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这女子话语之间,固然是霸气十足……可惜,身上那一袭宽松的睡衣,松散的长发,还有湿漉漉的水气,都证明着她是才刚刚沐浴完成。ωヤノ亅丶メ....

    这一身行头,委实搭配不上这霸气的说法。

    可这少女话里话外,不过吐出的词语而已,却能让周遭灵气都跟着汹涌而动……显然,恐怕早已达至言出法随的地步。

    之后。

    苏闲便跟着她的脚步,开始沉浸入了诸多典籍之中,意欲将所有的典籍都统合起来,然后创造出一门胜过远古先贤的功法,以供后人修习!

    可惜,她的想法太过一厢情愿,纵然已然没落,修仙学院也好,各大家族也好,无不是屏蔽自珍,谁愿凭白将东西交出来任凭她人阅读?

    无奈之下,她只得独自默默钻研……

    看似年轻,可她早已经是数百岁的高龄,甚至于,分神之后,岁月无尽,她日后还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挥霍,因此,她也不急,只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向着前方迈进。

    多年画面,瞬间既过……

    画面再度一转。

    仍是这熟悉的房间。

    只是这回,房间里却多了一人,或者说,一个少年。

    “小云儿,今日里,便是我圣莲九超越先贤,成就无上大道之时了,你记得给我守在这里,纵然多大的事,都不要打扰我,知道吗?!”

    她脸上带着微亢奋神色,说道。

    “是,师父!”

    十一二岁的少年恭敬应是。

    “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师父,要叫姐姐!”

    圣莲九脸上带着不满的神色,盘坐着的身形不动,却突的另有一道身影自她体内出现,站到少年面前,狠狠的揪着他的脸,怒道:“要我说多少次,以前你还小,喊我师父自然很正常,可现在你也快长大了,再不赶紧改口,以后可就真的不好改了,记住,我是圣莲九,你是我的弟弟,知道吗?”

    “唧……唧道……”

    少年含糊不清的说道:“可是弑父……我嚼得,装嫩是很不好的……”

    “废了你的修为,这就赶你出去!”

    “对不起,师父,我错了。”

    少年从善如流的道歉。

    “出去,我要闭关,记得,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圣莲九脸上带着郑重神色,道:“我心底虽有腹稿,但要将其统合,却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稍有不慎,便是走火入魔的后果,到时候,恐怕整个联盟,都无人能制!”

    “是!”

    少年行礼,然后乖巧的出去了。

    而房间里……

    圣莲九望着大门,不曾出手关门,看着房间就那么无风自然而然的关上。

    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回到了她的体内。

    而从苏闲的角度看去,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圣莲九刚刚,将自身真元一分为二,竟然硬生生分出了一道与她一模一样的分身来。

    “影分身术?!”

    苏闲心头当真是震惊无比,心道这圣莲九莫非修炼有传说中的影分身术不成?

    而之后,他看到的,却是更让他震惊无比的事情。

    圣莲九,竟然就真的凭借自身多年的积累和参悟,或者说,以自身修为反推,竟然真的推出了一部功法来。

    闭关整整九年!

    昔年的少年,也已经成长为俊朗的青年,并且在联盟之中,有了不低的地位,甚至于不知道多少人来邀请他进入联盟军部担任要职,但他却全部婉拒,只是固执的守着那个房间,除了清扫房间之外,便是在学院里教书育人。

    而此时,苏闲所有的精神,却都随着那圣莲九,在一点一点的推敲她想要创造的功法。

    然后……

    九年的时光,对苏闲而言,自然是眨眼便逝,但对圣莲九,却真的就是整整九年的煎熬,本就是好动的人,只是为了自己心头那一个不屈的念头,她死咬着牙支撑了下来。

    然后,苏闲便那么陪着她,看着她从无到有,创造出了一部名唤九元圣莲诀的功法!

    “虽然还有诸多不足,但以此为基,慢慢推演,总有一天,我是能完成的。”

    圣莲九微笑,九年的煎熬,早已让她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尽成白雪,只是面容却依旧年轻美丽,看来,年轻与沧桑,完美的融合在一处。

    她推开了房门。

    看到了门外那个早已候着的青年,微笑道:“小云儿,可是许久未见了。”

    “是的,师父!”

    “要我说多少次,要喊姐姐,不过唯独今日,我许你喊我师父,因为……”

    她微笑,脸上却浮现傲然笑意,一字一顿道:“如今,为师已然创造出了世上最强的功法,虽不知远古功法到底多强,但为师有自信,这套九元圣莲诀定然更有胜之!”

    那青年却叹道:“师父,弟子觉得,以自己的名字来给功法命名,是很傻而且很自恋的行为。”

    “为师何时轮到你来教训了?!”

    圣莲九瞪眼,“区区金丹期的小徒弟,还不赶紧给我修炼去,放心,等日后为师我将这功法修炼完成,并且将其完善之后,自然会教你,可现在,你还修不得。”

    那青年不解道:“为何?”

    “自然是因为……”

    圣莲九的声音已经渐渐降低,苏闲再听不得。

    而周遭,再度时光变幻,苏闲又从自己妹妹的房间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显然,订阅已经结束了。

    苏闲幽幽叹道:“自然是因为,这功法不过是凭借多年的理论知识推演出来的,但圣莲九到底对男儿体质不熟,所以她创造的功法,只适合女人修炼啊,男人贸贸然修炼,可是很容易引发雌性激素增多,从而不男不女的。”

    好险,幸亏自己仅仅只是运转一周天而已,若再多来几次,恐怕就要不男不女了。

    他轻轻嘘了口气,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他对九元圣莲诀的了解,已经比其创始人圣莲九也差不得多少了。

    不过……

    “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的话,一切就都清楚明了了。”

    苏闲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神色,心道原来自己的妹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难怪任清云会对自己兄妹两人这般另眼相看,其中固然有自己的能力的原因,但更多的,恐怕还是看了自己妹妹苏淘的面子。

    总之,确定了他对淘淘并没有什么不轨之心,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