺sんцつ

    江华穿上厚厚的羽绒服走出家门,天空中依然稀疏的飘落着细碎雪花,几片随风舞动的雪花扑在脸颊上,冰凉清洌的感觉,令他心神为之一振。

    看着眼前雪花漫天飞舞,江华终于深切的感受到,不觉间,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快半年了……。

    回想走过的这段重生时光,从夏日的骄阳灿烂、深秋的河畔晨岚,到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落,近半年的时光似乎转瞬即逝,江华也已渐渐融入了这段重新来过的校园时光,青春岁月。

    这样的下雪天,路上积雪难行,显然不适合骑车了。

    江华和秦盛走出小区,准备到街口的公交车站,坐公车去学校。

    金城整个城市是坐落在黄河两岸的狭长山谷之中,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城内的公交路线并不太多,经常是坐上一路车,晃晃悠悠不到一个小时就能从城市的一头转到另一头,也有环城的路线,可以说在这个时代的金城,公交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只是江华因为一直骑车上学的关系,很少会有机会坐公交车。

    其实江华很喜欢坐在公车后面几排,看着窗外城市风景移动变换的悠闲感觉。

    前世他大学毕业之后,在帝都工作,帝都很大,而地铁当时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他跑销售,很多地方都比较远,于是经常坐着300路,沿着三环晃晃悠悠的坐着……,在阳光灿烂的下午,看着窗外沿路的摩天大楼,那时的他心中依然对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和希望。

    不过,自从某个冬天大雪封路的夜晚,他和叶梓下班之后,怎么都挤不上公交,在大雪中徒步了1个多小时,冻得瑟瑟发抖的从国贸走回当时两人租住的小屋之后,他就下定决心要买一辆车。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公交车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谁有能想到,现在他却回到了高中时的金城,坐着公交车去上学?

    却是另一番感觉,有些新鲜,有些陌生。

    “看!韩夏!”刚上车,秦盛就悄悄捅了捅江华,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坐在后排靠窗位置,那个似乎永远骄傲的抬着头,细长的颈部就像天鹅般的女孩,正是年级三朵金花之一的韩夏。

    江华知道秦盛对韩夏有好感,悄声笑道:“过去打个招呼呗!”

    秦盛抬手撩了一下头发,犹豫了一下:“算了,跟她又不熟……”

    江华有点好笑,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哪像后来号称百人斩的“情圣”。

    倒也不去逗他,或许还是要等到他被王媛媛“开发”过之后,这个家伙的隐藏天赋属性才会爆发吧……

    游目四望,才发现公交车上有不少一中生,班里的文委李旭娜竟然也在。

    没想到大家其实都住的很近啊,要是不坐公交车,以前还真不知道。

    “江华!你们今天也坐车啊!”李旭娜也看到了江华,表现的很是惊喜。

    或许是因为下雪天坐车的人比较多,车厢内虽然并不算拥挤,但也已经没有空座位了,江华扶着椅背,站在李旭娜座位旁边,跟她随意说了几句话。

    不过很快在下一站又上来了两个班里的女生,几个女生开始叽叽喳喳的聊起天来。

    他没有去细听女生们的聊天,目光望向了窗外,欣赏着沿途的雪景,思绪不觉飘飞。

    一转眼,已经回来半年了……。

    记得许嵩有一首歌中写道:“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得住什么?……”,回首细细盘点这半年的时光,江华还算满意,他抓住了改变父亲命运的机会,与林馨的关系也稳步发展,同时,这一世的事业也意外的有了很好的起步机会……。

    比起很多小说中重生以后随便就能混的风生水起、光芒万丈乃至王图霸业的人物,江华似乎显得过于低调而普通,但他明白,生活,毕竟并不是小说。

    江华知道自己只是个比其他人多拥有了十多年记忆阅历的普通人,这一世的人生,他依然需要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去走。

    虽然没有什么辉煌的令所有人仰望瞩目的成就,但他已经很满意。

    取得的每一点小成绩、能够牢牢抓住的每一次机会、现在所拥有的那些人和事,都是令他无比珍惜、深切怀缅的美好往昔。

    1995年马上要过去了,而1996年,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

    96年,对中国的vcd产业而言是最灿烂的一年,这一年里市场开始井喷,人们巨大的消费需求,推动着vcd产业在短短一年内销量增长了十倍,600万台的市场规模,也就意味着一个高达180亿的新增市场。

    江华预计雍凉省内的市场容量至少会有10万台,他希望作为新科的省代,洁华能够拿下雍凉超过60%的市场,事实上这也是新科在全国的平均市场占有率。

    那么,就是6万台的销售目标,按每台vcd拿到700元的利润计算,洁华能够赚到近4000万的利润总额。

    如果达成目标,也就意味着他和高洁将会在一年内,就完成最初的原始积累!

    有了这笔钱,接下来无论是进入通讯行业,还是在初期布局互联网,都不用担心启动资金的问题了。

    同时,96年也是国企改革形势特别突出的一年,“诸城经验”深刻改变了国企改革的战略,随之而产生的“抓大放小”的思路,正是这次他冒父亲的名字所写的文章中提及的,如果一切顺利,接下来金城的国企改革进程中,父亲的话语权将会大增。

    而96年,互联网领域,三位以色列年轻人聚会,做出一个惊人决定,决定开发一款互联网通信软件,美其名曰“icq”。icq发布6个月后,即成为当时世界上用户量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在第7个月的时候,icq的正式用户达到100万。这个腾讯qq的鼻祖的出现,也意味着互联网社交软件的机会开始出现。

    国内,一个互联网特殊的群体正在萌芽中,那就是今年即将考入大学的96级计算机生,正是这一年,互联网开始进入大学,而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将会在未来成为国内互联网领域中的领军人物……

    不过,国内的互联网真正开始爆发还有一段时间,未来的bat三巨头都要等到1999年才会出现,江华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待。

    而他需要关心的,是接下来的这一年,他将怎样度过。

    全新的人生,新的一页,将要展开,站在时光河流之上,江华能够看到未来整个世界变迁的大势。

    但对于自己的未来,此时看去却已模糊。命运已改、因果变化,他的人生轨迹再无可往昔记忆可循……。

    微有忐忑,却更多是激情满怀!

    “你们看,我新买的贺卡!漂亮吧!……”“恩,好漂亮啊!”女生们的惊呼声将江华的注意力从望向窗外遥想未来的状态拉了回来。

    低头看去,李旭娜从书包中取出好几张样式各异的贺卡。

    这些贺卡封面的设计非常精美,烫金图案的、闪亮金粉装饰的、折叠双层的、镂空设计的……,女孩们显然对这种设计漂亮的东西毫无抵抗力,几人立刻眼睛发亮,惊喜连连的翻看着。

    江华看着这些在后世几乎已没有人去买的老贺卡,心底也是泛起久远的温馨感觉。

    曾几何时,贺卡已经成为逝去的那个年代的标志,留在了所有人的回忆里。

    在后世,给朋友们送祝福就像廉价的快餐:手机短信、电子贺卡,复制+粘贴,转发+群发,拇指一动,鼠标一点,祝福就像雪片般飞向四面八方,虚假和厚重,隔开了空间,也模糊了思念……。

    他脑海中忽然泛起了一张贺卡。

    那是一张小贺卡,宽幅书签大小,外面套着塑封袋,图案中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小女孩,垂泪欲滴的委屈表情站在那里,女孩的脚下斜倒着一个很大的鸟笼,笼门打开着,笼中的鸟已飞走……。

    贺卡金粉边、白底粉红色的色调,淡淡的哀伤感觉,令人为之黯然神伤。

    那是高三离别前,林馨送给他的,里面密密写满的文字,细细画满的图案,是那个青涩时光中,朦胧而醉人的情感,也是……断肠离愁!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住什么?……

    很希望去抓住彼此的手,不再放开。

    江华心思如潮。

    公交车一路晃晃悠悠,来到了市一中的门口。

    …………

    金城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白天稀稀疏疏似乎飘的小了,到了夜晚随着北风又转成鹅毛般的大雪,反反复复竟然连续下了三天,一直到了12月24日,才似乎渐渐停了,空中偶尔还会有些许被风卷起的细碎雪花。

    这一年,是一个美丽的白色圣诞节。

    改革开放多年,一些西方的节日,如情人节、圣诞节等已经在这两年开始被国人所接受,并迅速受到年轻人的喜爱,这时的中学生写贺卡时,会很洋气的同时写着“merrychristmas!”和“happynewyear!”,然后再加一些祝福的话语,送给朋友,就是一份真心的祝福,尤其是借着这种节日大家都在互送贺卡的机会,精心写一张贺卡送给自己一直暗自喜欢的人……。

    那种从心底溢出的欢喜和快乐,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这就是青春,这就是那个年代,最单纯,却最真挚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