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元圣莲诀!

    确实……比起残缺版归元诀,确实要深奥玄妙的太多,甚至于以苏闲如今的基础,乍然一看,竟然也觉玄奥不已。『→お℃..

    难怪那些穷乡僻壤的星球学员,都是想要到这天枢学院来,旁的不说,这一部功法,就直接将大多星球的功法都给碾压了……而这种功法,似乎在这天枢学院之内,随意便可兑换。

    功法的高低有别的话……你修炼一日,可抵常人修炼四五日,这差距之大,又岂是区区天赋所能弥补?

    果然,只有来到更为广袤的天地,才能得到更加上乘的功法啊。

    可问题是……

    苏闲坐在床上,细细体会了一下这功法的玄妙之处,心头忍不住有些困惑,旁的不说,这功法确实颇为神妙,碾压残缺版归元诀不成问题,可完整版归元诀乃是上古宗门玄天宗的主修功法,虽然中正平庸了些,但却也正因其中正,导致任何属性的功法都可信手拈来。

    真要比起来,这九元圣莲诀的威力,未必便能胜的过完整版归元诀,甚至于,就真元的纯度而言,更是远远不如。

    苏淘的眼光不差,不可能发现不了这点,可她为何执意要选择修炼九元圣莲诀?而且仅仅在修炼一晚过后,她的肩头,便直接多了一朵盛开的血色莲花?

    看来,一切的一切,在钻研九元圣莲诀之后,才会有一个结果。

    但订阅的前提,却是必须要先将这功法运转一周……

    只是一周天而已。

    苏闲强撑着酸软的身体,慢慢坐了起来,细细体悟那九元圣莲诀之内的玄奥之处,然后开始在体内,进行运转……

    万事开头难。

    贸然重修一遍其他功法,哪怕只是一周天,说不定都会对自己造成颇大的影响,但只要自己能成功订阅,那么对这功法的理解体悟都会提成到max的地步。

    到时候,就算有什么问题,想要解决,问题也是不大了。

    有点冒险,但怎么说呢,现在是搞清楚任清云对苏淘和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的最佳途径……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恐怕也没有应对的能力,倒不如早点知道真相,这样,也可以提早准备。

    想着,纵然知道自己此举实在是有不小风险,但苏闲却也不能停下来。

    而随着自己默默跟随那口诀运转。

    体内那本来静如流水的归元诀真元,仿佛直接被浇入了灼热无比的熔浆。

    身体内部瞬间沸腾起来……

    纵然是已经达至筑基期,早已经脱胎换骨的苏闲,仍然感觉到了一丝痛苦……但这痛苦却完全在承受范围之内。

    想着,苏闲默默忍耐,哪怕身体颇为痛楚,他却仍不停息,强行推动功法运转,以那之前从未曾走过的路线……

    筋脉隐隐作痛,身体肿胀不已。

    苏淘修炼这功法的时候,也感受过这样的痛苦吗?

    苏闲额头上缓缓滴淌下一滴冷汗,感觉每进一步,痛苦都逐渐加倍,从之前完全能忍受,到后面,完全如刀剑锉割,剧痛不已。

    “唔……”

    一周天!

    只需要一周天……

    苏闲死死咬牙,心道以我如今的能耐,将归元诀运转36周天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可这九元圣莲诀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才一周天不到,我就……

    艰难的一周天。

    足足修炼了近一个小时,苏闲早已经大汗淋漓,近乎虚脱。

    而听到耳边那来自于点娘的提醒,他顿时如临大赦。

    【检测到功法——九元圣莲诀!已存入书架,订阅需要启点币9000点!请问是否订阅?】

    “九千气运值吗?”

    比归元诀贵了不少,不过倒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部功法可是比残缺版归元诀高端了不少,好在完全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苏闲如今启点币已经接近三万大关,花费9000的话,对他而言,消费不算低,但却也不算高……如果是为了自己兄妹两人能够安稳的在这天枢学院之内生活的话,莫说9000,就算是全花了,也是值得。

    想着,苏闲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下一刻……眼前那熟悉的房间瞬间扭曲变幻,变作一片虚幻时空。

    随即一阵时光流转,然后,苏闲才错愕的发现,自己身周的环境,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者说,自己此时,仍然是处在自己的房间之内。

    “这里是……我和淘淘住着的这所洋房?!”

    苏闲顿时忍不住一阵惊愕,要知道,之前无论订阅何种功法,他都会跟随岁月时光的长河,几乎游~走遍整个岁月……

    可这回,却当真是史无前例的头一遭。

    莫非,这功法诞生,距离我竟然是如此的近吗?

    苏闲在这洋房里住了已有大半月的时光,对这里的环境自然无比熟悉,知晓这个房间,应该是自己妹妹苏淘的房间。

    可此时,坐在房间里的,却是一名看起来约莫二十余岁的美丽女子。

    长发披散,身材修长,个头几乎比自己如今还要来的高,而此时,她身穿松闲睡衣,在床上盘膝而坐。

    苏闲目光如炬,可以清楚的看到,周遭的环境,甚至于她坐着的那张床,其实就是现在自己的妹妹苏淘正使用的家具……或者说,样式一模一样。

    而此时,那女子闭目沉思良久,才突然睁开双眼,眼底浮现失落神色,叹道:“听闻远古时代,修仙者实力强大无匹,凌驾于一切文明之上,足可驱日赶月,填山倒海,可惜啊,我是生错了时代,如今修士没落,竟然仅仅只能跟那些武者异能相提并论,唉……虽然是为了传承,可缘何当初不留下一脉,将完整的功法和法术都保存下来呢?先贤当时到底是如何的想法,真是让我等不解啊。”

    她微握秀拳,脸上满是不甘,道:“我如今已然达至分神之境,岁月已无尽头,却茫然不知前路何方,可恨……以后,我该怎么走?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走?!”

    说到最后,她瞳孔之内,已是泛起猩红光芒,冷声喝道:“先贤,你便当真做的如此之绝,决不愿留下半点完整传承,供后人以研修吗?如今修仙文明没落,你们便当真料想不到吗?你们不为后人留有退路,那么便由我来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先贤功法亦是由人所创,为何我便创不出来更胜你们的功法?!我定然要凌驾于你们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