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答案,多少让牧风有点失望,关于在遗迹当中看到的大恐怖的事情,牧风一直都惦记在心中。

    不过倒是有一点确认了,那就是所谓大恐怖,并非是仅仅妖族和蛮族的入侵,而是还有更加恐怖的东西在后面呢。

    这个消息对牧风来说不算是好,但是也不算是多坏,最多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我知道的就这些了,我甘愿领死!”金丹残魂干脆说道。

    牧风看着那已经几乎虚无的残魂,道:“你告诉我这么多,你还有什么未了心愿,我可以替你完成。”

    金丹残魂虽然告诉了牧风很多,但是这些都不构成,牧风放过他的理由。所以他还是要死。

    金丹残魂,粲然一笑,道:“我能够又苟且活了这么久,已经是非常不易了,我还能有什么奢望,我已经别无他求了。”

    牧风看了一眼金丹残魂,道:“你自裁吧。”

    金丹残魂听了牧风的话,忽然一拱手,道:“多谢。”

    说完之后,金丹残魂对牧风,道:“虽然你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同时也足够逆天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有些事情,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开启九处人体秘藏,能够冲击神级金丹,有这样的传说不假,但是往往越是传说的东西,其实就越是危险万分的,前方的路,恐怕比你想的还要凶险的多。”

    牧风点了点头,算是表示自己已经知晓此事了。

    金丹残魂不在多说别的,直接开始燃烧自己的神魂之力,以神魂之火,将自己剩下的残魂,给完全的包裹起来了。

    熊熊魂火,将它的残魂包裹,最终那金丹残魂,轰然爆开了。

    只不过看上去声势很大,实际上威力并没有多大。

    当所有的声势都消失了之后,牧风的眉头皱了皱。

    这金丹残魂,明显在最后时刻,还是算计了一下自己,当然其实也不算是算计自己吧,他应该是给他的老对头挖了一个坑。至于他的老对头会不会跳坑,这个牧风就不知道。不过他敢这么挖坑,恐怕他的老对头,还是会主动跳坑的。

    金丹残魂消失了,冰盖也随之彻底的消失了,而原本被冰雪覆盖的雪域,此时冰雪已经完全消失了。只不过这里也变的如同被炮弹洗地之后的惨状。

    雪域剩下的长老们,一个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们最后的依仗,都已经死在了牧风的手上了,他们还有什么可以指望的。

    之前他们面对牧风,敢那样有底气的说话,那是因为他们有指望,他们知道还有人在后面给他们撑腰。

    可是现在撑腰的人,都死了。他们就真的站不住了。

    一个个都跪在地上,完全不敢抬头。

    他们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牧风可以忘记他们,最好牧风完全忽视他们的存在才好呢。这就是他们现在,最大的愿望了。

    只不过他们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因为牧风的眼神还是锁定了他们。

    牧风看着跪在地上的这些雪域长老,道:“还是之前的条件,达成了你们就可活!”

    “是,谨遵,天仙法旨!”牧风连金丹高手都能生生杀死,在他们的而严重,已经等同于天仙无疑了。

    现在天仙说出他们还能活,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天籁之音啊。

    雪域的长老们,一下子四散了出去。

    对于他们来说,帮助牧风讨要资源,这个实在不算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毕竟牧风现在可是绝对的当世无敌了,帮助牧风讨要资源,谁敢不给。

    随着雪域长老的出走,牧风大败五大派的消息,也彻底的传开了。

    尤其是最后在雪域,跟金丹残魂的巅峰一战,直接看傻了整个仙土了。

    牧风竟然可以力抗金丹高手,而且还能成功反杀,这该是何等的威能了。

    这种实力,在整个仙土的高手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存在。

    金丹高手!

    一个存在于两千年前的记录。

    现在仙土当中终于又出现了一位,战斗力披靡那种级别的超级高手了。

    而且这位恐怕,不日也会成为金丹高手的。毕竟他开启的人体秘藏的数量,早已超过了最低的标准很多、很多了。

    开往西边的船,已经启动了。

    当然他们是带着震撼离开的。

    牧风一系列的极限操作,真的是看的他们眼花缭乱。

    过去他们一直都说‘天才’‘天才’的,见识过牧风之后,他们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天才。

    牧风还是如此年轻,但是其实力,就已经将他们都给远远的给甩在身后了。

    魏老算是这些人当中,受到打击最大的了,毕竟连续几次猜测,都被牧风实力打脸,都已经准备回去闭关,了此残生了。

    大船横穿界海,不过仅仅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在他们的对面,就又开过来一艘大船。

    这船更大,只不过同时也更加的古老令一些,看上去比他们乘坐的这个,老了可不止几十年那么简单,恐怕都有千年了。这绝对是一艘,无比古老的船。

    “我们不是碰上幽灵船了吧?”有人看着那古老的大船,有些哆嗦的说道。

    “幽灵船个屁,你没看到上面挂的旗帜,都是我们西边那些宗门的旗帜吗?船虽然老,但是旗帜却是新的。这是从我们西边开出来的另外一艘船。”一个人直接拍在了说话之人的后脑勺上跟着骂道。

    “是哦,旗帜都是新的,可是我们西边,什么时候又弄出来一艘船来?”

    “管他是什么时候有的呢?总之我们现在可以返航了,我们可以回到东边了,回到我们原本的家园了!”刚刚说话的人,非常兴奋的说道。

    “回到东边?什么意思?”

    “你看不出来吗?这些旗帜可都是掌门旗帜,显然是西边早已经知道了这边的结果了,所以他们早早的出发了。现在东边已经被牧风给打的哭不成军了,这不就正是我们反攻的好时候了吗?”

    ————

    新书:妖孽修真高手,火热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