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事你也知道啦。ω δwww..”

    苏闲脸上没什么尴尬的神色,甚至于一脸的平淡,清淡的好像在说今天下午吃什么一样,说道:“淘淘你既然都知道了,没必要问的那么委婉,没错,那人就是我。”

    苏淘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啊,我想请假,她不批……我就气了呗,很直白的问她,你有什么能教我的,然后她就懵逼了。”

    苏闲笑了起来。

    回想起许妍那瞬间恼怒到极致,却又因为顾忌着什么而不便发作的面容,他心情顿时大好,笑道:“我告诉她,说我们两个可以比一比,我教你一个法术,你教我一个法术,我们将对方的法术铭刻成为灵卡,然后再各自铭刻自己的法术的灵卡,只要两张灵卡,但凡有一张,她的威力能超过我哪怕一动,我就乖乖上课,并且言听计从,不然,我凭什么让一个废物教我?嘿,你是没看到那个女人被我气的差点血管暴走的样子。”

    苏淘迟疑道:“可哥哥你这样不给那位导师留颜面……她会不会……”

    “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

    苏闲端起那杯茶慢慢的抿着,说道:“淘淘,你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我当初那张突破壁垒的法术,真的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或者说突然福至心灵,然后从而得到了天枢学院的邀请,可本来能够通过的考核,就那么直接被人强行改了,别人的难度系数都是10,我的却是100……所谓考核,本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可她却直接胁迫我,铭刻不出的话就要把我扫地出门,也就是我稍微有点能耐,不然的话,是不是我就得灰溜溜的回去真水星?朝阳高校的人会怎么看我?附近的人会怎么看我?我还有颜面在那些人的面前出现吗?我这本该光明伟岸的一生,是不是就毁了?”

    “所以说,这就是我接下来想说的话。”

    苏淘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眯了起来,笑道:“以同学的角度来说,苏闲同学,你做的我很不认可,就算生气,你也不该说出以后不会让你拿到一张我的灵卡这种话,因为你也是在拿你的未来开玩笑,你是一名灵卡修士,不铭刻灵卡,你要怎么挣取学分?挣不到学分,在这个学校里,你根本连立足之地都没有,而你又把话说的那么死,到时候把话吞回去,丢脸的是你自己。”

    苏闲问道:“那以妹妹的角度呢?”

    “干的漂亮!!!”

    苏淘直接竖起了大拇指,笑道:“她不把哥哥你当回事,那你就干她……没学分又怎么样,我养你!”

    “哈哈哈哈,还不到这一步呢。”

    苏闲笑了起来,“你哥哥还没落魄到要让妹妹养的地步……”

    不过苏淘的话倒也在理,自己是不是确实膨胀了呢?

    苏闲心道膨胀看要不得啊,看来以后,要多多注意了。

    “可哥哥你的学分……”

    “看这里。”

    苏闲闻言,收起心头思绪,笑着抬起手腕,启点终端之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软件,显然,是天枢学院学员才有资格拥有的校内软件,而学分等重要的信息,都是储存在里面。

    而看到上面的数值。

    苏淘眼睛顿时直了,圆咕噜的大眼睛看起来格外的可爱,哪还有之前那文静的模样,她震惊道:“你你你你怎么来的那么多的学分?!”

    “简单,帮助同学们度过危机,学校奖励了我2000学分,然后我的修为从凝神后期突破到筑基初期,中间隔了整整四个小境界,每个境界500学分,加起来,四千学分不算多吧?那许妍再怎么下不来台,该她办的事情就得办,我完成了考核,她再怎么不甘愿,也非得把的学生证明给我才行,当然,后果就是没人帮我办宿舍入住之类的杂事了。”

    毕竟再怎么厉害,自己当时的表现也许确实是太过狂妄了一些,或者说对老师不够尊重,而与老师不对付的人,一般都会被整个班级孤立……不奇怪。

    苏淘喃喃道:“一个学生正常的吃住,一年也才花费300学分而已。”

    “所以就别说什么你养我之类的了,之前那么多年,都是你照顾我,现在,你哥哥长大啦,也该照顾你啦。”

    “是呢……哥哥长大了。”

    听到苏闲的玩笑,苏淘心头的些微震惊也都消失不见,抿嘴笑了起来,道:“这就是哥哥你之前说过的,要给我的惊喜吗?老实说,我真的被吓到了。”

    “这可不是惊喜,我说的惊喜,另有他物……稍后再给你看。”

    苏闲说着,看着终端上突然亮起来的通讯。

    苏淘乖巧的识趣不谈了。

    苏闲打开终端……

    一道俏丽的身影立时浮现出来,一袭纯白军装,衬托的身姿格外英挺俏丽,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儿,看起来爽利而又潇洒,脸上带着兴奋神色,笑道:“苏闲苏闲……我听说你把你们灵卡学科的那个许妍给顶的下不来台?”

    旁边,苏淘瞳孔一缩,看着那张熟悉无比的面容,随即恍然,这不是谢韵韵,是另外一个跟她极其相似的人,是之前说过的小姨?这么说起来,谢韵韵她妈妈的基因好强大啊。

    该说不愧是兄妹么?两人当时的思维,竟然诡异的同步了。

    苏闲笑问道:“怎么,你跟她有仇?”

    “何止有仇,简直生死大仇……苏闲,干的漂亮!我才刚刚从许妍那里回来,又给她添了一把火,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你把她气成了什么样子,可惜没脑溢血就那么挂掉,不然就天下太平了。”

    薛袭人脸上带着兴奋表情,指手画脚的对苏闲说道。

    苏闲玩笑道:“可问题是我也因此得罪了灵卡学科,目测日后在那里都不会再有立足之地了。”

    “少来,是你主动离开了灵卡学科吧?钱蕾蕾那小姑娘把当时的视频直接都给发到了网上了,我看到了,小姑娘挺机灵,还知道用匿名,但你是火了你知道吗?现在视频才刚刚发上去,但全学校都知道灵卡学科出了个桀骜不驯的绝世天才,把老师顶的在天上下不来……许妍火了,你也火了。”

    很少见薛袭人笑的这么开心的样子,甚至于以前因为知道苏闲的心思的缘故,她对他其实颇多戒备,可这会儿,似乎随着苏闲对付了许妍,她高兴的似乎连男女之别也给忘记了,也就是苏闲不在边上,不然的话,肯定会上来直接给他一个狠狠的熊抱的。

    “但之后,可能我就要投奔你了,灵卡学科混不下去,我总得修炼吧?”

    “没问题,放心吧,尽管来……我绝对把你照顾的好好的,你越好,许妍那个小娘皮就越不好,她越不好,我就越好,哈哈哈哈……”

    薛袭人没口子的答应。

    苏淘在旁边看着两人在那里玩笑对话,那不客套的对话,可不像是……

    她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