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切都放到台面上……看到自己兄长在学校里受到的待遇。ωヤノ亅丶メ....

    苏淘的情绪立时低落了好多。

    哪怕领到了校服,并且换在了身上。

    身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走在天枢学院校外的土地上,年轻俊朗的男女,男的俊俏,女的秀美,而且还是天枢学院的学生,显然前程远大……从外在看去,当真是好一对璧人。

    可惜,女的总是一脸惆怅……看起来,倒好像是被人胁迫的一样,如果不是天枢学院没有弱者,纵然是辅修,也有不低的武修能力,不可能被人逼迫,说不定会有人误会她是被阔少威胁的无助少女也说不定。

    她自然也有理由忧愁。

    她只是想跟自己那突然变的很可亲可爱的哥哥在一起上学而已,就像之前在真水星那样,但没想到,却反而把苏闲逼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许妍的针对……

    让哥哥现在不容于灵卡学科。

    苏淘心情之复杂,自然难以言表。

    之前还可以装作不在意,但看到哥哥连校服都需要自己帮他去领……日后,他更要像一个摸瞎的人在大院子里转悠,她心里的愧疚感就不自觉的升腾而起。

    甚至买衣服的时候,其实都是心不在焉,说着要看她的眼光,可事实上,挑选衣服,大多都是苏闲在挑,仿佛一个木偶似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换衣服试衣服什么的,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主见,好在她底子甚好,穿什么都漂亮,而且贵自然有贵的道理,难看不了。

    虽然天枢学院的消费远远大于真水星,但如今的苏闲和苏淘,也不再是之前那穷困的家庭,苏闲给苏淘买的,基本上都属于中上等的裙衫了。

    “不过外衣和裙子我可以帮你买,内~衣什么的……你应该也不够吧?”

    苏闲有点苦恼的站在女性内~衣店门前。

    苏淘仍然是颇有些低落,两人这会儿站在内~衣店前,已经有好一阵子的功夫了。

    吸引了旁边很多人的古怪视线。

    毕竟能入天枢学院,都代表着前程远大,这也代表着那些天枢学院的女学生们,一个个心比天高,日后会到达怎样的成就?谁也不知道……但梦做大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所以,她们轻易不会交出自己的一切,尤其是贞洁。

    因为,她们不确定,自己现在挑选的男人,日后能不能配的上自己。

    也许冷酷了些……但却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也导致了天枢学院情侣不少,但宾馆行业却当真是发展的不怎么样……

    可一对天枢学院的男女学生却站在内~衣店驻足良久,这证明了什么?

    当下,众人看着他们的眼光,已经带上了几分异样神色。

    “唉……你又在闹什么别扭?”

    苏闲看着她,无奈说道。

    “我没闹什么啊。”

    苏淘有点别扭的别开了脸去,道:“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而已,你别管我,一会儿就好了。”

    “真是……”

    苏闲好笑的叹了口气,怎么说呢,之前她说完那话,两人便到了校服领取所在之地,而后是给自己量身体,然后发了几套校服……顺带的扣了100学分!

    简直坑爹……难怪会说天枢学院学分最重要,原来在学院里,学分就是货币,而做什么,都是需要学分的。

    结果也没来得及跟她解释什么。

    “可问题就在这里了……哥哥你的学分再多,到底也是会花完的,你是灵卡修士,那许妍那么针对你,肯定不会收你的灵卡了,你要怎么挣学分呢?”

    “哈哈哈哈,小妮子真是把你哥哥给看扁了。”

    苏闲爽朗的笑了起来,道:“算了,既然你的内~衣你不急,那就先买我的吧,我的衣服也都完了。”

    说着,拉着苏淘的手到了隔壁的男士内~衣店。

    苏淘顿时俏脸通红,死死揪着苏闲的手,瞪着大眼睛看着他,死活不愿意进去……

    “总算有些活力了。”

    苏闲好笑的看着苏淘那仿佛不愿意上学的小孩子一般的可爱表情,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笑道:“莫非你忘记了我炼制的天马圣衣了吗?之前许妍拿着我的学员证明,我不算学校里的学生,自然受制于她,可现在,我已经拿回了我的证明,我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天枢学院的学生,谁规定的,灵卡学科的学员就不能炼制兵器了?而且我如今已是筑基期,可以尝试炼制法器了……”

    “法器?!”

    苏淘眼睛突然一亮,眼底闪过惊喜神色,惊喜道:“对啊,我还忘记了,哥哥你可是还欠我一把飞剑呢……炼制法器,没错……法器一样可以兑换学分,我光想着灵卡灵卡,竟然忘记了这点了。”

    “而且我刚刚也给薛袭人发了短讯过去了,问她转科需要什么条件,她这会儿估计在忙,没给我回讯,但我琢磨着,学院里压根就没规矩,转科,可能也不是什么难事。”

    是啊,连苏闲都想不到,天枢学院竟然松散到这程度。

    没有早九晚五,没有固定课程,没有固定讲师,没有正常学校划分的高低阶级,什么都没有,几乎就是完全放养。

    却也什么都有……

    有绝佳的丹药、有上好的法宝、有上乘的功法、更有威力强大的法术。

    什么都有,但一切都需要学分去换。

    丹药、法宝、功法、法术……甚至于,想听那些导师的可能,都要付出学分!

    唯一不需要学分的,是来自于主科导师的课程讲解……

    “可许妍那家伙本来就什么都教不了我了,所以这对我没什么影响,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打算要换科的,毕竟旁的不说,我不想挂在那家伙名下。”

    苏闲深深的看了苏淘一眼,道:“淘淘,你得明白,有越文在,我在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除了高等级的功法和法术之外,其他的,我都可以通过自学来达成目的,易大师就曾想拜我为师,我若答应,自然多的是资源给我使用,何必到天枢学院来?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为了……我?”

    “为了元叔的遗憾别发生在我的身上啊。”

    苏闲幽幽叹道:“天枢学院真的好乱……这地方学院不像学院,宗门不像宗门,甚至于打伤了人,只要付出学分,也可以轻松摆平事情,与其说这里是学院,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弱肉强食的试炼场,放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能放心?正好我也需要到一个地方进修,自然要到你的身边了。”

    “是啊,元小姐的命运真的很坎坷啊,兄妹两个好不容易……额……”

    才刚说到一半,苏淘猛然醒悟过来,看着苏闲那含笑晏晏的神情,她脸上浮现心虚的神色,诶嘿嘿的干笑了起来,脸上更是露出了带着些讨好的神色,只能说……这般可爱的面容,恐怕苏淘的室友谷玉琪定然是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