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冷带了人亲自去处理的,他想找到田七,可赵卿靖清楚的很,田七不在这里,她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お℃..

    只是,什么时候能回来?他十分担心!

    “将军,没找到。”

    “将军,尸体只剩下十具,剩下的已经化为灰烬了。”

    “将军,没有夫人的痕迹……。”

    几个护卫前后到宋冷跟前说着让人恼火的话。

    明明不热的山上,可宋冷却着急出了一身湿汗,听到几个护卫的话,他面上怒气而升。

    “继续找,就是把这里全部扒光了,也要找到夫人。”

    远处站着的赵卿靖,望向着急的宋冷,以及找了一遍未果面上带着茫然的护卫。

    “停下吧,她不在此地。宋冷你与我过来。”

    赵卿靖语气淡薄,宋冷听后,迟疑了下,依旧跟了过去。

    两人站在假山下。

    “主子,您的意思,夫人不在这边废墟中,那她到了何处?”

    “宋冷你已经逾越了,可知道?”

    “属下明白,可属下对夫人只有尊敬,并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宋冷头微微低下,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眼神。

    “本王信你。”赵卿靖顿了下,继续说道,“夫人无事,你无须担心。不过须得有人在此地等。临安城那处缺不了你。 这处我来等。 ”

    “可……。”宋冷迟疑,不放心。

    赵卿靖,却冷哼道,“嗯?”

    “属下还是担心,夫人,她若是躲了出去,应该会来找主子您的。”

    “她会回来。”赵卿靖十分肯定。

    宋冷不走,一副不瞧见夫人完全无虞就不走的姿态。

    俩人正在此处僵硬着,却瞧见羽罗一脸惊恐害怕的大声喊叫着。

    “来人啊,快来人啊……。”

    刚从系统超市里出来的田七,嘴里嚼着可溶解泡泡糖,她以为此处没人,或者是赵卿靖在,没想到,自己一出来就瞧见羽罗在后山乱看。

    她的猛然出现,显然让羽罗惊吓住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的片刻,羽罗大声吼叫喊了出来,四处喊着来人救命。

    田七步步逼近,起了故意逗弄羽罗的心思。

    “你叫啊,叫破了胆子,也没人来救你。”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突然就出现了。来人啊,快来人啊,有鬼啊,……。”

    听到羽罗鬼哭狼叫的声音,宋冷与赵卿靖快速而来。

    在看到一身干净淡蓝色长衫,腮帮子鼓动,似是在咀嚼着东西的鲜活模样。

    赵卿靖一个箭步上前,直接拦腰掳走田七,脚尖一点,带着她往一侧鲜少有人去的地方而行。

    田七没想到赵卿靖会这般出现, 嘴里的泡泡糖差点给咽了下去。

    “你明知道我去了何处,咋还这么激动,腰快被你给勒断了。”

    她语气轻缓,带着几分小性子的说着。

    “你要是早点说,为夫还能心有准备,偏生你什么都不说,直接就往屋里去,还说让人放火,你可知道,这次你真的太任性妄为了。”

    赵卿靖低首,盯着她雪亮的眸子,饱含担心与一切复杂的神色。

    “那还真是我的不对了。不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腹中孩子是女娃娃,真的是女娃娃,高兴吗?”

    田七入了随身超市后,寻思大火还在烧,她一时半会儿的也出不去,就在周边找了下医院,顺便检查了下身体。

    发现腹中怀了双胞胎,是两个女儿。

    可赵卿靖听着,面上担心更深。

    “你这女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庆幸孩子没任何问题,要是……。”

    田七抬眸,望向赵卿靖,“如何?孩子要是有事呢?”

    “那我该多伤心啊。”他语气快速而转,冷淡的双眸笑的极为满足。

    “阿靖,这次会是两个女儿呢。往后不要孩子了,这就够了!”

    她知道,皇室之内多子多孙,可她的确是不想要了。墨炎长大,成为独当一面的少年,临尉与三胎双生子,只需要平安健康长大,结婚生子,那且就好了。至于她腹中双胞胎女儿,她想穷尽一生的去宠爱,去疼爱,让她们

    跟在自己的身边。

    赵卿靖极为爽朗的点头应下,“好,不要了。这些就足够了。”

    男孩子为国家,这两个小公主,他们夫妻两人要自己教养,看着她们慢慢的长大。

    两人站在石山上说着以后的生活。

    同样担心田七的宋冷,正被羽罗拉着说刚才的诡异之事。

    “宋兄,你是在认真听我说吗?刚才,她真的就那么一下突然出现在了废墟上,我还以为她是鬼。”

    “你亲眼所见她突然出现的?不是从什么地方走来的?”

    宋冷的眼神从外收回,盯着羽罗问。

    “真的是亲眼所见,她就像是、一阵风,猛然就出现在人眼前了,刚才差点吓死我。”

    “看来,夫人的确是有些异于常人……。”宋冷低眸,喃喃说了句。

    羽罗没听清楚,“宋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既然夫人已经回来了,我们家主子也该下山了,对于你,既然寒剑山庄是你的,那剩下这个烂摊子就只能你来收拾。”

    宋冷正低声与羽罗说着。

    田七与赵卿靖相携从前方而来。

    “没错, 宋冷正把我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既然你现在是寒剑山庄的主人,那我们之间那个三年交易,就到此结束了。”

    羽罗闻言,却有些不太情愿了。“你这人说话又不作数,说好的三年时间,怎么能轻易就结束了。我寒剑山庄的人,向来说一不二,既然我说了,在你身边为奴三年,要是食言而肥,外人怎么看我寒剑山

    庄。

    这三年的时间不会少,我依旧会跟着你!”

    一定要看出来,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羽罗面上态度极为,内心却带着几分变态恶趣味。

    田七眼眸惊讶,“没想到还有男人这般倒贴的。”

    宋冷与羽罗尴尬。

    赵卿靖脸黑,“你还挺自豪怎么着?”

    “哪敢呢,我就是有那心思,也没那胆子。您说,接下来咱们去何处?” 田七一脸笑意问着。

    “那日大火前,你说,活死人的事,还会频频发生是何意?”

    赵卿靖可没忘记这个。

    他依稀还记得,当年两人在灵湖岛时,曾说过活死人的事,赵卿靖记得有一个岛屿,之前就存了心思想过去看看,但那时候并没发现活死人的事情,就且搁浅了。

    后来,从他离开灵湖岛回到临安城后,活死人的事情一直在频频发生。

    一直到现在,连寒剑山庄内都能发现活死人,而且孟九寒还是把活死人当成宠物一般来养。

    有买,就有卖。

    肯定有人在靠活死人而来营生。

    连系那次大火前田七说的话,赵卿靖现在只想快速找出活死人发生的原因。

    就活死人此事来说,可不单单是大周的事,周围邻国,大秦、弦乐,这两个国家是距离大周最近的, 像别的小国,其中隔着沙漠或者大草原, 极为遥远。

    赵卿靖猜想活死人与他们有关系,到具体的是那个国家,就不太清楚了。

    ……

    从后山回到前院正屋那处,羽罗安排下人去准备饭菜, 他们几人坐在一起,商讨关于活死人的事情。

    瞧着是四个人坐在一起,可说的上话的只有田七与赵卿靖,宋冷是第二次遇到活死人,但却不理解。

    羽罗更别说了,怕是之前连听都没听过。

    “不管如何,我们势必要出船去海岛一次。”

    赵卿靖轻点下头,“的确是要去趟海岛,不过,我们先去灵湖岛,黑山岛两处地界,问一下萧正峰,最近可有什么异常发生。 ”

    “我也正是这个意思。不过,既然我们都到凉城地界了,这边的事情,可好处理一下?”田七只言片语的提醒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