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轩辕飘的话,叶小虎不得不皱眉头。

    要真是那样的话,他这个绝世奶爸要怎么做,不可能整天就为了跟那些胡搅蛮缠的人打打杀杀吧,还要不要他好好的陪儿子睡觉、玩耍、念书了。

    “那啥,好像这家伙很是对你的胃口。您能不能说一声,就没必要给我张名了,这点名声对现在的我没有半点用处不是。”

    叶小虎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你想的到美。我怎么可能为你出头。他这人我是见着就烦的,从来就不想主动搭理他。”

    轩辕飘说完直接就弹身往小区方向去了。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高来高去是在寻常不过的事情了,只要在没有普通人的场合下,都会选择这种方式。

    叶小虎紧随而上,几乎跟对方并肩。

    “别呀。我好歹是你手下的得力干将,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他就想用死皮赖脸的绝活了,他的印象中还没有那个女人受得了他这样的死缠烂打。

    可惜他搭错了算盘,轩辕飘被上京那些男人纠缠的不要太多,他这点道行还无法撼动她的绝情。

    这让叶小虎陡然升起了挫败感。

    更.q新《最快g上-l、.(

    在缠了两天后,索性也就对这事不闻不问了。

    管他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用这些安慰着自己。

    倒是叶家嘉这个小家伙这几天每天吃的小肚子溜圆溜圆的,美美的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

    小孩子嘛,糖果可以听叶小虎争辩爸比的每天只吃一颗。

    可是叶母准备的过量招待上京来客的美食却不用被叶小虎约束,二老又是宠溺他到不行的地步,想怎么吃,想什么时候吃都没有问题。

    而叶小虎这两天确实也图略了这一点。

    直到小家伙爬上床在他的臂弯里面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时候,他才发现宝贝儿子的不对劲。

    “儿子,怎么了?躺着不舒服吗?”

    叶小虎注视着小家伙关切的问。

    “爸比,家嘉是不是怀了小宝宝了啊,肚子好难受。”

    小家伙侧身苦瓜着脸回。

    “说什么呢,我家儿子怎么可能怀小宝宝啊。”

    叶小虎别他的话差点逗乐,可是想到肚子难受,是不是凉着肚子了?

    他赶紧伸手去摸了摸宝贝儿子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烫的感觉,再伸进被子里面往小家伙的肚子探去。

    这一探还真的让他吓了一跳,宝贝儿子的小肚皮怎么会鼓的溜圆的,这完全就是一个怀孕的小母猪嘛。

    他的育儿经验还是不够多,虽然恶补了不少,却第一反应是叫道:“妈,快过来看看家嘉这是怎么了?”

    等叶母火急火燎的奔过来的时候他才仔仔细细的问起叶家嘉这两天都吃了些什么。

    当小家伙如数家珍的勾动着自己的小短指头给叶小虎报告这两天吃的一长串东西后,叶小虎都听得直皱眉头了。

    这典型的眼大肚皮小啊,这么个小不点真能塞下这么多东西,还吃的那么频繁,不被撑住就难怪了。

    好在家里常备健胃消食片,给宝贝儿子吃下一片后,再领着他爬楼梯,做游戏,帮助消化。

    幸好叶小虎精力十分充沛,些许时间不可能造成任何问题。

    要是碰上一个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小孩的上班族老爸,那就有的受了,为了孩子的消化问题,减少睡眠,上班时候打瞌睡,说不得要被老板批评或者扣工资奖金什么的。

    轩辕飘听说两父子在运动消食,也跑出来凑热闹。

    “哟呵,难得啊。都穿上了亲子装了。”

    看着叶小虎被叶母逼迫着穿上的大号运动装牵着宝贝儿子在上下楼梯,她不由的眼前一亮。

    大概是早就看腻了叶小虎的那身行头,这样一变换,还真的显得更加英俊潇洒了些,至少少了那么一股痞子气,多了一点运动型男的气质。

    “你和许旧的正式任命书已经传真过来了。我跟你说李伟那家伙会说话算话的吧。”

    加入运动行列的轩辕飘说。

    “这么快啊,看来我加入的是个年轻的部门,还很有效率。”

    “爸比,什么是任命书啊?”

    “那是。”

    “任命书啊,这都是大人们的东西,等家嘉长大了就知道喽。”

    叶小虎越来越知道怎么回答小不点冷不丁问出来的问题,渐入佳境,开始了家长敷衍小孩的求知问题的答复。

    “我跟你说,你这样回答孩子会强烈的打消孩子的求知欲。”

    旁边的轩辕飘饶有介事的说。

    “是吗?好多家长不都这样吗?”

    叶小虎淡漠的回。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美女比他还没有育儿经验呢,她的话能信就有鬼了。

    “呵呵,你仔细回想下,你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向爸妈提问题了的?又是什么时候进入叛逆期的?”

    说道这个问题好像轩辕飘很有发言权一样。

    其实她只不过是从叶小虎的详尽档案中摘取出来的东西罢了,那些都是权威专家给出的评论呢。

    可是把叶小虎的前半生剖析的淋漓尽致,可以那么说退伍前的叶小虎在他们面前已经成了全透明的人物。

    “嗯,好像是有一点道理。”

    叶小虎回忆着小时候的经历。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很傻很天真也很容易糊弄。

    可不是那个时候他的问题也特别的多,见到啥都要刨根问底个没完,弄得父母亲疲惫不堪,还跟他解释不清楚很多东西。

    渐渐的他们也选择了避重就轻的回答模式,但凡有问题都是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在失望多次后,他自己都懒得再问了,反正问了也只是那样的答案,跟没问有什么区别呢。

    他现在才知道,不知不觉的他自己也走上了父母亲的老路。

    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赶紧重视起这些问题来。

    为这个事情还向叶家嘉这个小家伙道了歉。

    他都奇怪了,以前很硬汉的他居然在自家宝贝儿子面前习惯性的道起歉来了,弄的非常柔情一样。

    他都喟叹不已,这是儿子改变了他呢,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被小家伙唤醒了而已。

    无论是那种,他都不得不认同在奶爸的路上他还有很多弯路要走,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