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生气?”

    苏闲看着身边的薛袭人……

    明明入学已经很长时间,但两人一起离开学院,却还是生平第一次……薛袭人为了避嫌,极少与苏闲在外面接触,苏闲曾经几次邀请她与自己同行,她却都拒绝了。 ̄︶︺sんцつ

    而今天的话……

    很罕见的,这次,她并没有拒绝。

    此时,苏闲手中正自把玩着一个小小号牌,上面一个数字1,正是他这个月可兑换的法术或者功法的数量。

    从薛袭人手里拿过号牌之后,苏闲才知道,原来这功法还是可以叠加的,并没有过期作废一说。

    这月不订,下月仍然延续累计,倒是实惠的很。

    而他另外一只手中,则把玩着一个精致的玉瓶,虽然瓶口封死,但只是拿在手中,却仍然能闻到一阵沁人心扉的香味,里面所装,正是十颗纳元丹,跟这些东西比起来,学分之类的,倒反而是无伤大雅的小东西了。

    总之,十颗纳元丹,若全部服用消化,相信足可让苏闲突破筑基初期之境。

    “看来,可能要不了多久,我又要闭关了。”

    苏闲满意的笑了笑,目光看向了走在自己前面两步的薛袭人那娇俏的背影,从学院里出来到现在,她一直沉默不语,看起来,心情似乎不太……

    “怎么,你该不会真的在吃醋吧?”

    苏闲无奈道:“袭人,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跟那个小爱有关系吧?放心吧,她还那么小……”

    “这才是我不放心的地方啊。”

    薛袭人瞪了苏闲一眼,道:“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你若真比我强,就算勾勾搭搭,我也不会说些什么,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我自然也不例外,可……可她太小了吧?我真担心你会对她下手……”

    苏闲:“…………………………………………”

    “额……”

    他有点方。

    感觉薛袭人生气的点似乎不对吧?

    “在联盟法律上,不到十八岁的少女都还未成年,这个苏小爱至多也就十四五岁吧?恐怕比苏淘和韵韵还要小上两岁,就算是韵韵和苏淘都还没成年呢,她……”

    薛袭人看了苏闲一眼,道:“我比你大上好几岁,你连我都能产生兴趣,我真的对你的节操不抱太大希望……而且,而且那个苏小爱明显是不谙世事,我很担心你会趁她什么都不懂,教她做这样那样的事情,然后还恬不知耻的说这只是正常的游戏而已。”

    苏闲:“…………………………………………”

    该说果然不愧是作家么?

    而且还是走的以创意为路线的网络作家……

    这脑回路之大,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的想象之外了。

    苏闲噎了好一阵子,才答道:“总之,你放心,我不会对她出手的,你都说了,她什么都不懂,很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姓苏,所以她才会对我这么亲近呢?而且我面对她的时候,说实话,跟面对淘淘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妹妹而已。”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话,而且这个苏小爱据说是张副校长的侄女儿,虽然为什么张副校长的侄女儿会是姓苏很奇怪,但他对她却明显很是重视,你若敢对她有什么不轨的行动,说不定他就给你安排一个必死的试炼让你去做,到时候,你会死的很惨的。”

    薛袭人看了苏闲一眼,想起他才刚刚通过考核,通过数千名学员的考验,成为首席学员,虽然过程很是荒唐,但他既然有把握,这一个多月里,为了做准备,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

    如此一想,心头顿时浮现怜惜之感。

    只能说,姐弟恋什么的……作为年龄较大的一方,总是很容易对对方涌起怜惜之感,可问题是苏闲的心理年龄却一点也不比薛袭人来的小,甚至于因为坎坷的经历,要比她来的更为成熟。

    因此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就是苏闲狠狠的欺负了薛袭人一通,然后薛袭人却因为苏闲太小,反而对他颇多怜惜,甚至于,很轻易的便原谅了他的诸多过错。

    说白了,自觉自己比苏闲大了太多,就算是金丹期修士,相貌与二八年华的少女亦无任何不同,但薛袭人还是有些自卑。

    虽然……

    我才是正牌女友……

    想着,看了眼旁边的苏闲……薛袭人还来不及开心,就又沉浸于自己身为导师,却对自己的学生出手的背德感中了。

    鬼鬼祟祟的左右瞄了几眼,她脚步不自觉又快了几分,明明是两人同行,但她还是想要努力营造出两人只是偶遇的迹象来。

    苏闲也不着恼,他也知道薛袭人心底的纠结,或者说,这纠结对他而言,就完全不是事儿了。

    他现在只是嘴角含笑,看着前面薛袭人那婀娜动人的背影……心头颇为自得,若放在前世里,这等女神,恐怕自己连做备胎的资格都没有,可现在的话,她却是我的正牌女朋友,甚至于若不是两人身份特殊,恐怕现在我早就把她给拿下了。

    不过现在的话,我已经成功完成考核,甚至于修炼了九元圣莲诀之后,与归元诀同修,进步之快,远远超出想象,感觉距离筑基中期,距离也不是太遥远……

    一切都已经步上正规。

    那么之前都没空闲想的事情,现在也终于可以提上日程了。

    如此一想,苏闲嘴角笑的顿时更为得意……

    薛袭人回头,看了苏闲一眼,轻轻哼了一声,心道笑的这么可恶,肯定是没想什么好事情,当下就想忍不住多走两步撇开他,不过今天的话……毕竟情况特殊,罢了,就忍着吧。

    当下强忍着背后那灼热的视线,强自镇定往前走去,只是脚步却不自觉的有些走形……总感觉苏闲的视线,越发的炽热如火,仿佛要把自己的后背给烤熟似的。

    往日里感觉特别近的距离,这回,感觉却好像走了三生三世一般。

    直到到了苏闲的家门前。

    她这才轻轻松了口气,让开了位置,道:“走吧,大功臣,到家了。”

    苏闲笑了笑,道:“你不进去?”

    “你是今天的大功臣,我怎么能先你进去?”

    “好吧……”

    苏闲不疑有他,直接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刚开,漫天绚烂彩带立时纷落而下……

    一道欣喜的欢呼声响在耳边,连带着温香软玉扑到怀中,那熟悉的声音开心道:“恭喜你,哥哥……恭喜你终于成功转系了!这回,谁也不敢再小看你了。”

    是淘淘。

    这丫头竟然跟我玩这么一出子,还搞惊喜么?

    苏闲本不在乎这种繁文缛节,但看到客厅里那扎起的彩带和气球,张灯结彩,繁琐非常……显然,是费了不少的心力。

    也是这丫头有心了啊。

    想着,感觉着怀里那嘭嘭嘭跃动的心跳声,显然,她也很是为自己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