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吃饭的时候,再次见到灵珑,左乐的脸上都有些发红。『『ge.co

    灵珑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你不走难道不怕南凉人杀过来啊?”

    他们在南边自然不怕的,西北这边哪怕撑不住,他们那地方也不会有人轻易攻进去。更何况,他们地势好,到时候乘船离开就是了,逃离的时间绝对充足。

    至于到哪儿,只要有命在,哪里都是家!

    她居然为了这点儿事,而撒娇了。

    莫不是跟着夫人身边太久了,她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亦或者是她其实,已经将夫人当一家人看待了?

    不然为何看到灵珑的时候,她会有种害怕失宠的感觉。

    毕竟,当灵珑出现的时候,夫人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喜悦和亲近,让她十分羡慕和意外。

    此时,坐在桌前吃着点心的灵珑,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一件小事,她此时正在跟面前的点心奋战。

    唔,还是这里的东西好吃!

    两手不嫌的,若不是苏婉娘时不时的提醒她慢点儿,喝点水什么的,灵珑恐怕会更快。

    她那两旁塞得鼓鼓的贪吃小模样,让人看得不会觉得粗鲁,反而给人一种那东西定然十分好吃的感觉。

    苏婉娘看着灵珑吃东西的样子,心知她必然是在路上吃了些苦头的。

    不然,这些都是用寻常米粉做的点心,怎么在她这里就变成美味佳肴了?

    这丫头也不是没吃过空间蔬果做的菜和点心的,所以她不可能这般贪吃。

    想来,也是在路上啃多了干粮所致。

    因着这般,苏婉娘对她更加心疼了。

    一直等到灵珑吃了两碟点心,又灌了整整一壶的茶水,大家才有时间说话。

    左乐目瞪口呆的看着光光的盘子,在苏婉娘的示意下,她端着空空如也的盘子下去了。手中的壶完全没有晃荡的感觉,可见是已经空了。

    才那么一点儿的小姑娘,怎的吃得了这么多?

    左乐转身的时候,脸上的吃惊怎么都掩盖不住。

    她还以为,南方的姑娘们都吃不了多少呢!

    从前在京中的时候,她可瞧见过不少大家闺秀小口吃点心的模样,那样子,仿佛不忍心吃,不好张口一般。

    那时候,左乐就有些不明白,为何吃东西都那般为难了。

    后来她才知道,那些闺秀们不过是为了面子而已,不吃饿着有的也是怕身形走样。

    不过,她也从未见过一个姑娘如灵珑这般吃东西的,那豪爽欢快的模样,特别的愉悦,仿佛又带着一丝萌态。

    看来,南方的女子也不全是娇小姐了,这人和人还是有极大的差别的。

    至于吃东西这一点,也是因人而异的啊!

    这边左乐的心理苏婉娘并不知道,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姑娘这样贸然过来,说句难听的,便是不知死活。

    “你怎的来了?”

    难不成西北的情况并没有传到南边去吗?

    灵珑勾唇一笑,接过苏婉娘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这才开口解释道:“你是说要打仗的消息?我们都听说了。”

    一听这丫头知道,居然还敢来,苏婉娘不知是该生气才好还是无视才好。

    “既然知道了,那你们怎的还过来?”

    说着,不等灵珑解释,苏婉娘继续道:“前些日子我已让家人带着两个孩子回南边去了,我原想着有你在那边,孩子和爹娘他们有所依仗,我在这里也不至于分心。”

    她实在没想到这突然过来的人居然是灵珑,且这丫头还带了那好几个长老。

    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到时候他们异族恐怕是保不住了。

    长老们位高权重,知晓许多密事,甚至对蛊虫都有一定的经验。若是灵珑和长老都出事了,这异族确实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覆灭!

    苏婉娘突然很想敲一敲这丫头的脑袋,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身份有多重要。

    且不说她自己了,就说那么几个位高权重的长老,居然任由她这样胡闹。

    苏婉娘亮色有些严肃,一旁的灵珑见她突然停了下来不说话了,抬头看去,便看出苏婉娘是在生气了。

    “我......我这不是......”

    她就是想出来看看......

    而且,她也不是完全不做事啊!

    苏婉娘看着她一副想要解释,但是眼里带着心虚的样子,便知晓她是年纪小觉得稀奇才出来的。

    至于心里头到底是想干什么,恐怕也只有灵珑自己清楚了。

    “这汴楚城如今全城戒备,这地儿又离营地那么近,你们不该来的。”

    苏婉娘不赞同的摇摇头,看着不甚在意卷着自己碎发的小姑娘,只觉得她的心思还太简单了些。

    灵珑不以为意:“你不是也在这儿吗?”

    更何况她可有蛊毒在手,身边也有能帮忙的人,也不会让人欺负了。

    在灵珑看来,苏婉娘才是最柔弱的一个。

    苏婉娘听着她道了一声她在这儿,顿时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

    这丫头,到底是不知道危机?还是胆子太大了?

    “我留在这里有我的打算,可你们这般贸然过来,对你们没有一点儿好处。”

    想了想,苏婉娘最终决定道:“这样,你们歇息两日,等歇好了,你们马上走!”

    唯有回到他们的地盘上,苏婉娘才能放心。

    灵珑一听苏婉娘让自己回去,顿时嘟起了嘴:“可我这才来呢!”说着,她摇摇头扭着身子,身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苏婉娘知道让她马上走她不会答应,但是休息两天也足够了。

    “这样,我让人这两日陪你四处转转,其他人就在衙门休息,三天后,你们回南边去。”

    这话,苏婉娘说得斩钉截铁,她不能放任灵珑这样胡闹。

    灵珑撇撇嘴,虽然不想走,但是看苏婉娘第一次摆出这样的神色,倒也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她双手托着头,撑在桌子上,那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苏婉娘,睫毛忽闪忽闪的,看着十分灵动俏皮。

    “要我回去可以,你随我们一同回去。正好你也回去守着孩子。”

    灵珑可不管那么多,既然这里危险,苏婉娘不让他们待下去,那她更不能让苏婉娘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她这话一说出口,苏婉娘便是愣了一下。

    没想到这小丫头还要带上自己,不过,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

    “我就不走了。”

    想了想,苏婉娘补充道:“南凉还未退去,我想等他回来。”

    灵珑一听那个他,便知道是谁了。

    暗自撇撇嘴,灵珑没有再劝说什么,毕竟那人可是她的相公,她总不能让人跟着他们一起走吧!

    人家那是一家人,她也不好让人分开。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