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此时, 季家夫妻已经找好了合适的护工和保姆, 丁书彤也收拾好了行李,准备搬到季家先小住一阵了。. .

    突然间意料之外地中奖,顿时让丁书彤犹豫了起来。她将自己中奖的事情告诉了季之南以及季家夫妻。也参加了抽奖但是没有抽中的季之南, 还有也看到过很多遍宋山竹找黑客推动的消息的季之南夫妻都认为可以去看看。

    如果房间和设施不好, 那就算了。但如果房间和设施真的像广告里那么好, 广告是完全真实的,不妨先试住半年——

    丁家妈妈也舒服, 照顾丁家妈妈的人也省力。

    如果这半年住得好, 既然公司做出了样板房, 显然就是要卖这样的房子。季家夫妻想着, 不妨让丁家妈妈将自己家的房子卖掉, 然后买下来这样一套装修和设施都齐全的房子,虽然说这样用心为活动不便者设计的房子一定不便宜, 但是广告中房子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丁家妈妈的房子在市中心,一卖已买, 估计也不需要添很多钱。

    当然,这样的话,季家爸爸和季家妈妈暂时没有说,准备先看了房子再说。

    丁书彤、季之南、季家妈妈和季家爸爸四个人与宋山竹约好看房子的时间,宋山竹放下电话, 立刻在公司里吼道, “通风已经到位了是吧?昨天测过空气质量了, 没有任何有害气体超标对不对?”

    “是的,老板。”

    “我们的第一代智能病床,试验完成了没有?有什么问题没有?”

    “老板,没问题的。”

    “没问题就赶紧搬到样板房里,赶紧叫个货车!搬的时候一定要盯着他们,要小心再小心。搬过去安装好了,再在屋里调试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宋山竹火急火燎地一顿指挥,终于在丁书彤、季之南、季家妈妈和季家爸爸四个人走进样板房之前,准备好了一切。

    四个人走进屋门的时候,脸上齐齐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宋山竹站在屋内,连忙擦了擦因为刚才争分夺秒的忙碌而冒出来的汗水,转过身来,就是一脸风淡云轻的表情。

    “您好,欢迎你们来参观。”

    “你们可以自己装作瘫痪病人,体验一下我们公司的智能病床,或者哪位家属有照顾病人的经历,也可以体验一下我们的智能设备对家属的帮助。”

    “你们还可以与病人视频连线,让病人自己看一看我们的房间和设施。”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如果你们愿意,你们可以免费入住半年时间。体验我们公司的最新科技成果。”

    .

    宋山竹一口气说完这么一通话,声线平稳,表情淡定,肢体语言也十分放松。

    但事实上,宋山竹的心脏正在胸膛中砰砰直跳,心跳的声音在她的耳中回响。

    宋山竹的目光装作不经意地扫过面前的四个人,其实在仔细观察四个人脸上的表情——

    有人能认出她吗?

    有人会因为长相,怀疑她的身份吗?

    几秒钟后,宋山竹的心跳渐渐平稳,嘴角溢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从面前四个人的表情上,宋山竹确定,自己和四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十分成功。

    没有一个人怀疑她的身份。宋山竹从四人脸上的表情判断,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眼前的宋山竹,和他们在得知孩子被抱错之后,情绪失控地去讨要说法,甚至伸手推倒在地的宋秋秋,长相上有任何相似之处。

    毕竟她现在的形象,和做护士时的宋秋秋的形象,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季家爸爸和季家妈妈当时见到的宋秋秋,穿着一身护士服,长发在脑后盘起,藏在护士帽里,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被季家妈妈推倒的时候,从护士帽里漏出的头发,夹着几丝灰白。

    宋秋秋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是多年在护士长的位置上,面对病患和产妇,要表现出来自己专业、严谨、可靠的一面;面对手下的护士,也要严肃、严厉,才好管理。因此宋秋秋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有五十岁,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老护士。

    但现在站在几人面前的宋山竹,短发刚刚及耳,染成了奶奶灰的颜色,发型蓬松,吹出的造型很有层次感。近视眼镜摘掉了,换成了隐形眼镜,脸上也不是素面朝天,而是精心地化了妆,五官中最显眼的部分,就是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宋山竹的妆容,既不像业界精英、商场女强人,也不像温婉柔美的妻子。

    季之南对于妆容十分敏感,她看到宋山竹的第一眼,心中就觉得,创业公司的老板、留学归来的海归、新兴科技公司的老板……就该是眼前的宋山竹这个样子。

    宋山竹身上衣服的风格也很休闲,脚下踩着一双豆豆鞋,季之南的视线不由得多停留了一秒——tod’s的豆豆鞋,她有一双是一模一样的款式,八千多块钱买的。

    虽然这个牌子的鞋比不上几个大牌的更美,但却是真的舒服,每天喝喝下午茶的名媛更爱穿那些大牌的鞋,但真的要自己做点实事的人,工作时需要站立和走动的人,还是这样的豆豆鞋穿着舒服。

    在别的女人身上看到自己也有的同款单品,季之南不由自主地开始比较宋山竹的穿搭和自己的穿搭,然后不得不承认,宋山竹身上的穿着更有自己的风格,更有自己的味道。

    宋山竹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是季之南不认识的牌子,季之南猜测应该是小众品牌,季之南下意识地将宋山竹的穿搭记在心里,心想自己明明有同款的鞋子,还有相似款的衬衣和裤子,为什么穿不出宋山竹这样的感觉……

    宋山竹经历了这么多个任务世界,在一个又一个世界中的经历,让她身上沉淀出了独特的气质。在宋山竹气场全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而事实上,宋山竹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姑娘,所以宋山竹给人的感觉是年轻的,再加上发型、服装、妆容的作用,宋山竹给人的感觉只有三十多岁。

    一个是看起来五十岁的宋秋秋,一个是看起来三十岁的宋山竹,四个人完全没有将两人联系到一起。

    而宋山竹身上的气场,让当了多年老板的季家爸爸和季家妈妈也一眼看出,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为人打工的员工,估计应该是“耄耋室内设计”的老板……

    此时,宋山竹笑着为四人递上自己的名片。季家爸爸接过来一看,果不其然,上面印着的是“耄耋室内设计总经理,宋山竹”。

    .

    宋山竹的目的并不是骗人。

    但她要成为两位女主角的金手指,在每一个困难来临前,提前帮助两位女主角避免,因此很难一直不见面。

    最好的方法,就是成为两位女主角的朋友,成为比两位年轻的女主角年龄大一些,在阅历和成就上都让两位女主角佩服的良师益友。

    今天是四人第一次来看“耄耋室内设计”的样板房,宋山竹可以让公司的员工来接待,自己不露面。

    但不让两个女主角搬家,只是宋山竹要做的第一件事,她以后还需要在两个女主角的事业、爱情、亲情上给予帮助,以免两个女主角遇到困难。

    这一次,宋山竹可以不露面,但是不露面也意味着失去认识的机会。因此宋山竹选择了一个略微有些冒险的办法,通过改变自己的形象,隐藏自己的身份,和两位女主角认识。

    一起前来的四个人,都装作瘫痪病人,完全不用自己的手脚,体验了一番房间里的各种设施,全都惊叹连连。

    最兴奋最激动的,还是丁书彤,她照顾了瘫痪的妈妈这么多年,最清楚这样的床、这些设施,究竟有多么好用!究竟可以给瘫痪病人带来多大的舒适,给家属带来多大的解放!

    丁书彤几乎立刻做出决定,要让丁家妈妈搬进这套房子!

    丁书彤迫不及待地询问宋山竹,这样一套已经装修好,家具、电器和设备都齐全的房子,售价是多少,以及做好了听到一个很高的价格的心理准备。

    没有想到的是,宋山竹报出的价格,比丁书彤想象的要低,而且差不多正好是丁家妈妈那套老房子的价格!

    也就是说,如果丁家妈妈想换到这套房子里住,她能买得起!

    丁书彤立刻拨通了和丁家妈妈的视频,丁家妈妈身旁的保姆,帮丁家妈妈接通了视频,举着手机让她看。

    丁书彤给丁家妈妈看了房子的全貌,看了每一样设施,还自己躺在床上,为丁家妈妈展示智能床的功能,“妈,可以免费试住半年,你要不要过来住?”

    丁家妈妈毫不犹豫地说道,“要!”

    季家夫妻虽然没有长期和瘫痪病人一起生活的经历,但是今天所见到的,都是曾经没有见过的高科技产品。季家爸爸是工科出身,虽然不是自动化专业,但也能看出宋山竹研究出的产品有多么厉害。通过丁书彤和丁家妈妈的反应,季家夫妻也能从侧面感受到,这套房子的可贵。

    季家夫妻心中对宋山竹的态度又恭敬了几分,虽然宋山竹的公司,现在还不如他们的公司,但是未来绝对不止于此。

    四个人都没有异议,决定先让丁家妈妈搬进这套房子。

    很自然的,丁书彤提出暂时不搬进季家小住,她要先陪着丁家妈妈一起适应一下新房子。

    丁书彤对季家爸爸和季家妈妈说道,“搬进这套房子,我感觉护工也不是很必要了,我一个人就能轻松地照顾妈妈了。”